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朱文华被毒打致死情况补充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南开区法轮功学员朱文华,男,大专学历,曾是天津市国际暖通设备有限公司业务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在天津港北监狱被狱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时年五十四岁。

二零零三年五月,朱文华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朱文华被非法超期羁押了十个月,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在天津市南开区法院被秘密开庭(开庭期间没有通知家属,有家属接到通知时早已过了时间)。庭上朱文华抵制迫害,庭审就匆忙收场,又把他拘禁在河西政保处。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法院下判决书将朱文华非法判刑八年并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迫害。

朱文华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曾受到恶警非人的折磨,脊椎被打断,一条腿打折,他拖着一条腿走路,落下终身残疾。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朱文华在天津港北监狱被狱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当日深夜,监狱通知朱文华家属,谎称朱文华由于心脏病发作当日死亡。家属接到监狱通知后来到医院,朱文华遗体周围有恶警严守,根本不让亲人靠近、查看。

以下补充揭露朱文华被毒打致死前后经过及相关信息:

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天津市港北监狱的五监区二分监区警员刘超指使服刑人员王剑锋(家住天津市河北区建昌道彩霞里)、张笛(家住天津市东丽区务本三村)、冯杰(家住天津市南开区密云路第二染整厂宿舍)、张庆国(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人)将法轮功学员朱文华挟持到二分监区储物室,对外宣称因朱文华绝食,要对他进行“学习教育”。当时该分监区的大部份服刑人员正在工区劳动,留守在监室的几个包夹人员(由犯人充当)和夜岗人员(由犯人充当)目睹了那一幕,他们都知道朱文华面临的是一场酷刑,因为这样的事情在港北监狱是经常发生的。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约六、七个小时的残酷折磨,终于将朱文华活活打死。在此期间有未参与酷刑的其他服刑人员利用一些短暂的机会,见证了朱文华被毒打的瞬间,亲眼看到恶犯张笛对朱文华重拳直击,也看到另两名恶犯王剑锋、冯杰紧拉按压朱文华的胳膊和肩膀使他无法躲避打击。有一段时间,众犯人听到储物室里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鸟叫”声,声音十分哀伤,人们估计这是为防止朱文华的痛苦喊叫声被外面听到,有人捂住朱文华嘴巴时漏泄出的声音。随后又有人看到在四名恶犯的围绕中,朱文华趴在地上蠕动着。当时整个分监区内气氛异常凝固恐怖,没有人敢去正式看一看储物室里的状况。

大家心里清楚,狱警刘超此刻正在监控室里从监视屏中观看储物室里发生的惨状。朱文华在地上双眼圆睁,一动不动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现场的四个恶犯感到有些不妙,惊恐之中向刘超作了汇报,至此刘超才胆胆突突地将情况报告给上级。

此次对朱文华实施酷刑,是当时的五监区监区长张士林授意,副监区长宋学森策划,警员刘超亲自布置监督,王剑锋、张笛、冯杰、张庆国积极参与实施的对朱文华的谋害。事前副监区长宋学森曾严令: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转化工作由专职的警员刘超全权负责,由犯人王剑锋、张笛、冯杰、张庆国具体实施,其他警员和犯人禁止打听过问。(此前一段时间,上述四恶犯还曾对法轮功学员张祥骏在储物室进行过数小时的暴力殴打,一度令张祥骏所在班的其他犯人惊恐颤抖,因为他们见到张祥骏夜晚脱衣睡觉时大小不等的青紫伤痕遍布全身。)

在得知朱文华疑似死亡讯息后,当时的分监区长吴景祎紧急赶到现场时,发现朱文华已是躯体僵冷,双眼圆睁,死不瞑目。吴景祎恐慌中将朱文华抱起,命犯人拿被子搭着朱文华送往狱内医院,狱医、狱警用各种办法都没有合上他的双眼。

四个恶犯王剑锋、张笛、冯杰、张庆国,其中王剑锋是狱警任命的包夹转化组组长,是另外三人的头领,此人直到刑满释放前,都在不遗余力的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此来向有关的警员献殷勤;张笛作为一名打手,崇尚暴力,他的哥哥张斌也曾在此监狱多次服刑,亲自参与过在独居室对束缚在地锚上无法动弹的周向阳、李希良、杨鸿泽等法轮功学员的肉体上施加凌虐,亲自殴打过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并将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心得传授给张笛,以致后来张笛折磨法轮功学员王亚杰和张金水,并痛下狠手将法轮功学员吴殿忠打残;冯杰一贯表现出对法轮功学员切齿仇恨,不仅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还以自己有丰富的对法轮功所谓‘斗争经验’自居,时常谩骂其他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力度不够,经常扬言如果自己出马,没有拿不下的法轮功。

整个朱文华被暴力殴打折磨致死过程,都被储物室里的监控录像所记录。为掩盖罪行,七月二十二日,警察让犯人张进财把储物室的监控器拆掉,还要求他把拆掉监控器后墙上留下的钉孔等痕迹用白灰糊上。整个监狱更是发动各个监区共同粉刷墙壁,对外宣称港北监狱要争取评选部级监狱,粉刷狱内所有监室墙壁是评选准备工作的一部份,其真实目的是为配合掩盖朱文华被害的那间储物室的墙上曾经安装过监控器的所有痕迹,让人看不出那间储物室里以前曾经安装过监控器,这样便可对外谎称该储物室里没有安装过监控设备,从而销毁迫害朱文华致死过程的监控录像证据。所有此前在该监区工作过的警员、服过刑的犯人都可以证明储物室以前是有监控的。

在监狱长的指示下,监狱侦保科警察提讯四个打手犯人王剑锋、张笛、冯杰、张庆国后,象征性的将他们送到了港北监狱八监区的严管队封闭关押。监狱此举有两个目的:第一,显示狱方对朱文华死亡事件非常重视,及时对相关犯人以隔离的方式审察,这样做不仅可以对外掩盖视听,同时也对四恶犯操作不慎给监狱造成了麻烦施以小小的惩罚;第二,有意把四恶犯藏在那种封闭隔离的环境里,以防相关消息漏泄出去,同时由狱方对四恶犯训话并指示对策,统一口径订立攻守同盟,以应对以后可能出现的家属或外来检察机关的调查讯问。

在紧锣密鼓安排、布置、演习就绪后,仅一个星期时间狱方便把四恶犯从严管队放回他们所在监区。

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这四个恶犯已充分领会了监狱的意图并与狱方达成了讳莫如深的共识。所以从严管队回来后,他们有恃无恐到处吹嘘扬言:如果监狱因为这件事要处理他们(扣分、扣减刑票),影响他们释放回家的话,他们就把所有迫害朱文华致死的本末详情都说出来……此后四恶犯果然生活得更加逍遥自在,这事也就不了了之,直到四人相继释放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和处分。

与此同时,警察对几名重点包夹人员秘密训话,传达应付狱外调查人员问话的标准答案,施以威胁、晓以利害,使这些包夹人员顺利配合了所谓检察机关对朱文华死因的调查取证。

此一事件充分暴露出港北监狱从监狱长到底层警员,为了个人的名利罔顾善恶是非,积极响应邪恶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并竭尽全力掩盖杀人真相的犯罪事实,对整个监狱内所有警察和服刑人员造成深刻恶劣影响,使这本该罚恶扬善、彰显正气的教育改造罪犯的机关单位,正义不张,邪腐盛行,其主要恶果便是整整一年之后,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又在该监狱八监区严管队被残酷迫害致死。

后来,张士林调往监狱前楼任服刑指导中心主任;范祺明从四监区教导员任上调任五监区监区长;宋学森在范祺明手下任五监区教导员一年后,到前楼狱政科任科长,几个月后又降级任八监区教导员,再后来任八监区监区长;宋学森离开五监区的同时,周巍调任五监区教导员,专职对付法轮功学员。刘超在朱文华死后调到新生医院工作,警员李明曾一度接替刘超负责管理法轮功工作,其表现很是阴损邪恶,对法轮功学员做了许多坏事。

天理昭彰,善恶有报。在此一并表达对两位同修朱文华和李希望的怀念。愿海内外所有善良正义人士共同携手,抵制并结束这场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反人类罪行,揭露相关人员的罪恶行径,使之绳之以法,还人间正道。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