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满身疾病,活的又苦又累,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每天快乐、幸福的生活着。现将这段美好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喜遇大法 脱胎换骨

我从小就喜欢念佛,对佛有一颗敬仰的心,但一直没有走入佛门。上班组建家庭后,更是忙,追求名利,把身体搞的一塌糊涂,全身十多种疾病,高血压、高血脂、腰、腿痛、全身肌肉僵硬、内脏也没有好地方。

由于病痛,脾气也不好,经常和家人发火,三句话不对,火就上来了,一生气腿就站不稳了,家庭气氛搞的很紧张,第二天就得看医生。

那时我常想,我活不了多少年,或许哪一年就没命了。由于经常看病,和医院的大夫都熟了,而且我的病,他们也无能为力治不好。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一位大夫给我一本《转法轮》,说你看看吧。由于受中共谎言毒害,当时我半信半疑,拿回家一看,原来这么好的一本书,书中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常常激动的热泪盈眶,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

开始时,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要忍。就这样要发的火就忍下去了。由于我的变化,家庭也和谐了。除看书学法,加上炼五套功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不到两个月,一身病全没了,再也不用吃药往医院跑,走路一身轻,像换了一个人。心情愉快,整日沐浴在佛恩中,太幸福了。因此从修炼一开始,不管家庭、社会压力有多大,吃多少苦,邪党谎言怎么造谣抹黑诬蔑大法,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通过学法得知,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你如果真心修炼,慈悲伟大的师父才能把病拿掉。记得刚开始修炼就觉的有法轮在全身转,是师父给调整身体。还有一次,看见一屋子的法轮在飞,那是师父给清理家庭环境。

以前我供了很多佛像,弥勒佛、观音菩萨、释迦牟尼等等,而且请佛像目地不是修心向善、返本归真,而是想求发财、平安、祛病,所以佛像上并没有真佛,都是些不好的东西。因为我修大法了,师父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清除了。现在我家佛堂上只供师父一个佛像。

真的非常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点悟着我,让我知道了那么高深的法理。其实佛法是更高的真理,不是迷信。迷信是共产党的无神论搞出来的,不让信不等于没有,三尺头上就有神灵。

二、讲真相救人

通过大量学法,我明白了大法师父的慈悲,在人类的危难时刻救度众生,而大法弟子是有助师救度众生的使命和责任的,也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只有让世人明白真相,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才能躲过人类的大灾难。

从二零零五年开始,我就讲真相救人。那时心性上不去,迫害也比较严重,我不敢和外人讲,就从家人、亲朋好友、同事、同学开始做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因为我原来一身病全好了,是修大法修好的。人们都很认同大法,所以基本都同意三退。

讲真相救众生也是个修炼的过程,在不断去掉人心、各种执着的同时,也不断的扩大着救人的范围,从大街、小巷、集市发展到农村。这十多年来,方圆百里的农村我都去过。有的大村庄去过好几次,小村庄去过一、两次。由开始给一人讲,到同时给几个人讲,再到進麻将馆,跟一屋人讲,然后一桌一桌的退,一次能退二十到三十人。十多年,最少给一万多人做了三退。

有一次冬天到农村,村里街上没有多少人,我一条街一条街走,只退了三个人,我看到只有麻将馆里的人多,心想能不能進去呢,这时过来一个人,他要進麻将馆, 我和他说,我能進去吧?他说能,我就跟進去,说明来意后讲真相。人们说保平安还不好吗,大家把我带去的台历、挂历、光盘一抢而光,并都做了三退,这次共退了二十三人。我还告诉他们给家人退,他们都说谢谢。

在另一个村子,有一户人家正在脱玉米,有九个人在院里,我進去给他们讲真相,其中有两个是老党员,有一个人说:到年份了,退了吧。那九个人都退了,还拿了一些真相材料。

去年秋天到一村庄,有一家人盖房子有十个人,我给他们讲完真相他们非常客气,都高兴的做了三退。他们大部份是党员、村干部。当时快中午了,他们要留我吃饭,我说谢谢,能把你们救了比吃什么都好。感动的例子太多了,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我每天讲真相回到家,先给师父上香,替得救了的众生谢谢师父。

到农村讲真相,走的早回的晚,交通不便。我就让出租车在村口等着,讲完再坐回来,有时为了节约费用,来回换好几次车。十多年,为方便我都是一个人出去,但在师父的看护下,都能平安返回、化险为夷。有时一進村就有骂的或要举报,只好返回。回来后学法向内找,找到人心执着,提高心性等心态稳定后再出去。

其实每次去讲真相,师父都给铺垫好了,在修炼路上我始终坚守一念,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给师父丢脸。师父时时都在身边,有困难时就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

三、村支书的觉醒

今年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到一个比较偏远的农村讲真相。一進村,路边树荫下坐着两位妇女,我给她们讲大法洪传世界,江泽民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正说着,后边有人喊,你还敢讲这个,不怕有人抓你。我回头一看这人在村口照壁的墩子上坐着,我就转身给他讲去了,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二十多万人起诉江泽民;无神论毒害中国人;大法的美好,讲到民间传说,我儿时就听老人们说的一句话:“十份人死七份,剩下三份还拔好人”。这句话一直铭刻在心, 但不知怎么拔人。修大法后,我明白了,退出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就是在拔人。他听的很认真,再没说过不好的话。

我看他不是一般的老百姓,我说你是村支部书记吧,他说是。我说:法轮功救人。共产党害人,天要灭中共,我给你起个化名把那个党退了吧。他爽快的同意了,并且拿了《起诉江泽民》、《明白》、《希望》、《我们告诉未来》、《九评共产党》和护身符等资料。他拿的周报正好是“五·一三”法轮大法日庆祝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他一边看一边自语,都传了二十五年了。我说:是呀,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十八年了,也没迫害倒,赶快醒醒,救自己的家人、村民,你们村有你这样明白的书记,真是村民的福份。你们村人如果都能躲过大劫难,你真是积了大德了。我在你村转一转,你不要管,他说行。我说:我先替你们村民,谢谢你。他开心的笑了。先前那两个妇女也听明白了,作了三退,其中一人说你真有文化,我说都是我师父给的。

转到村中间,又迎面走来一位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士,是位村干部,好象喝酒了,但不是很多。我拿出一个护身符给他,他一边看,我一边给他讲护身符上那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了。 我靠近他耳边说,起个化名把党退了吧,叫某某,生命归神管,平安、幸福。他高兴的退了。一般村干部身边有其他人,不敢叫别人听到,得讲方法。旁边有两位女士,我给她们讲她们不退。这位干部说,你放心吧,我给做她们的工作。我真心为他的善举高兴。我告诉他们自己退的方法:如果自己不能上退党网站,就写在一元钱后边,大名、小名、化名都行,入过什么退什么,三尺头上有神灵,你让神灵知道就行。

村子不太大,转了一圈退出二十多人,其中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党员。还有啥也没入过的人也很多,我就给他们发护身符,教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会得福报、健康、长寿、平安。他们都高兴的接受了。所有接触过的人,我都告诉他们,让家人赶快三退保平安。

其实每次下农村讲真相都是师父给铺垫好了,弟子只是动动嘴。跑跑腿,世人真的觉醒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