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县杜贺先绝食抗议30天 父亲控告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杜贺先被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30多天。家属多次找郭军学要人,而郭却以各种理由推脱,说自己做不了主。

10月25日,家属为杜贺先聘请了北京律师维权,并于当天上午在保定看守所见到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杜贺先。交谈中,律师得知,前些天是几天被野蛮灌食一次,近一段是每天都被野蛮灌食一次,给杜贺先造成的痛苦无以言表。随后,家属和律师马上又回到雄县国保队,要求立即释放身体已非常虚弱的杜贺先,国保队警察国会民说:“郭军学没在,说等他回来商量商量再答复。”

日前,为营救自己女儿,杜贺先年过花甲的父亲杜福元依照宪法赋予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检举揭发控告的权利,对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郭军学和张保中等人滥用国家刑法、肆意践踏公民人权的违法犯罪,向雄县检察院、雄县政府法制办等提出控告。

下面是杜福元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部份事实与理由:

2017年9月26日下午,身为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副大队长的郭军学、张保中,带领十几个不法之徒突然闯入我女儿杜贺先租住的院落,对我的女儿杜贺先和连同当时在那里的我的小女儿杜爱仙,实施了绑架。

据我的小女儿杜爱仙回忆说:当时郭军学、张保中带领的十几个不法之徒像一帮土匪一样,进了院子不由分说,就把她们姐妹俩的胳膊和双手反铐到身后,架上一辆警车,直接把他们姐妹俩劫持到距雄县县城20多里外的昝岗镇派出所非法拘禁和审讯。

第二天即九月二十七日下午,这些人放回了我的小女儿杜爱仙,而我的大女儿杜贺先却被郭军学、张保中等人劫持到位于保定清苑区的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我的女儿杜贺先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已经一个月的时间。

10月25日上午,北京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杜贺先一直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她的不公正对待。雄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看守所,无视我女儿的绝食抗议,拒不停止对我女儿的不法侵害,采取野蛮灌食的手段对我女儿加重迫害。据律师讲,我女儿的身体现在很虚弱,走路需要两个人架着,身体健康状况,十分令人堪忧。

在这里,我不想说,郭军学、张保中等人的强盗行为,多么粗暴蛮横。我只想说,郭军学、张保中等人,给我女儿杜贺先强行冠以“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已经构成滥用国家刑法、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

郭军学、张保中的犯罪,不仅对我女儿杜贺先个人的人身自由、生命健康等基本人权构成了不法侵害,而且对我女儿具有的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也构成了诋毁,侵犯了宪法规定的公民信仰自由。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教人以真善忍为准则修心向善,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在短短的十几年已传播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了各个民族,各种肤色的人。鉴于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为人类心灵健康和身体健康做出的杰出贡献,来自世界各国政府的褒奖达到三千多项。

而中共欺压百姓,利用宣传机构对民众洗脑,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这样一个邪教没有资格给一个信仰定性,更不配评价法轮功,但是即使根据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和规定,修炼法轮功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犯罪。自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共邪灵在历次运动中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两次人类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相当于三个月来一次南京大屠杀。经历过上个世纪历次政治“整人、害人”运动的人都知道,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一些人为了获得“先进、积极、进步、革命”等等的政治虚名,与自己的父母亲友划清所谓的“阶级界限”,做出了打父母、骂老师……的恶行!因为如果不打父母、不骂老师,自己就会被扣上“革命立场不坚定”、“党性原则不强”等等的政治帽子……于是乎,多少人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良知泯灭,沦为了六亲不认、不讲人性的畜牲和政治流氓小人。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江泽民集团操纵中共法院歪曲法律、陷害法轮功学员,是江泽民集团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警察、检察官、法官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中,他们无视法律,在610的背后唆使下昧着良心,相互勾结构陷,是在践踏法律的尊严,是在执法犯法。在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悲剧中,他们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法治真正健全、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