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兰州赵婷被戒毒所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兰州市安宁区法轮功学员赵婷女士,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被城关区五泉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拘禁在兰州市戒毒所(位于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湾)。

赵婷女士是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临夏路街道办事处的干部,一九九九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十八年中,赵婷与丈夫遭受到十次非法关押,五次抄家,难以计数的上门骚扰,赵婷被逼长年流离失所。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五泉派出所实施所谓的“敲门行动”,在跟踪赵婷的丈夫王玉清后找到赵婷现在居住的地方,并蹲坑等候,在赵婷下楼取快件时将她绑架,非法拘禁至今。

以下是赵婷的自述。

我丈夫叫王玉清,是兰州市西北师大实验中学(原兰州市第四十五中学)体育教师。家住兰州市安宁区邱家湾三十五号一零一室。

丈夫一九八七年得了乙肝,经多方治疗效果不佳,九二年病情不断加重,九四年转为局部肝硬化,每年几乎都有一半的时间躺在医院里,九四年七月因阑尾穿孔动了一次手术,九五年五月因肛瘘动了四次手术,病痛折磨得丈夫生不如死,我因照顾丈夫和年幼的孩子不能上班,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我们一家喘不过气来,我几次都动了轻生的念头。

就在一家人在绝望中苦熬时,在朋友的帮助下,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有幸喜得法轮大法,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看着丈夫修炼后一天天的变化,我好象又看到了希望。一年后,丈夫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又走上了工作岗位,从此丈夫兢兢业业的工作,业余时间校园的花坛象似承包给了他,篮球场坏了,丈夫主动去修好。丈夫一改过去的暴脾气,待人也和善了,在家尽量多做家务,腾出时间让我上夜大,一家人过上了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

我自小体弱,有先天性心脏病、神经衰弱,腰椎摔伤做过两次牵引手术,类风湿关节炎、子宫内膜异位症,还有气管炎、哮喘、糜烂型胃炎等,病痛折磨的我生不如死,走路扶墙,晚上只能坐着睡觉。一九九九年元月宫外孕大出血又动了一次手术,术后七天腹胀不通气,痛的我满床打滚,医生通知我第二天再次手术。

看着熬红双眼的丈夫,我痛不欲生,再无勇气承受病痛的折磨,我请求丈夫将我带回家,不要做个孤魂野鬼。我同意丈夫的建议:回家修法轮大法。他便将我带回家。到家后他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躺在床上开始阅读。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我将读了一半的《转法轮》放在枕边,关灯后准备睡觉。忽然,我看见在我盖的被子上方有一个近一米大、金光四射的法轮在飞快的旋转,我惊呆了。忽然感觉有两只手插入了我的腹部,猛的一扯,我疼得“啊!”的大叫一声。丈夫赶紧打开灯,问我怎么了?我将身体的感觉告诉他,他高兴的说:“师父管你了,给你清理身体呢!”正说着腹中如开锅一般,一会儿便通气了。

过了两天此种情况又出现了一次,之后我便能吃能睡。十几天后我就去上班了。从此我身轻如燕,至今再未吃过一粒药,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舒服美妙。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言表。

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流氓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丈夫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却被这样诬陷、迫害,丈夫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次去省政府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七月二十二日我们家被强行抄了,而后就是公安、派出所、街道、单位不断的骚扰。八月三日因丈夫拒绝写所谓的保证而被再次非法抄家。

九九年十月一日,丈夫因去庆阳西峰市看望同学被西峰公安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周,其间遭犯人体罚、殴打,后由原四十五中学校长张其纲和十里店派出所民警牛为民带回,所花费用五千多元均从丈夫工资中扣除,并送兰州市安宁区元台子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丈夫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兰州驻京办,后由牛为民和张其纲一行五人从北京接回,所花费用七千多元均从丈夫的工资中扣除,我们家也因此被再次非法查抄。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十里店派出所邓教导员带领二十多人又一次非法抄家,当我向他们索要搜查证并警告他们是知法犯法时,邓教导员居然破口大骂:“老子包里有的是,要几张随便给你开。”随后把丈夫绑架到十里店派出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忍无可忍的我带着给江泽民的一封信,和丈夫、孩子一起进京上访,我们还没到信访办就被非法抓捕,我和九岁的儿子被关在房山区看守所,在那里恶警们连一个九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劈头盖脸的毒打,我的心碎了,也明白了谁好谁坏,我从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大法弟子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从此我坚定的走上了修炼之路。从北京回来后我被非法关入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丈夫再次被十里店警察牛为民绑架送平安台劳教所劳教,后被送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全家再次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但在途中被安宁分局政保科恶警陈志刚等劫持回来,我被安宁分局拘留十五天,后因绝食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七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我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迫害近半年,于六月四日重获自由。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我再次遭到城关区政法委书记董建民和临夏路街道书记芦福全、综治办主任张三杰(原临夏路派出所副所长)的绑架,准备送往兰州市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我被逼走脱,从此我过上了有家不能回,生活无着落的流浪生活。

二零零二年九月,安宁区政法委和市公安局再次将丈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期间洗脑班书记祁瑞军、主任罗玉成等对丈夫进行了残酷的迫害,背铐一星期左右,逼丈夫交出我,在迫害十五个月后才获自由,期间十一岁的孩子孤苦伶仃、食不果腹,每夜都在惊恐中度过,小小年纪就经历了骨肉分离的悲伤。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市公安局以保奥运为名,绑架了正在单位上班的丈夫,同时破门而入绑架了正在家休息的儿子王浩蔚和同在一栋楼上住的丈夫的妹妹,并对两家进行了查抄,抢走现金九千多元、计算机、打印机和法轮大法书籍等物品,后将儿子和小姑放回。丈夫被绑架后没人通知家属,直到六月二十四日家人才打听到丈夫的下落。

这种行为是谁在犯法?是谁在践踏法律?是谁在有法不依?是谁在侵犯人权?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写给参与迫害的警察:

修炼法轮功,起初只为了强身健体,后来随着炼功,慢慢的让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可是江××出于妒忌,利用权力肆意诋毁和诽谤法轮功,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我们站出来说一句实话、讲一句真话,就令公检法人员心惊胆寒吗?非得耗神耗力耗费人民的血汗钱一次次对我们这些炼功人实施绑架、抄家、拘留、逮捕、起诉、判刑吗?兰州市的司法人员,你们真的惧怕本地好人多吗?你们真的那么恐惧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炼功人吗?甚至不遗余力的宁可从头至尾非法操作、不走程序、不讲法律,公检法联手将兰州本地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往洗脑班、戒毒所、看守所、监狱等地方送,送的那样心安理得。当你们低下头看自己的人生之路,前途一片茫然的时候,你可知道,你在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堵死了你自己未来的路。

五泉派出所强行让赵婷迁户,唯一的理由是赵婷修炼法轮功,辖区片警和派出所不愿意接纳辖区内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那么派出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警察公然违背法律规定,肆意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来挟制赵婷迁户或者选择转化。这就是兰州市城关分局警察执法犯法的事实。面对法轮功学员,今天的城关分局仍能公然不讲法律、公然违背宪法对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保障,公然违背刑法第三条“罪刑法定原则”侵犯公民的人权,无视刑法和宪法保障公民信仰权利的条文规定,同时城关分局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公然挑衅着《警察法》和《公务员法》对警察执法的约束,也在对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公然敌对。可是面对全国各地司法机关频频释放法轮功学员的事实,作为城关分局的负责人是否想过,像张越、李东生、王立军那样被绳之以法,像苏荣、虞海燕、王三运落马,都是他们长期以来跟随江××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遭的报应,城关分局的负责人能够指示分局警察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明目张胆的目无王法、践踏法律、迫害无辜,可否想过你的行为带给自己的后果——生命承付不起。

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正视法轮功真相,给“真善忍”应有的位置和尊重,那才是我们生命本性的选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