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纯善 迫害破产(上)

监牢里反迫害、证实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我曾深入学过几个修行的法门,还带过一些徒弟,但是发现那些都不是真正的修行。一遇到大法,“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就折服了我,我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修炼,当即放下了以前法门的东西,专一修大法。

《转法轮》最后说:“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1]怎么才算“实修”呢?以我对实修的体悟,就是老老实实多学法,严格要求自己,少出负面思维,归正一切做的不好的地方,踏踏实实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这样实修时,该自己知道的法理,师父就都点给了我。

大法被迫害后,我和同修们一直在做反迫害、证实法的事。听说劳教所、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听的多了,我就动了一念:怎么会这么邪恶?我要是进去了,非得给它翻个个不可。结果不久,同修牵连到我,牢狱之灾降临了。

(一)管教、队长、警察都是被救度的对象

看守所的污蔑标语

在看守所,墙上到处都是污蔑大法的标语,警察还带领着外边的人来参观,当时我心生一念,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不能让这些常人和警察也没有了未来,然后心态纯净地发正念。当天墙就开始返潮,很快那些字就变花了,极其难看。不久看守所就刮了墙面,刮完就不再返潮,弄得他们莫名其妙。我告诉他们这是写污蔑大法的字招来的,借机讲善恶有报的事例,警察将信将疑,但是也害怕,说以后再不搞这事了。

师父曾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大家记的,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2]

这件事更让我感受到阻止警察和常人对大法犯罪,为他们着想的快乐,内心中一个全新的境界展开在我面前,我强烈的感受到了一种升华,为别人着想也是一种慈悲心的体现。

改版的批判报告会

劳教所请来一个名寺的“住持高僧”来做报告,污蔑批判大法。这个住持以前跟我很熟,很尊敬我,后来他到我家去看我,知道我学大法了,很惊讶。他看到我学大法后变化太大了,家里不烧香,但是有檀香气味萦绕着,邻居常到我家接自来水,因为唯独我家的自来水没有水垢,他更佩服了,他知道大法不一般,但放不下原来的东西。

他在办公室见到我在这,吓了一跳,大姐长、大姐短地跟我说话,让管教、队长们很好奇。我借机跟他说:“你只可讲佛教中善恶报应的故事,不可提法轮功的一个字,如果你今后再说一句说法轮功不好的话,不管在哪里,我绝不饶你。如果你不听,不管是不是领导安排的,你只要做这种违反天理、昧良心的事,就有大报应来。”

这个“高僧”以前很佩服我的定力,知道我说话能把事定住,很是诚惶诚恐,不断跟管教、警察说:你们可得对她好着点,千万别为难她,千万别……后来他做了两天的报告,有关法轮功的内容他真是一点没提,劳教所领导听着很泄气,问他咋回事,他推脱说这里有高人,他不敢。

遭天谴的“揭批会”

几个月后,一天管教告诉我要开一个家属“揭批”大法的报告会。劳教所领导先后组织十多名大法弟子家属,让他们个个表态,人人过关,说家人因为修了大法,田地无人种,对老人不尽孝道。我说:“这不是颠倒黑白吗?大法弟子被抓、被通缉,被迫流离失所,没法回家。农活、家务都是被迫不能做的。”管教说就让他们那么说。

我不再说啥,回去专心发正念,不允许众生这样对大法犯罪。

报告会本来选了个晴天,在露天会场开,结果下午开会前,阴天了,很快乌云、大风就起来了。会场改到了大教室,只让大法弟子参加。白天室内不得不开灯,因为外边天阴得跟黑天似的,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窗户被大风刮的“啪啪”作响,污蔑大法的报告会就这样开始了。

我看劳教所的领导一边坚持开会,一边在等雨过天晴,还想借用天晴来证明“天在支持他们”。三个家属做完了报告,风更紧了,骤雨倾泻在教室窗玻璃上。我看光在下边发正念不行,就站起来说:“这都遭天谴了,你们还做这报告呢?这样给你们家人就能减个几天刑,你们拿这几天刑期换恶报啊?!天怒成这样了,都拦不住你们?!”

这一说家属们吓坏了,再没人敢上台。大教室里的管教、警察、领导看到是我站出来制止,很头疼。炸雷在头上轰响,闪电在窗外闪亮,她们都很害怕,因为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这么长时间的雷雨。她们一商量,只好宣布:会就开到这儿。然后,管教气势汹汹指着我:“你跟我走!”

到了管教室,管教赶紧问我:“这天是咋回事啊?怎么雨还不停啊?”我说:“天都怒了,这就是不让你们干这样的坏事。你们都有善根,所以天这么拦着你们。如果你们没善根了,天才不管你们,直接给恶报了,你看×××不就是这样啊?天警告你们,你们知错就改,这又是办好事了,反正这会也不是你让开的,你会有福报的。”管教高高兴兴地把我送回了监舍。

真心为他,讲真相力度大

看守所、劳教所的管教、队长、警察有的很凶,有的表面很伪善,但是不管她们怎么样,我都以最大的慈悲心对待,对她们没有任何鄙视,反感。在我眼里没有“恶警”,都当作是迷失的羔羊,跟她们拉家常,帮着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我总是微笑祥和的,她们也恶不起来。我也没当自己是阶下囚,发现她们有一点善心,就赞许她们的善心、善念,不硬碰、不强化她们的恶念,让她们还挺感动,甚至忘了在给我做“转化”,主动跟我拉家常,听我讲那些自己经历的神奇故事。

很长时间之后,她们也知道没法转化我了,让我糊弄着写“四书”(“揭批”大法的材料),混过去了,不追究就交差了。这个我明确说不能写,但是不和她们正面对抗,象太极推手一样,缓冲一下再推回去,这样他们反而能接受。后来听说她们完全避开我找人替我写了混过去了,我跟她们说:“怎么这么干呢?不合适,没经过我同意,还是作废了吧。”她们还不承认,支吾过去。

劳教所里送真相

年底家属都来探视,我向父母打听外面的情况。父母说都在自费制作真相光盘,散发讲真相。我就对父母说:“你们回去等我电话,我要是让你们送光盘来,你们别怕,要多少就送多少,我给警察们看看。”

第二天,我就跟好几个管教、队长分别套近乎。她们都爱跟我聊天,我讲大法神奇的事,他们可爱听了。我借机说:“给你们一点真相资料和光盘,你们敢看吗?”她们的反应都是:“不会出事吧?”我说:“保证没事,就说别人给的光盘,不知咋处理,只好交到劳教所。”队长们说:“你真行,还是你有办法。”就借给我手机,我给家里打电话,要来了好多份光盘和真相资料。到了接见日,我妈把东西给送过来,队长检查之后,先拿走了一份,然后我一份一份送给管教和队长、警察。过了几天,她们都来问我:“那里边的内容都是真的吗?”我说千真万确。她们很受震撼,更明白“天安门自焚”案是栽赃大法了。

队长们总怕有人把这事漏出去了,后来开大会的时候,故意表扬了我,说我把光盘上交劳教所,给我减刑2天的奖励。被关在劳教所的同修知道我这样让她们看了完整的真相,都很高兴。

(二)劳教所里的大法日

一次奇迹的法会

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就要到了,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商量,开个法会,看我能不能这天借到钥匙。

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五月十三日正好是休息日,一早我就找值班的队长,队长二话没说,就把大教室的钥匙给了我。

上午十点开始,我约好大法弟子五十多人,到会议室开法会。我们先在黑板的中间用英文写上“祝师父生日快乐!”然后又在两侧也用英文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在黑板前面的桌子上放了一包瓜子,一杯茶水,东西虽小,但意义重大。大家集体向师父鞠躬之后,切磋以后怎么样在劳教所里证实法,还有在劳教所里面说过错话,写过“四书”的人,今后应该如何悔过和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同修们畅所欲言,你一言我一语,表面上很激烈,但其实又非常祥和。看到这情景我非常感慨,后来做了几首诗:

其一
心念纯正乌云开
放下生死神力来
行凶叫嚣烂鬼闹
正念一出化尘埃

其二
同入红尘有誓言
心念不正毁圣缘
花开花落泥中陷
层层灭尽无终年

其三
做神做鬼一念间
千钧一发莫等闲
光明磊落回大法
洗净污垢归先天

其四
大圣被压五行山
风霜雪雨五百年
圆满修劫尘封去
冲破重山通九天

法会期间,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一直在微笑着,佛光普照,一直在这给我们看场。正如《转法轮》中讲的“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

最后被人发现,报告了值班队长。队长赶紧来收回钥匙,气得警告在场人:谁也不许声张,谁声张就整谁。其实是队长怕担责任,更因为她明白真相,也没追究我。

这次法会虽说只有四十五分钟左右,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光彩,高兴、自豪,无以言表。

扫除污浊

第二年的“5·13”大法日,是借不来钥匙了。在这之前,我一直在想,怎么在大法日给师父献上一份厚礼呢?到五月十三日这一天,我终于开窍了。

不久前,劳教所弄来一批造谣攻击大法的书,放到各班监舍里当教材。那天晚上,我到各监舍里转悠,把所有污蔑大法的书都收集起来,放在我的铺底下,共计45本,我要把这些污染众生心智的败物清理掉。

我正念求师父加持,晚上一点,开始拉肚子。值夜班的人跟着我,看真是腹泻,就不再盯梢了。每次去厕所带几本,我小心翼翼地将书上的师父照片撕下来,放在兜里,然后把书尽量撕碎,肚子也真配合我。我不停地冲水,轮换着用马桶,以免堵塞了下水道。就这样一个晚上,把这些诽谤的书都处理掉了。

第二天早上,大便池都堵了,楼道里到处是臭水。我很积极,用拖布拖,用木棒捅便池,在外边用竹条子通下水道,通开后还能看到一大堆书的碎片。然后又擦楼道,忙了半天。次日开会,队长专门表扬了我,不怕脏,不怕累,表现突出,减刑两天。

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师父对我的奖励。我做的这些没有一丝是为自己的,都是为修的别人远离罪业,修的是无私的为他的心,干的只是表面的事,真正的难度和阻力是师父化解的。

(未完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