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误区 以文化方式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历经风雨十七年,在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在旧势力设置的无数陷阱与生死劫难中走了过来,其中有多少师尊的艰辛付出与浩荡洪恩啊!在此也深深感激明慧网这一平台,使大陆同修及时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众同修携手共進。

师尊赐予神笔法器

法中我悟到:在上古遥远的天界,师尊为我下世救人赐予了我神笔;来到人间生生世世跟随师尊奠定人类文化;如今正法时期,师尊安排我用笔证实法以文化方式救度众生。

每每能够在法上精進,我便能接二连三的写出法上认识的理性交流文章与揭露迫害等文字;每每在某个时期误在人中抑或陷入种种魔难,手中的笔便停滞下来,似乎被什么抑制着,无可奈何。

前年年底从黑窝出来不久,我连续做了两个清晰的梦:我手里握着一支秃了毛的毛笔,我拿着它在空中来回晃动,就像在水里来回涮笔一样,顷刻间笔毫变的愈来愈长愈来愈丰满,最后手里竟然拎着一件色彩绚丽的古代官袍;另一个梦是我从一个有着满头蓬乱卷发的烂鬼手里抢回了属于我的十几支毛笔。我知道,我将在法上精進起来,又能用师尊赐予我的神笔助师正法了。

走出误区

我从事绘画、摄影工作,是散文作家,对音乐、舞蹈、戏剧影视有较深的研究和感悟,也就自然而然的写起了文艺评论,与作家艺术家有了很深的社会往来。

零六年春天,在师父的安排与加持下,冲破重重阻力结束流离失所的困境,回到家乡,回到社会,回到我久违了的专业岗位。

从事文艺创作,工作性质较闲散,我拥有大量自己支配的时间。以前由于为私的个人修炼误区,我封闭自己远离社会,混同于常人,不大去上班,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学法及证实法的工作。担心被常人染缸污染掉下去、担心常人工作会影响自己提高,故拒绝参加各类社会活动,身体虽回到常人社会,心并未溶入其中,还处于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旧宇宙的运转机制里。因而同行们视我为另类:认为炼法轮功让人变的没有追求、不思上進、消极颓废、埋没人才。我给他们讲真相,都极为反感,更谈不上救人了。

一次书画摄影展览,单位领导告知我担任评委,可是评奖那天打两个手机号码都找不到我,当见到我时领导非常气愤,我竟微笑着不以为然。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更应该把工作做好。可是由于摆不正修炼与工作的关系,摆不正大法弟子与法与众生的关系,更不明白我们这一法门开在常人社会中,要求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的真正意义与内涵,人为的造成修炼与工作、与常人、与社会的对立,不但没能证实法还影响了众生的得救,修炼状态已经偏离正道而不自知。

救一方众生

恶党暴政近百年,一直牢牢控制着意识形态,所谓的上层建筑,重视文艺宣传与精神洗脑。任何一次政治运动中被迫害的群体都没有言论领地,对大法弟子欲“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初期,发表过我的散文、书画作品的报刊开始报导我如何“顽固”的反面消息,加之身陷囹圄、流离失所,待沧桑历尽返回故乡,我已经在常人社会消失了近七年。文艺界朋友问我为何不再发表文章?我总是淡然一笑:我的文章能发表吗?不能让编辑朋友为难,更不能让其受牵连。心想:常人的文章不屑去写,名与利早已看淡,要写只能写证实法的文章。

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在承认迫害。大法弟子是社会的一员,就应该堂堂正正修炼,就应该在文艺园地发出我纯正的声音。认识到这些后,学法时法理也不断展现:大法弟子是人类社会各个领域的王,文艺界大法弟子肩负着破除邪党文化对众生的毒害、引领世人辨别正邪回归传统正道的使命。而且,当今世上唯有大法弟子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什么是真正的善,在文艺方面要给未来人类留下纯正的参照之路。

意识到这些之后,散文、警世箴言、中外文艺评论开始见诸报端。一位曾经为我命运痛惜万分的资深编辑看到我的文章,马上发来信息表示祝贺,且在评论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看到其重返文坛,大有“剑外忽传收蓟北、漫卷诗书喜欲狂”之感。我的一篇影评文章,在大法网站及国家一级刊物发表,在各网站被转载。朋友们大为震撼,慨叹大法弟子对希望、自由、生命意义的高层认识以及高压之下精神内蕴之强大。

我开始溶于法中,溶于常人社会。文艺中人喜欢酒至微醺吟诗弹唱,我便与其合唱谈笑风生。我虽不再喝酒,但他们能感到我与他们的心是溶在一起的,尊重我的修炼原则与信仰,每逢不知情之人给我敬酒他们都为之解围。就这样,文学艺术研讨会上、采风途中、新书出版书画展览被邀写前言后记及评论的交往间,不知不觉的很多朋友三退了。

我居住的城市于清康熙年间筑边疆驿站始建此城,是当年文人流放之地,曾“扼四达之要冲,为诸城之都会”闻名遐迩,有着悠久的历史与文化,至今留有诸多文明遗迹。师父传法初期曾来到此地讲法,还亲自为学员组建炼功点。这个城市很多建筑拆扒面目皆非,唯独师父传法场地与居住的宾馆依旧,寺院里公园内都留下了当年师尊的足迹。在历史的过去,本地大法弟子曾跟随师父戍守边关、捍卫中原、奠定文化;历史的今天,又群体转生来到这里,在各自不同的生活工作领域里,以不同的方式救度这一方众生……当这一切于内心展现时,我已经泪流满面:师父早已为我们铺就了大道无形的正法修炼之路,包括具体方式与细节,只待我们去实践。

本着挖掘、记载、传承和回归传统文化的宗旨,我编辑了当地一份文艺刊物。刊物所有文章图片插图经我梳理、精选,没有党文化,其纯正及特有的大刊风范,使众多作家书画摄影家找到了精神家园与心灵归属之地。

渐渐的,我由视常人社会为雷区不敢涉足半步,到感知:无论从事绘画、摄影、写作,我真正的角色是大法弟子!身在人中,念在方外,一心救度众生。

有限层次浅悟,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