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石桥市9名法轮功学员2016年遭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明慧资料统计,二零一六年一月至十二月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市九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十人次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九月二十一日,大石桥市政法委在市政府办洗脑班,强迫四名法轮功学员参加,有原法轮功学员侯丽东,其他人具体名单不详。

1、刘庆余被绑架、构陷庭审

刘庆余,男,现年四十八岁,大石桥南楼人。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刘庆余、柳全春到相邻的海城市办事时,从一个院子里上楼,发现楼上有警察,正在非法搜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刘庆余转身下楼,因为这只有一条路,警察开着车很快就追上,将刘庆余绑架到了派出所。几个警察使用暴力殴打了刘庆余,致使刘庆余的眼睛两个多月还发青。在他身上,警察非法搜出了二十元真相币二张;十元真相币一百五十七张;五元真相币四十四张,共计一千八百三十元。这不到二百张的真相币成为刘庆余“蓄意传播”的证据。海城市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九点非法对刘庆余开庭。律师做无罪辩护。目前尚无结果,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海城市南台看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刘庆余'
法轮功学员刘庆余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以江泽民为首的江氏集团进行对法轮功修炼者铺天盖地的打压和栽赃陷害,刘庆余被非法抄家、三次劳教迫害。

2、柳全春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辽宁省大石桥市法轮功学员刘庆余、柳全春到相邻的海城市办事时,从一个院子里上楼,发现楼上有警察,正在非法搜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家,柳全春被强行要求检查,然后被送到海城市看守所关押。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现年四十三岁的柳全春被“取保候审”放回家,并要求柳全春交纳“取保候审”的保证金一千元,保证其随叫随到,如找不到人就通缉。

3、王桂香被绑架构陷、非法庭审

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桂香女士原为辽宁省营口市盖州市医院护理员,因流离失所一直在大石桥市居住。六月二十八日,王桂香在大石桥市夜市被大石桥钢都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警察从王桂香身上翻出钥匙,强行带回,打开她所居住的房子,搜走大法书籍和一些别人放她那的,多年的《明慧周刊》四百多本,十余张光盘和一个印章。

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营口大石桥市法院开庭审理法轮功学员王桂香被构陷案,律师作无罪辩护。律师辩护时,所有人都在静静的听。非法庭审结束后,至今没宣判。王桂香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营口市看守所,在那里为争取炼功环境,曾多次遭毒打。

因为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王桂香原本幸福的家庭现在已家破人亡,只剩下她一个人。王桂香原患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个月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修炼十八年了没吃一粒药身体非常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疯狂迫害后,王桂香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三次,拘留一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两次。所有家产全部被洗劫一空,单位停薪停职十五年,丈夫经不住压力与她离婚。从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王桂香和女儿被迫卖房流离失所,其间女儿在车祸中丧生。

4、尚纯被冤判三年

尚纯,女,五十多岁,会计,原为营口市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因流离失所一直在大石桥居住。六月二十八日,尚纯在大石桥市一出租房内被大石桥警察绑架,并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机一台、刻录机一台、多台喷墨打印机以及其它用品等。

因为坚修法轮大法,盖州市警察曾多次骚扰尚纯,为了躲避迫害,她已流离失所八年。丈夫被盖州市警察多次恐吓,不敢出面。尚纯的老家又是外地的,所以一直没有人参与营救。据悉现在已被冤判三年,开庭的时候没人知道,连一个亲友都没能参加。现在正在上诉。目前尚纯仍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

5、郭云娇被非法判刑一年

郭云娇,女,今年六十四岁,大石桥市人。二零一三年,郭云娇在大石桥石府小区送真相材料时,被恶人举报,当时被非法判教养一年,欲送马三家教养院教养,因当时检查心脏有病,取保候审。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大石桥石桥分局的四个警察闯入郭云娇家中,以结案为由将她绑架。家中为她请了律师,可是大石桥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对其秘密庭审,非法判刑一年。

八月十五日郭云娇被送往辽宁省马三家监狱继续迫害。

6、退休护士被非法庭审

孙胜华,女,六十五岁,退休护士。大石桥市的警察在跟踪法轮功学员孙胜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没找到所谓的什么证据。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三十多个警察在没有任何逮捕、搜查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孙胜华从家中带走,并对其非法抄家。

十二月九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大石桥法院对孙胜华进行非法庭审,孙胜华老人没有请律师,但是近半年的非法关押并没有消磨老人坚信法轮大法的意志,老人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地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年身体特别健康,没有吃过药打过针,我一直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没有罪。”并拒绝签字。目前尚未有结果。

孙胜华仍被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在营口看守所孙曾绝食反迫害。

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八年来,孙胜华多次被绑架和骚扰。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四日,孙胜华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看一位姓张的同修,被那里的大队治保主任举报,拘留十多天后,于九月二十五日被放回。此后,石桥分局的警察经常骚扰孙胜华和其家人,使其不得安宁一直持续十几年。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孙胜华去看一位同修,那位同修已被绑架。孙被那里蹲坑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大石桥分局。半夜她想:我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没有罪,我要回家,遂从厕所二楼窗户跳下,造成腰椎、胸椎、脚骨三处骨折,不能动。值班的发现又把她抓了回去,也不管她多处骨折,仍然用手铐铐在那里,接下来一天不给她饭吃,不给水喝,下午下班前把她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关押半个月,非法判她两年教养。三月十五日被送进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当时她的脚后跟红肿得很厉害,不能走路,教养院拒收。此后又被拉回拘留所,二十三天后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七晚上七点多,石桥分局的警察和街道主任等人无故将孙胜华绑架到大石桥拘留所,又判劳教一年。后来因孙胜华丈夫象疯了一样去街道要人、去公安局要人,最后警察才把她放回到家,回家后他们还经常上门骚扰。

7、李凤利、于长勇、曹素芹一同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晚上八点四十左右,在辽宁省大石桥市建一乡的恶人举报,大石桥周家村的大法弟子李凤利、于长勇、曹素芹,被建一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建一派出所。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于长勇被送到大石桥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李凤利女士和曹素芹女士被送往营口市拘留所关押,曹素芹在体检时因血压为二百三十,被当天放回家中。

所长提审时,把李凤利铐在老虎凳上,李凤利义正词严地对那个所长说:“我没有做坏事,我是好人,我不能坐那个凳子。”那个所长气急败坏地叫来人把她强行按扣在老虎凳上。因为脚脖粗,脚一扣上就肿了。她不停地讲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三个小时之后,警察才把李凤利从老虎凳上放了下来,此时李凤利的两只脚已青紫麻木不能走路。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李凤利和曹素芹被送往营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李凤利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放回家中。

二零一六年十月,李凤利在周家讲真相时,再一次被恶人举报,又次被送到营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