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反迫害 小号狱友都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有一天在集市上讲真相,被国保队人员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并抄家。

晚上躺在牢房的床上,向内找,往事象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自己也吓了一跳,长时间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只做事不实修。再加上性格内向、怕心重,有许多执着心从修炼开始就没有注意去修过,还有些执着心从来就没有意识到。被邪恶钻了空子,招来了迫害。如果不能否定迫害走出去,会给家庭、亲朋好友、明白真相的同事和所有认识我的人,还有当地同修带来负面影响和损失。另外,也让参与迫害的警察造下罪业,影响他们得救。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求师父救我出去,再给弟子一次从新修好的机会。

一、反迫害的第一步 突破阻力 炼功

首先想到学法、发正念。可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压力太大。想不起师父的法,就连《论语》也背不下来,发正念就更发不了,邪恶死死的控制我的思想和大脑。看来旧势力真是死心要对我下狠手迫害了。向在押人员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诽谤师父和大法。想到炼功,可小号内二十多在押人员,怎么能炼成呢?!这儿什么都做不了,怎么办?而且身体的迫害渐渐开始。后来耳边常响起炼功音乐声,我悟到师父还是鼓励我炼功,可这巨大的压力使我无法迈出这一步。

一天夜间,突然雷声滚滚,狂风暴雨大作,闪电劈進小号内,响雷不断的在看守所上空炸开,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小号里的人都吓的坐起来,可我身体就是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就听一个在押人员说:“你师父来了,救你来了”。我心里也感受到了,师父看我无法突破邪恶的巨大压力和迫害,来帮我了,销毁了看守所另外空间的大量邪恶。我流泪了,是弟子不争气,没修好,让师父替我承受了这巨难。

虽然如此,我还是无法突破迈出这一步。后来我朦胧中,看到有许多法轮一样的旋转的东西从我的身体内飞走,我一惊,是师父不管我了,把给我的东西收走了?可马上又冷静了,师父还在管我,不然就不会让我看到这些了,是鼓励我迈出这一步。不想那么多了,先迈出这一步再说,同时求师父不让他们干扰我炼功。我终于坐了起来,盘腿打坐。刚打完手印,值班人员和我身边的人就拽我躺下,说:别炼了,他们知道该打你了(指狱警、号长、和打手们)。我起来炼了两次都没炼成。可第二天,号长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值班所长。所长说:“炼就炼吧,别管他了”。

就这样出乎我意料之外,突破炼功这一关,使我信心大增。

二、闯过第二关 不穿囚服、不做奴工

能够炼功了,可时间极其有限,只有在室外活动且不干活时才可以,并且整点发正念的时间没有。我想起同修交流文章中谈到的拒绝穿囚服,不做奴工,不配合邪恶的体会,我就决心突破这一关。先求师父加持,下了两天决心才迈出这一步。

虽然经常遭到暴打、狱警谈话、引诱、软硬兼施等,可我坚定一念,绝不能回头。我只告诉他们:“我没犯法、没犯罪”,承受不住时,我就求师父救我,马上就化解了。这样,整个白天我都可以发正念了。

三、闯过第三关 二十四小时发正念

除了白天遭到迫害外,夜间还让在押人员看着我不让我睡觉,不让我夜间炼功和发正念。这时我又想起同修在看守所二十四小时发正念的体会,我想既然不让我睡觉,我也突破这一关。但二十四小时都有值班的,几次想突破都没有成功。后来师父的一句诗打入脑中:“一步之遥上天庭”[1]。再想第二句都想不起来了。我看看床铺下,真是一步之遥啊,竟这么难。不管结果怎样,先迈出这一步再说吧。先求师父加持:不让狱警和在押人员干扰阻止我。我下决心跳到地上,打坐发正念。一下围上好几个人,连喊带骂带打,让我上床。这时小号内的喊话器响了,值班狱警问明原因后说:“别管他了,愿炼就炼吧”。

虽然突破了,但从此以后看守所利用在押人员对我的迫害也加重了。原因是我不承认强加给我的罪名,不回答、不签字、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

先是四天四夜不让我合眼,暴打、谩骂、侮辱,期间肋骨被打断两根(出来后到医院拍片才知道的),休克两次。闯过这一关后,在押人员说:“国保大队真狠哪!”有的说:“真是佛法无边哪!”

小号内的“号长”和打手们经常谤师谤法,我告诉他们:骂我师父对你们不好,尊重我师父会给你们带来福份。他们也不听。我想起一同修讲过,让一名骂人的狱警牙疼,结果狱警牙疼了一宿。我就发正念、求师父,让他们谁骂谁牙疼,这样可以警告他们,不让他们对师父对大法犯罪。后来骂的人真的牙疼,骂的越多的人牙疼的时间就越长,后来渐渐的就不骂了。

刚到看守所的前几天,有一个“号长”曾因干活突然打了我两个嘴巴,当时我一点没疼,可他脸色很难看。晚上也吃不進饭,躺在床上也不玩、不看电视,好象伤的很重的样子。第二天脸色才缓过来。他们在议论着,有的说:他们真有“功”啊。

四、突破第四关 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友三退

以前我只是在被打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想起交流文章中有同修在监狱每天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迫害的体会时,就想我也要突破这一关。这时想起师父的法:“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在师父的点化和加持下,我突破了这一关,每天利用上、下午户外活动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其它小号内在押人员也有对我叫好的。

一天,整个上、下午户外活动时间,我一直喊,我喊一声,大家叫好一声,包括其它小号的在押人员。也有的直接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天达到了高潮。值班的副所长和狱警来回走时也笑而不管。

几个小号内的在押人员都很兴奋,回到室内“小头头”们还有喊的,监室内外没有了往日的打骂声,一片乐融融的气氛。晚饭后,号长C主动说退出中共的团、队组织。号长D也退出了少先队组织,接着号长D让我给其他人也一一做了“三退”,并起了化名。他们称自己都有“法号”了。这样除了三人什么也没加入过,其余十七人全部退出邪恶组织,师父救了他们。这一天是小号内在押人员最平和、高兴的一天,也是我最高兴的一天。这时我才想起“一步之遥上天庭”下面的那一句“穹庐正气放光明”[1]。

后来号长D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我再也不骂你师父了”,并告诉其他人谁也不许骂了。原先他骂的最多,还让其他人也骂过,这也算他将功赎罪了。号长C大声宣布:“我出去以后什么牛鬼蛇神也不信,要信就信法轮大法!”

号长B经常骂共产邪党,并把握对我迫害的尺度,告诉他人:死在谁手上谁摊事,没人(指所里)管你们。一天晚饭后,离放电视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有人要求放电视,值班警察告诉没到时间不能放。后来号长A坐在床上念了三声“法轮大法好”,话音刚落,电视马上就来了节目。他惊讶地说:“真灵啊!”

五、绝食反迫害 师父救我出牢笼

随着另外空间邪恶被销毁的越来越多,迫害也越来越弱了,可还是没有放我出去。我心里想,差在哪呢?想起没有绝食反迫害。之前,也绝食两天,但想起本地有同修在绝食反迫害中没有成功,身体反而造成很大的伤害,加上狱警以灌食威胁,我就放弃了。深挖自己还是有怕遭受痛苦的心。内心中留下的那一点点保护自己的心——固有的东西一下暴露无遗,我很羞愧。我决定过这一关,彻底放下自我。

我先求师父不让警察和在押人员阻碍我绝食,七天之内不允许对我進行干扰。果然七天之内没有强制干扰,只有一个狱警和在押人员劝我進食。直到第七天晚上所长才知道我绝食,把我调到另一小号,绑在铁床上决定给我灌食。当时我的身体骨瘦如柴,极度虚弱,好象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我心里很清醒,我就对两名灌食医生发正念,不让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相信“法轮大法好”给自己留个美好的未来。同时求师父不让他们灌進去。他们下了四、五次管子到胃里都没有灌進去,怕有生命危险就不再灌了。

接着给我输液,我又发正念并求师父不让他们输上,真的就没扎上针,又换了另一只手,这一次我还是发正念求师父,但没管用,被输上了液。我奇怪为什么这次不灵了呢?一细找,原来我动了一丝欢喜心……

绝食的第八天晚上,同修们打听到我在里面绝食,就和家人同修一起到看守所要人,经过一番交涉后,国保队才放人。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精心安排下一步步加持我达到标准,化解了这场魔难把我救了回来。

谢谢师父!谢谢全体同修的全力营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龙泉寺〉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