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善心化解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们老俩口于一九九四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身体不好,患有神经衰弱,骨质增生压迫神经,还有头晕、腿痛、失眠、严重胃病,心脏也不好。我老伴也是一身的病。炼功时间不长,我们俩的病都好了,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健康、硬朗。

修炼之后,我们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心性得到了很大的升华。为了让更多的人得到这千古难遇的法轮大法,我们积极向人们介绍大法,所以得到当地学员的信任,我成为当地辅导员。我们地区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遭受公安局、派出所的迫害。我作为辅导员也曾经被公安局无理罚款。

我们村的法轮功学员以高尚道德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一月份,为了维护合法炼功的环境,证实大法好,解除政府部门对法轮功的误解,我们几个同修把本村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变化的事实整理出一份文字材料,并请我们大队的副书记签名,证实里面列举的事例确实是本村法轮功学员的实情。整理出来后,曾给公安局和政府部门邮寄过。

这份十七页的文字材料中,没有华丽的言辞,每一个真实的故事都见证着法轮大法让修炼人获得健康的身体,提高他们的道德水准,福益于社会。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本村很多法轮功学员多年治不了的老病、大病、疑难病得到了康复。

更令人赞佩的是他们修心向善的故事:

村民Z的婆婆下肢瘫痪、多病,生活不能自理,Z家庭生活困难,不愿意赡养婆婆,也不愿意花钱给婆婆治病,村干部多次调解无效。Z修炼大法后,把婆婆安置在家中最暖和的屋子里,主动给婆婆治病、调理饮食;

学员G家里开商店,前后三次收到假钱三百元,他每次都把假钱撕掉,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能拿这假钱再去害别人;

村民组为了灌溉麦田,挖了一条沟,沟挖在学员L家的承包地上,把土地深处的黄沙翻到了地表上,这样会造成农作物的减产,可是学员L没有向村民组提出任何要求;

学员B家门前是一条通向学校的路,一到雨季,路上坑坑洼洼。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他雇了好几辆马车,带着全家人把路垫平;

以前大队干部见了都害怕的妇女H,学了大法之后,变的通情达理;

七十多岁的老太太F,过去得理不让人,跟妯娌势不两立,修炼后,与妯娌二十九年的恩怨一朝化解……

一九九九年四月下旬,我们听说天津法轮功学员被公安局非法抓捕、殴打,为了维护上亿学员修炼大法、做好人的权利,我和老伴带着这份材料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况。我们来到永定门附近的中办、国办信访局接待处,院子里大约有三、四百学员在上访。等待期间,学员们自发地把杂草清理干净,把厕所打扫干净。

我亲手把这份材料交给信访局工作人员。信访局把这份材料交给我们当地公安局,公安局把材料交给我们大队,大队副书记证实说,这里面写的都是真事儿。

正念否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辅导员迫害是非常严重的。当地政府、公安局把我当作重点人物之一,他们不理解法轮大法“大道无形”[1]的修炼方式,竟然无中生有的说我是本地区的“总头儿”。在师父的加持下,面对邪恶,我没有什么怕心,虽然也曾经遭受过两次非法拘留,但这些年总体上来说还算是比较平稳的。师父说:“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2]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以慈悲、平和、智慧的心态和方式,解体了邪恶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企图。

二零零零年夏天,镇政府、派出所怕我去北京上访,找五、六个人监控我,我的电话也被监听。一天,片警到我家告诉我:下午两点钟,你去一趟派出所,镇政府书记、政保科科长找你有事。我想,没什么可怕的,让我去我就去。下午我准时到了派出所,十分钟之后,他们也到了。镇政府书记说:“你这个人真不简单啊……”我截住话头说:“没有什么不简单的,我只是一个普通庄稼人,只不过炼了几年法轮功,可是你们却把我看得太复杂了,找五、六个人看着我,电话也被你们监听了,就这样还不放心,派出所还拿望远镜监视我,我都不知道自己犯什么事儿了!”他们再没说什么,不知道他们找我的目地是什么,几分钟之后就走了,我也就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五、六月份,镇政府指使派出所到各家骚扰,逼问学员还炼不炼功,说炼的,马上就非法拘留。我和一些学员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半个月后,派出所又来骚扰,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为了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把《大圆满法》中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须知”抄写到纸上。镇政府书记说这样写不行,强制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死也不写。就这样派出所又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后,拘留所逼迫所有学员当众表态,口头上保证“不炼功”,然后才能释放回家,否则将继续非法关押。

轮到我了,我不慌不忙的说:“我想谈谈这两次被拘留,心里的想法。第一次被拘留时,我觉的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而且对国家、社会有百利无一害。我心里不服气,还有怨恨心、争斗心,说话口气生硬,没跟片警好好讲讲法轮功的情况。第二次我又被抓,我跟警察讲了法轮功的情况,但是心态还是不好,所以也没有讲透彻。虽然我讲的是修炼的真实情况,但不是发自善心讲的。我反思了一下,自己没有做到真、善、忍,这次回家,遇到任何事情,一定要按照真、善、忍标准来衡量,早日同化真、善、忍。”拘留所所长说:“你说的挺好,回家吧。”

两个月后,一个长期监控我的镇政府工作人员跟我说:镇政法委的女书记想找你谈谈,你去不去?因为那时师父的《理性》经文已经发表,明确指出了大法弟子应该承担的历史使命:“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3]我想跟这位女书记证实法,就去了政法委办公室。镇政府书记、大队书记也在,我感受到现场的气氛不对劲,他们是想借这次谈话抓把柄迫害我。有师在,有法在,我的内心很镇定。他们问我:你们炼法轮功的理念和宗旨是什么?我说法轮功的理念就是真、善、忍。我跟他们讲述了本村法轮功学员修炼之后发生的身心变化。我还告诉他们:九八年国家发生了特大洪灾,很多灾民无家可归,我们村里有很多炼功人,自发为灾区捐款2230元。法轮功一位辅导员把一个贫困学生领到我家,这孩子已经考上了大学,却没有钱念书。我给他一千元钱,资助他上大学。我们这些炼功人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的。农民家庭经济并不宽裕,能为别人捐款,是因为学了大法之后才能做到的。他们说:“你避开了问题焦点,你很聪明。明天召集你们法轮功学员开会,你上台说说行不行?” 我心里想:让我去证实大法,当然要去了。于是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镇政府开会,我去了。他们胁迫很多法轮功学员去开会。本来他们是想让邪悟者来做报告,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可是邪悟者去了外地,没有来会场。学员们一开口都谈修炼体会,整个会场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主宰,变成了一场心得交流会。

迫害初期,对法理的认识还不是那么清晰。只是牢牢记住师父讲的法:“一正压百邪”[4]。内心守住这一念:我是修正法的,不怕邪恶。我体悟到,面对迫害时,如果一念符合了法,师父就会帮助弟子把迫害解体。师父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5]

克服困难 风雨无阻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我们开始着手向世人讲真相。一开始和一个同修油印真相资料,效果不是很好。后来技术同修帮着买了一台复印、打印一体机,教会我们操作。我们把捡来的真相传单或者小册子,拆散之后复印,向世人散发。再后来市里协调同修送来一台二手电脑,技术同修不辞辛苦的把技术传授给我们,我们这些干了一辈子农活的庄稼人,从锄头到鼠标,自己学会上网下载、编辑、打印、封膜、刻录等等一系列工作。在同修的多方配合下,渐渐达到了目前遍地开花的状态。

初期,我们一群农村同修,坚持去各地发放真相资料,一发就是大半宿。到二零零五年,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二零一三年,我们利用手机口讲的方式救人。刮大风、下小雨、小雪,都坚持出去讲,我们夫妇俩坚持现在,三退的人数已达一万多人。师父说:“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这就是最大的事情。”[6]

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在师尊用巨大承受换来的有限时间里,我们夫妇俩一定做好三件事,扎扎实实修好自己,正念除恶,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