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组对话:名利场中守住做人的原则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前几天,微信联系到一位大学同学,开始聊的很投机,可是后来他的一连串问题如:你报没报过省社科基金项目啊?有前期研究吗?等等。我只能回答“没有”,“没有”……最后他说一句:“别影响了退休金啊。”我心想:挣钱多少对我来说不重要,做人才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事业。学做人就得从一点一滴做起,在一思一念中修正自己。

我已到退休的年龄了,职称依然是讲师,这在大学校园里似乎是比较少见的,一般人都认为像我这样不晋升职称的人不是不思進取,就是无能之辈。

可是我自认为我不是不思進取这一类,因为我做事很认真,也很想進取。至于无能之辈我也不太认可,因为在同等公平的条件下才能比高低,论能力。但是在普遍不遵守规则的当今中国教育界,学术腐败成风,计算机、外语考试(近几年取消了外语考试)作弊严重,我实在不愿随波逐流。特别是学了法轮大法以后,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更不会违背这一做人原则。

下面举几例对话来阐明我的思想

对话一:守住真、善、忍的原则

二零零二年,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回到原单位上班,不久接到大学同学甲的电话。

甲:你评职称吗?有论文吗?

我:有论文,但是数量不够。

甲:我能帮你找几篇文章,买几篇吧,每篇八百至两千元。

我:不用,我署名的文章必须是我自己写的。

甲:那什么时候能写出来呀,不就是几个钱吗?今天花了,职称评上了很快就能挣回来,你越往后拖越吃亏。

我:不是怕花钱,而是做人的问题。我不能买别人、或拿别人的当成自己的,那不是造假吗?

甲:你真傻,你看现在谁不这样?

我:谁都这样我也不这样,我有我自己做人的标准,违背真、善、忍的事我都不做。我以前写的文章都是第一作者,没有在别人的文章下署名的第二作者,我的文章都是我自己教学的体会和经验,或与我教学有关内容的研究。要做就做真的,否则就不做。

甲:我算开眼了,有信仰,真厉害,视钱如粪土啊。

对话二:大法能改变人

大学同学乙从外地来我市办事,找我一起聊天。到这个年龄总喜欢炫耀一下自己的孩子、职称、职位等等,乙问起我的职称,自然会为我惋惜。

乙:当初那么优秀,怎么现在落后了?咱们年级某某(在年级成绩最差的,语言不能正常表达)都是高职了。现在你什么东西都有了也不行,你得找人。你找过吗?

我:没有。

乙:你知道吗?咱们年级的某某在省教育厅呢,咱们同学们评职称都去找他,要不我帮你去找?

我:不用了,谢谢。毕业三十多年了,你对人生有什么感悟?

乙:有什么感悟啊?这年头就是有钱、有权能使鬼推磨,没钱啥事干不成。有关系能当官就当官,没关系的能挣钱就挣钱,说别的都没用。

我:以前我也这样想,但现在我找到人生真谛了,不再这样看问题了。我认为人生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做人的道德品质,那个品质是什么?就是看人对真、善、忍能做到什么程度。只有把道德提高上来,把人的素质提升上来,把人行为中的真、善、忍的纯度提升上来才能使我们的民族昌盛、国家兴旺。如果人人都把钱摆在人生追求的第一位,就像现在这样,为了钱把法规制度、宪法法律、人伦道德等等限制人类私欲的防线都打破、抛弃,那么人类社会就成了弄虚作假、互相残杀的魔鬼世界。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要将后代引向何方?

乙:你说的挺对,但我做不到。似乎只要中共还在很多人都做不到吧。你看整个官场从上到下都腐败透顶了,中国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恶劣风气,谁能改变?

我:大法能改变。你看炼法轮功的人都在这样认真做人。有能力的就去拿属于他的那部份名利财富,没有能力的也不采用不光彩的手段去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法轮功开传仅仅几年就有上亿的追随者,这不就是希望吗?

乙:法轮功这么好,那为什么中共还打压他呢?

我:你想,一个贪污腐败的官员,他允许身边存在清白正直的人吗?他认为那是他的威胁,他肯定会把那个清正的好人排挤掉。同样的道理,一个靠造假、暴力、欺骗百姓起家的党,它能允许真、善、忍存在吗?中共几十年来为什么喜欢搞政治运动?它就是把说真话的人看成了它的敌人,打压这些好人的同时,让百姓生起恐惧心,从而也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弄得全中国人都不敢说真话了,都在违心的奉承它。而中共明知道人们是违心的话,它也逼着人们去说,你必须得说。法轮功学员则不同,他们看到了法轮功的美好,江泽民出于妒嫉,拿出了中共暴力专政的看家本事,开始造谣、污蔑、栽赃、陷害,并举全国之力打压法轮功。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几篇报纸,几天广播、电视,“阶级敌人”就被打倒了,可是你看手无寸铁的法轮功,被酷刑残害十多年了,依然屹立不倒,这不是中共史上的神话吗?快退出中共吧,共产党垮台的日子不远了。送你一本《九评共产党》回家看看,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最后,乙接过《九评共产党》宝书,连声说“谢谢”。

对话三:损失的涵义

一次,我找到政法系主任(教授)丙讲真相,他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存在问题,但他并不十分认同法轮功。他虽然是中共党员,政法系主任,但他信佛教,还用佛教那一套理来说法轮功应该怎么怎么样做。由于受中共邪教理论的灌输,他虽然觉的自己有超越马克思哲学的思维,但是从聊天中得知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是不对的。

丙:在为人处事中你是重过程还是重结果?

我:我重过程,不重结果。

丙: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看现在的人,为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真是不择手段。比如评职称,很多人的目标就是拿到职称,至于过程中怎么造假、作弊、用钱买文章等等都不在意,拿到了职称就算成功。

我:你认同哪一个?

丙:理论上重视过程是对的,但是现实中行不通,如果那样正直的话能做成什么事?整个环境都是这样,损失的只能是自己。

我:损失什么?

丙:损失利益呀,职称上不去,工资就上不去,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多挣些钱,有个富裕的生活嘛?

我:以前我也这样认为,可是我学了法轮功以后这种观念就改变了,我把做人、提升个人道德修养放到了第一位。修好自己,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真正的意义。重钱和重德这两种价值观,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对民族的未来会产生两种完全不同结果。中国本来是个道德高尚的礼仪之邦,可是中共上台后宣扬无神论、進化论、马列哲学,强调看得到、摸得着的物质是最重要的,轻视了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和道德。致使二十年前老百姓就说“道德多少钱一斤”。当中共把人们都引向利益追逐的时候,人们自私心理越来越膨胀,所以为了利益出现父子反目、兄弟相残、百姓相互欺诈,为追求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现在能弄虚作假、拉关系走后门得到利益的都成了人们羡慕的有本事的人,这样下去人类会怎样?可想而知吧。

丙若有所思的摇摇头。

我接着说:再来看看法轮功是如何教人做人的,法轮功不针对群体,只针对个体人心,首先要做到真,说真话,办真事,表里如一。在人与人之间要做到善,为别人着想,不斤斤计较,宽以待人。遇到矛盾、冲突要忍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他们的心情越来越舒畅,身体越来越健康,家庭越来越和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和谐,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在利益上不争不斗,能为集体、为国家着想。只有这样下去民族才有希望啊。

丙又神情凝重的点点头。

我继续说:可是江泽民却把这么好的功法,说成×教,把上亿修真、善、忍的好人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而且这么多年来无论法轮功学员如何讲真相,都没有悔改、停止作恶。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天理不容啊。

丙:我相信共产党在对待法轮功这件事上存在问题。这问题太大了,我们不讨论。但是我不明白,你的修炼和晋升职称有矛盾吗?

我:其实学做人与晋升职称并不矛盾,虽然在中共主政的社会中,晋升职称也存在造假,拉关系、走后门、请客送礼的问题,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但是有真才实学,凭自己能力入围晋升的仍大有人在。法轮功学员要做的是后者。可是对于我来说,就不同了。当我看了《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的邪教本质之后,我就遇到了一个巨大障碍,常人并不认为是什么问题,而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必须做出取舍的死关。就是我所在的社会科学类专业,直接涉及到与信仰相违背的问题。写这类论文学校是有要求的,必须在文中体现出拥护中共、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马列毛邓江的理论,文章的结论必须证明共产邪恶主义是正确的等等。我一个得到了人生真谛的人,还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宣扬共产邪恶主义是正确的吗?

丙:其实谁也不信什么共产主义了。

我:你不相信了,可是你仍然在课堂上教育学生要树立共产主义理想,这不是害国害民吗?所以在做人与晋升职称的交叉路口我选择了学做人,放弃所谓的科研,放弃职称晋升,放弃晋升职称后的荣耀以及随之带来的丰厚工资。我不会为了多挣钱出卖自己的良心而给共产邪教唱赞歌。

丙:真没想到是这样,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以上三组对话就是我修炼法轮功后自己做人、做事的事例,我修的不好,如果能修好的话,既做修炼人,又当教授那才是最理想的。我只能在我的层次做我该做的。我没有写一篇歌颂中共的论文,但十几年来我在明慧网发表了六十多篇文章,有的还被登上明慧网头条。我不是在炫耀自己,我是说我的笔、我的文章只赞颂真、善、忍,只证实佛法的神奇与伟大,只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