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去妒嫉心的再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从九五年走入修炼到现在,很少内心引起重视修去妒嫉心,原因是过高的估计自己,认为自己没有妒嫉心。我上学时就是公认的好学生,品学兼优,在赞扬声中长大;参加工作后,除领导和同事公认的工作成绩显著外,论文获奖,作品多次登在报纸、权威刊物上,还有书、电视剧等,年年评为双优。这种高人一头的强势,自然而然的使我产生一种优越感,有在别人之上的心,就误以为只有别人妒嫉我,我绝不会妒嫉别人,因为我比他们强。

修炼后,我所能接触到的同修文化程度都不高,只有一个同修是名牌大学毕业,但学的是理科,不善言谈,很少说话。由于在当常人时养成的优越感未去,我便有点夜郎自大,总好表现自己,显示自己等。当我意识到这些,向内找并努力去掉这些人心时,更认为自己没有妒嫉心。所以,尽管我把《转法轮》读的已经记不清多少遍了,还背过两遍,却从未静下心来对照自己找一找妒嫉心,更别说把它去掉了。

可能到我应该去这颗心的时候了。今天上午我学法的时候,当读到“妒嫉心”这一节时,心格外净,无一点杂念,头脑也特别清晰,集中,句句入心,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我发现师尊在这一节中用了好几个“不平衡”,我想“不平衡”就是妒嫉心的最主要的表现吧,由心里的不平衡而生妒嫉。师尊还三次提到“不服气”。我想“不服气”怎么会和妒嫉心有联系呢,有点想不明白。后来从师尊举的申公豹的例子中得到启示,心里不服气、“捣乱”的背后就是妒嫉心促成的。心里的不平衡、不服气还会引起争斗心。师尊说:“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1]

向内找,我经常多次有过不平衡心呀,就说明我不但有妒嫉心,而且还很严重。我不服气的表现也很多,并且我的争斗心就很强。这二者相加,日积月累,又会产生多少妒嫉心。我为自己曾大言不惭说过的话“我没有妒嫉心,我从来不妒嫉别人”而脸红。很多同修象我以前一样,否定妒嫉心存在,就连平时很少说话的同修也说:“就修自己,妒嫉别人干啥”,等等。当然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没意识到而已。其实,妒嫉心东方人可能都有,只是大小成度不同罢了,有的人显露,有的人不明显,还有的人比较隐晦。

当今中国大陆人的妒嫉心太强烈了,也太普遍了,强烈、普遍的让人感觉不出来了,绝对平均主义是它的借口,“内斗”是它表现形式。尤其在邪恶党文化斗争哲学的鼓噪、灌输、煽动下以及对传统文化有目地的破坏与批判的环境中,妒嫉心更是应劫而生,在人人为近敌中随时随地的产生出来。嘲笑人无、妒嫉人有,是当今中国大陆人的普遍心态,就连亲人、朋友间的羡慕背后也隐藏着妒嫉心;有钱的大老板还妒嫉底层打工人仅有的那点“穷欢乐”。幸灾乐祸的背后也是妒嫉心。人心的败坏,社会道德的堕落、下滑,很多坏事,原来大都是由妒嫉心促成的。

师尊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我的心猛的一阵惊悸,妒嫉心真的是太可怕了,可不能因为妒嫉心不去让自己的修炼前功尽弃呀。一定要把妒嫉心修去!

一、在家里去妒嫉心

我想起老伴把他房子出租(他住我的房,我们是再婚)时,把每月房租几千元全部给他前妻和儿子,总共八万元,我没得到一分钱,心里不平衡过。我想,你住我房,理应给我点,但一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给就不给吧,没有同他争。但每当想起这事心里还是不痛快,不平衡。后来为他孙子上个好学校,背着我偷偷把房子卖了,钱全给他儿子买房子了。当我知道后,心里那个不平衡啊,就别提了,虽表面未说什么,但从此对他们父子心怀怨恨,心想:你儿子得了几十万,我孩子啥都没得到。我要不修大法我非把你赶出去不可,看你住哪。

当时我认为是在去我利益之心。炼功人有师父在管,随其自然吧,局限在去利益心上。没有想到还有妒嫉心,这妒嫉心就隐藏在利益心背后,被“我没有妒嫉心”这个人心保护伞保护起来了。现在我把它揪出来去掉了它,顿觉心容量扩大,宽敞明亮了。我对老伴和儿子怨恨心没了。我们关系溶洽,无话不说,无事不谈。我对老伴说:感谢师父和大法吧,要不然,就凭我的性格,决不会象现在这样的。他说:知道,知道。

再比如:家里干活多少、吃喝、花钱上的消费、卫生保洁做的好与不好,对双方孩子的态度与用钱上等诸多方面,都随时会产生不平衡、不服气的妒嫉心,及时发现,及时去掉,决不能有半点姑息、迁就,更不能放纵。

二、在同事之间去妒嫉心

从记忆中搜寻昔日与单位同事交往人与事,已经淡化的几乎没有什么了。能想起来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刚修炼法轮功不久,领导让我完成一份有关教改经验的稿件,我写好后交给督导室。后来稿件获奖了,出人意外的是获奖者竟是督导室负责人,而我的名字连提都没提。

知情同事都为我抱不平,让我去找领导,找督导理论。我开始是一片愕然,不相信世上竟有这种事发生,以前只是听说过有剽窃成果者,还不相信。今天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一时不知怎么办好。继而,又愤愤不平,不服气,不平衡。就想先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然后来个真相曝光。转念又一想,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以恶治恶,我要把这事一曝光,他还怎么在单位呆?领导、同事会怎么看他、评价他?师尊讲法中让我们与人为善,遇事先考虑别人。我慢慢平静下来,就想,算了吧,我不追究了,在去我名利心呢。不管同事怎么说,我都不为之所动,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想来,我把别的事都化为云烟而淡忘,唯有此事记忆犹新,可见,妒嫉心就隐藏在名利心后面,当时只揪住名利心,去名利心,而放过了妒嫉心,让它存活了这么多年。现在把它挖出来,去掉它,让此事画上一个圆满句号。

三、在同修之间去妒嫉心

我所在的第一个学法小组,总共四个人。除了我之外,那三个同修都参加过好几个师尊的讲法班。我就非常羡慕他们,现在想来,那羡慕的背后就有妒嫉心。后来,学法小组因为邪恶迫害而被迫停止。

可能因为我这个妒嫉心没去,也不可能去,因为那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羡慕心的背后还隐藏着妒嫉心。所以第二个学法小组也是由四人组成,也是除我之外,那三位也都是多次见过师父,其中有一位老同修就是我这一片的义务总负责人之一。因此,在我心目中的分量是很重的。讲真相做的也很好,我平时对他是恭敬佩服有加。可当有个同修被迫害,其他同修顶着压力和危险都帮忙转移设备时,他那种自私、无动于衷的态度、做法上却让我接受不了。我心里就非常的不平衡,一度产生不想和他来往,甚至看都不愿看到他,找借口不去学法小组。最终,因为没有其它集体学法环境,才不得不勉强又去了学法小组。去了之后,不但不平衡心未去,反又添了不服气的心。除了对其本人不服气外,对另外两位同修也产生了不服气心,认为她们无原则,心知肚明却又佯装不知,认为对自己不公而大失所望。

当我冷静下来通过大量学法向内找时,才知道自己这拧劲了,自己帮助同修的心不纯净:有显示心,讨好心,邀功心、回报心(中间和我联系的同修曾多次帮助过我)还掺杂着同修情和求名心在里面。当我把这些心找出来之后并挖出隐藏背后的为私为我心时,我和同修的关系似乎溶洽了,间隔消除了,可总是觉的还有那么一个东西横在那,让人觉的不那么顺畅。现在才知道,就是那个妒嫉心。

师尊说:“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1]我悟到,这是师尊对每个大法弟子慈悲的提醒、告诫和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能有半点含糊,更不能掉以轻心。

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