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综合报道)二零一六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进入第十八个年头。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揭穿中共污蔑法轮功的种种谎言,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共各级政府、公检法、610人员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明白了真相,不愿再参与迫害。看到迫害法轮功的高官们纷纷落马、遭报,他们更是明白了善恶有报的真实不虚。

近年来,中国现政权不断抓捕江氏流氓集团的各级官员,不断颁布新的法律和政策,强行废除了劳教制度,实行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司法制度,出台了司法错案终身追责规定,同时,还颁布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禁止用权力干预司法案件。

这一系列的举措引发了中共江派的恐慌,企图用延续迫害的手段把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捆绑在现政权身上,以逃避清算的命运。盘踞在天津市的江派余孽不甘灭亡的下场,试图以继续迫害法轮功来绑架现政权,以期达到延缓灭亡的目的。二零一六年,在天津市政法委、“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利诱下,天津市公检法司对法轮功学员仍实施绑架、抄家、罗织“罪证”、诬判等迫害行径。

(一)2016年迫害基本情况统计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六年(截至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明慧网报道)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共计244人(399人次)。其中:绑架、抄家160人次;非法拘留95人次;骚扰59人次;非法庭审31人次;非法判刑31人次(其中六人一审、二审);非法批捕14人;失踪、失联6人;绑架后劫持入狱2人;迫害致死1人,向法轮功学员或家属以取保候审、索贿的方式勒索了二十万二千元人民币。

图1: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按类型统计
图1: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按类型统计

由于中共网络封锁导致信息不畅,实际发生的迫害远远不止于此,更多的迫害细节没有曝光出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由于中共禁止或阻碍家属、律师会面而难以曝光。所以本文统计为不完全统计。

二零一六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集中发生在三月、五月和十二月份,共计181人次,占比全年迫害总数的45%。

二零一五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遍及全市十七个区县,尤其是武清区、宁河县、河西区最为严重,共计250人次,占比全市迫害总数的32%。

二零一六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集中发生在三月、五月和十二月份,共计181人次,占比全年迫害总数的45%。

图2:天津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被迫害人次按月分布
图2:天津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被迫害人次按月分布

二零一六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严重的区是武清区、南开区和塘沽区,共计154人次,占比全市迫害总数的39%。

图3: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次按地区分布
图3: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次按地区分布

二零一六年中共天津市中级法院及各区县法院,枉法冤判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共计25人(31人次)(包括六人二审),其中男性:7人,女性:18人。年龄最长者78岁。分布在本市十一个区县,最长刑期7年6个月,平均刑期3.66年/人。

共计有23人(31人次)法轮功学员被天津市中级法院及各区县法院非法庭审。

表1.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统计

非法判刑法院人次名单非法判刑刑期
宝坻区法院1唐忠贞非法判刑2年
东丽区法院4魏淑珍诉江非法判刑3年
刘海滨诉江非法判刑4年
周向阳非法判刑7年
李珊珊非法判刑6年
河西区法院6何爱云非法判刑3年
赵月花非法判刑3年
王连红非法判刑3年
吕煜青非法判刑2.5年
付少娟非法判刑3年
万慧敏诉江非法判刑4年
红桥区法院2许新芳非法判刑3年
李文刚非法判刑4年
蓟县法院1张慧敏非法判刑3年
静海县法院2刘欢非法判刑3年
赵丽平非法判刑3年
南开区法院1张洪聚非法判刑4年3个月
宁河县法院2莫伟秋诉江判刑4.5年
杨福静非法判刑3.5年
塘沽区审委会2王昌寿非法判刑3.5年
宋惠婵非法判刑3年
武清区法院1高志勇诉江非法判刑4.5年
西青区法院2孟桓诉江非法判刑4.5年
潘慧芬诉江非法判刑3.5年
天津一中院1熊辉丰二审维持原判7.5年
天津二中院6刘海滨二审维持原判4年
莫伟秋二审维持原判4.5年
王连红二审维持原判3年
吕煜青二审维持原判2.5年
周向阳二审维持原判7年
李珊珊二审维持原判6年

表2. 2016年天津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统计

非法庭审法院人次名单
东丽区法院3魏淑珍 周向阳 李珊珊
河东区法院4宋云玲 曲玲云 郑庆兰
河西区法院4李文 万慧敏
红桥区法院1郭佩英
南开区法院6杨宏 蒋雅晖 张洪聚 张卫敏 戴锡珍
宁河县法院2杨福静 陈元华
塘沽审委会6王昌寿 黄惠香 刘爱萍
武清区法院4高志勇 王书敏 李红玉
天津一中院1史富华

(二)迫害致死案例

天津市河西区84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德堂向两高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到当地警察的绑架、抄家、骚扰,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晚七点多,天津河西区越秀路派出所的警察陈彬、贾某到家住河西区增强里法轮功学员张德堂(男、84岁)、曹凤英(女、80岁)家中,以他们诉江为由抄家抢劫,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并要绑架张德堂老人。警察说:今天叫人抬也要把你抬走。

警察强行用警车把张德堂老人绑架到派出所,还不断的威胁恐吓。直到深夜,张德堂老人才顶着寒风回家。两天后警察又叫曹凤英老人去派出所。为了要回大法书,曹凤英找到警长张迎辉,他说:已经交分局,不可能再还。后来,以上三名警察又多次到张德堂家搜查骚扰,使老人家无法正常生活。

多年来反复的迫害给张德堂老人心里造成阴影,心情非常的压抑,威胁到身体健康,身心状态日渐衰弱,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含冤离世。

(三)非法庭审、冤判案例

1.蓄意构陷,重判社会精英

'天津市工程师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天津市工程师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周向阳,于北方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经处。因工作出色,单位送他到天津大学深造,他又获得投资经济学位;于一九九八年考取了全国首批造价工程师职业资格,成为当时全国仅有的六十位造价工程师之一。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他工作兢兢业业,从来不要客户私下给的好处,成为一位世风日下的社会中卓然独立的好青年。

李珊珊毕业于河北师大外语系。修炼法轮功后心地变得更加善良,特别能为别人着想。在珊珊身上,没有社会上同龄人的不良习气,正如她的丈夫周向阳在后来营救她的公开信中写道:“对真、善、忍的信仰,使她挡住了现代社会污浊的尘染,她依然干净纯真,心如天使。”

酷刑示意图:地锚,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酷刑示意图:地锚,遭受地锚酷刑时,双腿之间的角度达到130度,双腿撕裂般的疼痛难忍,把两只手铐在一只脚踝下的地环上,手脚紧锁。另一只脚紧紧铐在另一个地环上。

周向阳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九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九年,期间遭受无数酷刑:四个月的“地锚”酷刑折磨、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李珊珊坚持为周向阳申冤,二零零六年,遭监狱报复非法劳教十五个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阳李珊珊夫妇再次被绑架构陷,一检察院人员扬言:至少判他们五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天津东丽法院非法对周向阳、李珊珊开庭。因为需要重新为两位当事人聘请律师,庭审未遂。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时许,周向阳、李珊珊案在时隔十个半月后在天津东丽法院继续开庭,庭审长达七小时之久,余文生、张科科、张赞宁、常伯阳四位律师为周向阳、李珊珊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余文生律师在他两万字辩护词的开篇中说到:“每一位为法轮功(学员)做过辩护的律师都深深知道,他们的无辜的,本应该以他们的言行得到赞许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们的国度里,十七年来他们却因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这样的法庭,这是荒唐的。十年来一场场辩护,已不仅讲清了他们的合法无罪,其实也同时反证讲清了这场针对法轮功信仰的打压是非法的,我们每个人要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是需要慎重思量的。”

律师们在质证阶段把公诉人构陷周向阳、李珊珊的所谓证据一一推翻,并做了详细的法律法条论述。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非法关押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夫妇的辩护律师,分别接到了天津东丽区法院法官张亚玲的电话通知,称已对周向阳、李珊珊下达了刑事判决书,判决周向阳七年,李珊珊六年。并称已将刑事判决书分别邮寄给周向阳、李珊珊的家人。

对此周向阳、李珊珊夫妇和他们的家人,不服东丽法院的非法判决,决意上诉。周向阳随即写下了上诉状,递交天津第二中级法院。

十二月七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下达了终审裁定书,称对天津东丽区法院对周向阳、李珊珊的非法冤判,“决定不开庭审理”,“维持原判”。

2.逆天而行 诬判诉江民众

天津法轮功学员刘海宾曾经二次被非法判刑、遭八年冤狱迫害,二零一五年因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又被绑架、冤判四年。刘海宾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天津二中院维持原判,刘海宾即将被劫持入狱。

'刘海滨'
刘海滨

现年五十一岁的刘海宾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曾经是天津轧钢厂的一名管理人员,被工厂作为主要领导干部培养,后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而失去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海宾在天津河西区佟楼一带散发大法真相材料,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那时,刘海宾上有体弱多病的老父亲,需要他赡养,家中还有刚刚上学未成年的女儿需要他照料。在四年非法羁押期间,刘海宾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监狱中的恶警采用各种酷刑折磨迫害他。原本一百八十多斤的他,四年出狱后,只剩下八十多斤,因不能正常的行走而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八年五月,东丽区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子常万新纠集了二十多人,闯入刘海宾家,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抄家,并将刘海宾绑架,之后刘海宾又被非法判四年。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大绑架中,大约四十多人被绑架或骚扰,刘海滨也是其中之一,当时警察对他的绑架未遂。九月二日早晨,刘海滨的妻子开门去上班,已蹲在门外的警察以刘海滨控告江泽民为由一拥而进,将他绑架并非法抄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天津市东丽区法院对刘海滨非法庭审,辩护律师针对公诉人诬告刘海滨“控告江泽民和粘贴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传单即构成犯罪”的可笑荒唐指控,从法律层面给予了有理有据的驳斥,强调对刘海宾应无罪释放。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天津东丽区法院下达对他冤判四年的判决书。刘海宾认为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让人类回归到善良、有道德的人间正道,对中国将会有深刻影响。而他本人诉江是公民正当权利的行使。刘海宾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天津二中院枉法维持原判,刘海宾即将被劫持入狱。

(四)有预谋的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八两日,天津国保和各区派出所警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截止到目前的不完全统计,已有二十人被绑架,其中还有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只有三人在劫持数小时后放回。

目前已知道被绑架的有杨玉勇、孟宪珍、耿东、田丽、王连荣、田爷爷、吴殿忠、张健、赵满红、柴宝华、张立芹、于桂荣、刘德荣、小刘与母亲、王玉川、李少臣、马洪志、曹善敏、朱刚二十人。李良被骚扰、抄家、便衣监视,李明君被骚扰后下落不明。绑架范围遍及武清、南开、河北、北辰、静海、西青、河东、红桥等八个区。

天津公安当局,采用监听电话、跟踪等卑鄙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施监控,有的被监听电话已长达一年之久,最终于十二月七、八两日实施了这次绑架。早在十月底,有知情人透露,天津某一派出所人员配置暴增近一倍,来自其内部的说法,是要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

北辰区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柴宝华,十二月七日上午十点在家中被带走,拘留证上写的是二十点,关押地点是北辰区看守所。

十二月七日中午一点左右,十五、六人(其中穿警服的只有三、四人,其余人员不明)把张建戴上手铐带走并非法抄家。并未告知家属把张建带到哪里。后来张建母亲去河北区铁东路街道派出所问询之后,一参与绑架者说被带到公安河北分局,到现在下落不明。

十二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天津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曹善敏在市场讲真相时遭人恶告,后被河北区宜兴阜派出所警察绑架。

十二月七日,天津市河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洪志被绑架。

十二月七日上午,天津市红桥区法轮功学员王玉川、李少臣夫妇被绑架。

十二月七日,天津市静海县法轮功学员张立芹被绑架抄家。

十二月七日,南开区法轮功学员耿东被绑架。

十二月七日上午八点左右,南开区法轮功学员田丽被万兴派出所绑架。据悉,十多名警察参与了此次绑架,抄走家中真相币、挂历、光盘等真相资料。田丽现被非法羁押在南开看守所,家门口附近布有警车监控。

南开区鞍山西道时代广场法轮功学员赵满红,于十二月八日早上被河东区二号桥派出所绑架,晚七点被送万新村看守所。

十二月七日早上,家住南开区西横堤的法轮功学员于桂荣、刘德荣夫妻二人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机器、台历等被抄走一警车。现在家门口有监控。

十二月七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朱刚散发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带走。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

十二月七日早晨八点,天津国保、武清国保、黄花店派出所警察由大队书记带领闯进法轮功学员杨玉勇家,这群人把门一关就开始抄家,还用东西把杨玉勇的嘴塞上,然后把杨玉勇、孟宪珍夫妇俩绑架到黄花店派出所,家里仍有人把守。儿女闻讯赶来,不让进门。后杨玉勇、孟宪珍夫妇被劫持到武清区看守所。

十二月七日上午八点,西青区杨柳青镇东派出所警察将法轮功学员王连荣绑架。当时王连荣只穿着家居服,脚上没穿袜子就被推上警车,一直到傍晚仍未放回。

同一时间,柳青镇八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田爷爷被五、六个派出所警察从家中带走;他的手机被抄走。据悉,田爷爷当天下午被放回。

十二月七日晚九点,法轮功学员吴殿忠在家中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西青区看守所。吴殿忠所租住的房屋有被抄家的痕迹。十二月九日,吴殿忠家属接到西青区张家窝派出所电话,让过去在吴殿忠的非法拘留证上签字。

另有一位人称小刘的,与母亲于十二月七日被同时绑架,小刘的母亲当日傍晚放回。

西青区杨柳青法轮功学员李明君近日遭多人骚扰,现下落不明,河北区法轮功学员李良被市公安局搜家、搜摊位,被便衣监视。

(五)发生在监狱、看守所里的迫害

1.滑连有狱中绝食240天 生命垂危

'滑连有'
滑连有

北辰区法轮功学员滑连有,一九六二年出生,原天津显像管厂职工,一九八八年企业管理大专毕业,一九八九年获助理会计师资格,一直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一年滑连有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五年,被迫害致神智不清。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滑连有再次被警察绑架构陷、冤判七年,在绝食反迫害六百一十七天后,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被滨海监狱狱警用担架抬回家。

二零一五年六月,滑连有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多,滑连有在骑车路上,被佳荣里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被劫持到天津滨海监狱。

滑连有从十四日开始绝食,在滨海监狱被灌辣椒水并被用布条勒嘴,还被强迫听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品。在新生医院滑连有一直被绑在床上,遭强制灌食,遭受包夹虐待。十月二十六日他从新生医院又被劫持回滨海监狱,仍被鼻饲灌食,捆绑双手。

十一月二十四日,家人到滨海监狱会见,滑连有被包夹用轮椅推出,有气无力地讲述了他在新生医院(八月二十五日到十月二十五日)被包夹打骂,往身上泼凉水,用电扇吹,挠脚心,掀指甲盖,不让入睡,被逼得撞墙。女儿心痛得直哭。

十二月二十二日,滑连有家属再次到滨海监狱会见已绝食八个月有余的滑连有。滑连有的妻女看到他被用轮椅推放在会见室窗口前,脚踝被透明胶带绑在椅子腿上,双目紧闭,嘴里不停的讲述自己被迫害的情况。他说被非法灌食,被打骂侮辱,被捆绑在床上。他还讲法轮功做好人等,反复讲。

滑连有的女儿喊他:爸爸,他没有反应,他妻子大声喊他名字,也没有反应。

女儿看到爸爸被迫害成这个样子吓的直哭,滑连有自始至终也没睁眼看他的家人。

滑连有的妻子对狱警说:你们要把人逼疯了,你们谁也跑不了。要求保外是给你们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不能保外就无罪释放。不放人,我就要告监狱非法监禁罪和渎职罪。

滑连有的家人准备请律师控告监狱,并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滑连有的生命安危。

2.看守所警察殴打赵树霞

大港区法轮功学员赵树霞在二零一六年新年期间,因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福音的条幅而被绑架。

现赵树霞已被非法批捕,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分局看守所。赵树霞在看守所被强制抽血,并遭警察殴打。

'赵树霞'
赵树霞

赵树霞,五十二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和丈夫因性格差异,夫妻关系不和,深感生活无望。

修炼后她明白了做人要用真、善、忍为衡量标准,做事要先考虑别人。从此善待丈夫和婆婆。做家务、带孩子任劳任怨,家人都说她变了。原来身体下肢肿胀的病也消失了。体态轻盈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在单位里她淡泊名利,在利益面前不和别人计较。一些公司企业的老板都愿意聘请她管理公司的财务,她都是认真负责,从不让公司财务有任何差错。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赵树霞三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被劳教长达五年半。

二零一六年三月,赵树霞在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杨宏的父母家小住几日,帮着两位老人做点家务。

三月六日上午,她出门去买菜,被两个早已在附近监视盯梢的华苑街道居委会人员恶意举报,在马路上被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警察从她身上抢夺了钥匙。

到了中午六个警察(两个穿制服、四个便衣)带着两个居委会人员,用钥匙强行打开了杨家的门。杨宏的老父母备受惊吓。

这伙人自称是天津市公安局的人和华苑派出所的,粗暴的质问两位老人为什么允许赵树霞留宿在此。杨母悲愤的反问对方:在自己的家里留住谁,犯法吗?这伙人自觉理亏,还强词夺理的在杨家抄家,抄走赵树霞的私人物品,和杨母家的电脑。

同一天,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以检查名义闯入赵树霞母亲家,非法抄家,抢走其母家中私人用品。

警察还几次在赵树霞的单位抢走赵树霞银行卡、驾驶证、打印机、裁纸刀、大法书籍等。

在南开区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赵树霞曾两次遭到看守所警察殴打。一名姓刘的狱警用电脑鼠标垫狠抽赵树霞的脸,致使她的眼角瘀青。因为抗拒强制抽血,一名裴姓警察,扇她的耳光。在她被打时,都有其他的警察在场目睹观看。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赵树霞的辩护律师向南开区检察院递交了《就赵树霞案不予批捕、调查南开看守所殴打赵树霞的责任人的律师意见书》,陈述了赵树霞被关押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涉及此案的侦查和办案机关相关人员已涉嫌徇私枉法罪,要求检察院调查赵树霞在天津市南开看守所被警察殴打的事实,并依法追究责任人的相关责任。

(六)民众觉醒 逾4500名市民举报或签名支持诉江

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已有超过二十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把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寄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要求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提出公诉,把这个首恶绳之以法。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做好人的权利。

随着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以大善大忍之心向各界民众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法轮功学员是一群善良的好人,他们真正看清了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不但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更为严重的是对“真善忍”的打压而引发了全社会的道德崩溃、贪污腐败横行,并裹挟无数受蒙蔽的中国人卷入了迫害真善忍的运动中,而面临被淘汰的下场,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明白了真相的普通民众纷纷参与举报或签名支持诉江。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4500名普通市民签名,呼吁将江泽民绳之以法。

'天津民众签名支持诉江'
天津民众签名支持诉江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拿着诉江征签表,走出家门,首先走进一个明白大法真相的人家,刚一提诉江征签,这家男主人马上说:“江泽民,早就该把他抓起来,他出卖了国家多少领土呀!”说着郑重其事的在征签表上第一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到外面告诉妻子:“你别光干活儿,起诉江泽民你去表个态,人家可待不住,忙着呢”,妻子说:“你给我签上不就完了嘛”,这个人说:“那可不行,谁也不能代替谁,自己签自己的”,妻子进了屋也郑重其事把自己的名字签上了。

人们一提起诉江泽民,就说:“江泽民养了一地的吸血鬼,早就该把他抓起来。”“江泽民是贪污腐败的总代表。”有一个大爷说:“江泽民给中国搞成什么样了贪官遍地都是,不是个好东西。”

一次,法轮功学员正在集市上征签,有人看见后面跟着几个警察,马上告诉法轮功学员:“小心点后面有警察。”法轮功学员听到后,拿着征签表朝警察走去,堂堂正正讲真相,最后有几个警察签名了。

法轮功学员向世人征签的过程中有的世人说:江泽民太坏了,早就应该把他抓起来。有的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应该支持一下。有的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江泽民与中共太坏了。还有的说:江泽民是贪污腐败的总代表,出卖国土的总教练。目前世人都在觉醒,他们给自己奠定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七)法网恢恢 迫害好人的恶报案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天津市各级政府、公检法人员亦步亦趋,追随江氏集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注定了这些参与者的悲惨结局。善恶有报丝毫不爽,业因果报真实不虚。据不完全统计,天津市已有上百例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在此劝诫参与迫害的人们,不要再参与迫害,赶快弥补罪过,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1.天津市委原邪党书记张立昌遭恶报死亡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天津市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一、原天津市市委书记张立昌遭恶报死亡,死时六十八岁。中共邪党新华网突然宣布张立昌死亡,称因病医治无效。

一九九九年四月,其主持的中共天津市委决定抓捕和殴打几十名去天津市教育学院讲明真相的法轮功群众,直接导致了“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事件,江泽民以此为借口开始了系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同年“七二零”之后,张立昌在《人民日报》尽显谄媚丑态,宣布支持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在天津市市委会议上和其它公开场合,多次要求“严厉打击”法轮功,并亲自撰文诬蔑法轮功。在张立昌授意下相关部门举办的诬蔑法轮功 “百万人签名”活动和图片展览,裹挟了上百万计的善良民众参与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使这些不明真相的人走上了不归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七年间,担任市委书记的张立昌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上蹿下跳,指挥天津市公检法司及各级政府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张立昌在任期间,有七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或在高压迫害中离世,近七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二百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刑期以上的六十六人,最长刑期为十二年,有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除公职或被迫辞职,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非法扣除工资、退休金、各种名目的罚款、保证金、索贿等)高达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2.天津市长黄兴国遭恶报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天津代书记、市长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据悉,现年六十二岁的黄兴国是黄菊的侄子,黄菊因为追随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而死。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黄兴国调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二零零八年一月,升任天津市长。与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张高丽共事五年,二人沆瀣一气,残酷迫害天津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五年发生的各类迫害案件总数,分别是二零一三年:一百七十八起,二零一四年:二百八十九起,二零一五年:八百二十七起。三年中被非法冤判的法轮功学员高达四十七人,至少有六位是年过七旬的老人 ,其中年龄最高刑期最长的是七十八岁航天科技专家熊辉丰老人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有六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

天津市因诉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计三百九十三人次,其中:迫害致死二人,非法判刑七人,非法庭审十一人,非法批捕十二人。

3.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尹海林遭恶报被调查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尹海林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尹海林二零一二年五月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成为天津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最终遭恶报被调查,等待他的是更严厉的惩处。

尹海林主政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期间的部份恶行:

天津市政法委操控公安局、国安、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法院等邪党机构,以各种卑鄙的手段,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迫害,骚扰、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经济截断等恶性案例一直持续不断,受害者众多。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天津市绑架骚扰858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11人,洗脑班迫害近20人,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62人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天津市有三人被无理克扣、刁难不许领取养老金。二零一五年,向法轮功学员或家属以取保候审、索贿的方式勒索了二十五万七千六百元人民币。

4.天津市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陈昭成遭恶报猝死

原天津市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副教导员陈昭成,是板厂路派出所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积极主动推行迫害政策,十分卖力气。

当时的板厂路派出所主要负责中石化四建公司界内的警务工作。一九九九年,天津市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十二名男法轮功学员中,有三名是中石化四建公司职工(屈登鹏、段凯扬、闫立刚),这三人都是陈昭成主导迫害的。

陈昭成因此而捞到了政治资本,被提升为大港区公安分局政治部副主任。然而,就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当他春风得意,接受同行们的祝贺,享受同事为他就任升迁特意安排的送行晚宴后,当晚突发心脏病暴死,时年三十四岁,留下他那幼小的儿子和孤苦伶仃的妻子。

5.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乡派出所所长郑伟遭恶报死亡

天津市武清区泗村店乡派出所所长郑伟,原是武清区陈咀乡派出所警察。他疯狂迫害法轮功,绑架、抄家、毒打处处充当急先锋。二零零零年一天深夜十二点,郑伟伙同李光贺等警察绑架陈咀村法轮功学员于荣香到派出所,强制于荣香坐老虎凳折磨,昼夜逼问后又将其送进看守所。同年,把法轮功女学员张玉珍绑架到陈咀派出所关押三天三夜,暴打法轮功男学员庞洪起,用电棍打女学员党德侠。郑伟对法轮功学员家属也不手软,强制法轮功学员家属巴福合在太阳底下曝晒两个多小时。这样的恶棍竟被提升到泗村店乡派出所当所长。郑伟有了权利更加胡作非为,吃喝嫖赌。

作恶多端,报应降临。二零零九年五月初,连续几天不见郑伟踪影,后来,其尸体从徐官屯河里被打捞上来,死因不明。当地老百姓都传说,他长期到饭店吃完、嫖完不给钱,仗势欺人,是被人暗算打死扔到河里的。还有目击者说,死者的父亲向其尸体狠狠的抽了两个大嘴巴。

6.武清区白古屯乡高福军诽谤大法一命呜呼

高福军:男、五十二岁,武清区白古屯乡干部。高福军极力反对大法,可以说达到了丧心病狂地步。他辱骂大法师父,谩骂大法,在上班的路上骂,在汽车里骂、在值班院里骂,而且百般刁难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喝了酒以后,见到法轮功学员更是信口开河、不分场合,跳着脚地骂师父、骂大法。

法轮功学员多次发自善心的给他讲真相,告诉他,你千万别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并告诉他善恶有报,人要重德。他不但不听反而更猖狂地骂起来,他不相信有报应。可巧,在外地上班的儿子回家结婚,定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两天举办婚礼。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高福军绝症发作,经医院检查,已到肝硬化晚期,抢救无效,在儿子结婚前一天一命呜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