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父亲患脑血栓 一个半月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下午,八十四岁的父亲突然腿站不起来,被送去一家新开的大医院急诊是脑血栓。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这次是半边身体,尤其是腿。住院一个星期不见好转,人都快不行了,花了两万,接回我家。

我家有五个哥哥,就我一个女儿,由于我家条件好、住的房子大,就把老人接我家,丈夫也愿意(因之前婆婆病时我做的很好),接回家让村医打点滴一个星期,好些了。

第一天回家好一点,父亲就听师父讲法,他已经听了好几年。全家人几十口人有做饭、有买东西、有轮换伺候的,忙的不可开交。老人从奄奄一息被抬着上厕所,几个人架着,用绳子拴腿,才能走几步。可就在当天下午精神就好多了,第二天上午比第一天好多了,下午比上午好多了……

从坐轮椅到推轮椅,从拄双拐到拄单拐,从好几人减少到一个照顾他,再到他生活自理,再到他骑三轮车甚至要帮我擦地(我没让),这期间的一个半月,他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平常人得了这病,能恢复一点也得要好几年,可一个八十四岁的老人就这样神奇的恢复了!这次可让哥、嫂们和我丈夫信服了,期间我说:“过几天还能骑三轮。”那时丈夫说:“不可能,说点别的吧!”

亲戚乡亲朋友无不说:“你爸恢复的真快!”由于大法的超常,我的大嫂、二嫂、五嫂都走入大法修炼,三嫂明真相得福报,四嫂一家都修炼,丈夫这回再也没说的了,声明三退,声明对大法对师父做的不对的地方全盘作废,支持我修炼大法,支持我家学法点,这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上午,一同修来我家告诉说:“下午派出所来人,把家里收拾收拾。”我当即回应:“我是来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是救度和被救度关系。”

下午,大嫂来学法,我跟她说一会所里来人。她说:“今天咱就不学了,楼下等着。”我问爸说:“爸,你怕吗?”他说:“不怕。”我说:“你敢说大法好吗?”他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我的病都是大法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有什么不敢说的!”我们就听法,一会透过窗户看见来了两个村委和两个派出所的片警,其中一个姓陈,曾两次参与迫害我。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经历了四年半牢狱之灾。

他们進屋后,爸爸把师父讲法录音关了,他可是把放讲法录音的匣子当宝贝。我起身给来人让座,倒茶水,片警陈说:“过来和你说两句话,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好吗?”片警陈和另一个都说:“好,好,善良好,善良好。”我就讲:“我被迫害的身体五公分的大瘤子还是多个的,不都是炼好了吗?一分钱没花,我爸脑血栓一个半月也好了。赶快把你的党退了吧。”

陈就问我爸身体怎么样?还认识他吗?我爸说:“认识你,我女儿可是养着我,你再……”陈说:“不了,都好就行。”起身就走。我赶紧告诉陈:“陈大哥退了吧。”他“啊”的应了一声。另一个片警问他姓他不说就走出门了,前后三分钟就过去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