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过程中整体提高、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我地区A同修曾屡遭迫害,在向民众讲真相过程中再被警察绑架。

—、与家属交流

听到A被捕的消息时,她丈夫非常生气,反对营救,不想管,赌气的说让她在里面呆着吧!她两个妹妹对于营救也很反对,原来都很支持大法,姐姐被迫害后就都反过来了。她妈妈也是同修,出现小脑萎缩的假相,需人照顾,在她大姐家住。我们去她大姐家,她大姐虽然没那么激动,但也明确表示不管。

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呢?我们想,她丈夫是她最近的人,先从她丈夫这边打开心结。我们知道,她丈夫打工上班挺辛苦的,下班后得自己做饭洗衣服。这时,同修们包了很多饺子冻好后给他送去,还有送菜的,送干粮的,让他下班自己热热吃。快过年了,同修去他家,帮他打扫卫生、洗衣服。在看望他的过程中不断的给他讲真相,同时修自己。

刚开始, A的丈夫说:你们有政治目地,有国外支持。我听后跟他争辩,我们没有政治目地(其实都是用人心跟他辩)。去他家几次他都这么说。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我觉的不对劲了,他为什么总是这么说?我应该向内找了。回家学师父经文:“你们执著大法不参与政治,他们就叫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有国外势力”[1]。那么,怎么才是不执著呢?哦,我不能跟他争辩。从法中悟到了,我就有了智慧和平和的心态。我说,“你的认识咱们保留。”然后启发引导他自己去思考和判断,我说:“你看,你媳妇在家做什么你是知道的,她是不是就看《转法轮》这本书?这本书你也看过,教人做好人,早晨起来炼炼功。她不做别的吧!你家有关于参与政治的书、文件、纲领、枪等吗?警察也到你家翻了,找出有关参与政治、打倒谁的证据了吗?如果有这些,你也不会干的,你也不能让她学,对吧?”此后,他就再也不说参与政治的问题了。

然后,我们就跟家属商量想请律师为A辩护。家属一开始不同意,说这是跟政府对着干,本应该判三年,这样就得判四年,等等说词。我们就一个同修讲道理,另一个同修发正念。最后,正的能量场解体了家属背后的不正确观念和干扰营救的邪恶因素,家属同意请律师了!而家属在与律师见面后就变了,心里有底气了,转而感激同修,并说是邪党恶了。

二、通过营救同修整体提高

我们组成了各片大组学法(在注意安全的基础上),遇到问题各片及时交流沟通,向内找。如:交流向内找。当听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后,我们第一念是怎么动的?站没站到旧势力那边去?是否有找同修不足的心?交流中,很多同修都找到了对A同修依赖的执著心,自己不能担当,把责任事情推给了A,使她没有时间学法,忙于做事;时常夸赞她几句,结果害了她,使她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以及看到她表现出的人心,碍于面子不说,助长了她的人心。我也找到了自己有怕被迫害的人心,也有对A同修的妒嫉心,还有显示心等人心。

1、真相币问题

当听说A同修被绑架时身上带着许多真相币时(后来知道没有那么多),每个人第一念是怎么动的。真相币是师父肯定的,是救人的,不应成为邪恶迫害的理由。交流中同修都曝光了自己不正的想法,同时在法上归正。结果,派出所警察把A同修身上带的真相币都还给了家属。

2、摆正请律师的基点,修去同修情

当听到有同修说大家营救A是因为有情,换一个同修还能这样做吗?听到这些,我们无条件向内找,我们肯定是带有同修情的,有分别心,不然就听不到这些话了。如果换成一个我们认为不太精進的同修,我们可能就不会这么用心了。我们发现,因为有同修情,所以请律师的基点也不够正。我们悟到,请律师就是为了让当地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在当地开创一个好的救人环境,救度更多的众生,一切都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营救而营救。这样我们放下分别心和同修情,本着救人的心去做。

3、所谓累犯问题

我们聘请了一位很知名的律师,律师到检察院阅完卷,会见A同修后,却说不想为A继续代理这个案子了。他一再强调说A刚被判过刑,刑满不久,是“累犯”,现在中共又出了一个什么新解释,对A很不利。检察院也说A有所谓前科,是“累犯”,应重判。

针对所谓累犯问题,我们各片進行交流:认识到是中共一直不断祸害人,中共才是累犯;我们是随师父正法救人的,我们做的事是最神圣的,况且就是依据人间法律我们也是合法的。大家的观念转变了,破除了不正确观念的干扰。

4、把法庭变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场所

确定开庭时间后,我们统一发正念,要用正念把法庭变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场所,结果真的实现了。开庭时各社区派去了代表,去了很多人,只给家属留了少数几个位置,后来家属又找人加了凳子。同修的正念配合,加上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在场的人都明白了信仰法轮功是无罪的,修炼法轮功合法,是中共邪党太坏了,对无罪的人还要判刑。开庭的过程变成了救人的过程。

5、炼不炼的问题

开庭后家属去要人,法官说,要A说不炼了就放人。针对这一问题,大家交流向内找,是不是我们还存在着对信师信法不坚定的问题,及对法的认识不足问题。针对整个整体,有七·二零迫害开始后说不炼了的,也有在不同邪恶环境下被迫说不炼的,我们都应找找这些思想根源。营救的过程也是大家整体提高的过程。

6、外地同修无私配合

在营救同修过程中,外地同修给了我们很大帮助,来我地交流切磋,真的体现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没有地域之分,在具体事情上也为我们分担。在这里感谢外地同修了!

三、整体配合,去公检法部门讲真相救人

在听到A同修被绑架后,我们去家属那了解情况,家属当时非常生气,不想管,不出面。怎么办?同修就以家属身份去派出所了解情况。还有的同修去派出所把警察的照片照了下来。

案子交到公安局后,有同修领着A的母亲去公安局找国保人员,门卫不让進院,只能用电话联系,国保推诿不见。最后在门卫那里跟国保队长通了电话,他声称A触犯了法律,得走所谓程序。再跟他讲别的,他就不听了。

回来后,大家交流,那我们去他家跟他讲真相。两个同修去的,去了几个晚上家里都没人。我们打听到他与妻子都在他岳父家,因他岳母患癌症,需人照顾。这样我们就买上水果去国保队长的岳父家探望,为的是给其岳父及其家人讲真相,效果很好。后来他家人接到国保队长的电话,表现的有些不安,因此,真相没讲完,同修们就回来了。有同修想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该同修也曾患癌症,修炼大法后好了)告诉其家人大法好,同修就又买了水果花篮去他岳父家,但没让進屋,其岳父说他姑爷说了不算。

怎么办呢?大家商量,给其岳父写封真相信吧。信写的很感人,从多方面多角度讲了真相。把信放在鲜花里送去,可是老人没收,还是说他姑爷说了不算。

出现这种情况,大家认识到更应该向主流社会讲清真相。我们就给公安局长、副局长、国保队长等都邮寄了真相信,外地同修也配合邮寄。然后又以A同修朋友的身份给公安局长、国保队长打去电话,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在做好人等。

案卷到了检察院后,同修就陪A同修的母亲两次去检察院。在检察院,公诉科长不断的威胁同修,但同修们没有惧怕,抱着一颗慈悲心去挽救他。结果,他也都听進去了,讲了近两个小时。我们又给他写真相信,同修又去他家里讲真相,最后他说法轮功的案子他不管了。外地同修也配合给各检察长及其他科长邮寄了真相信。

这段时间,我们请了一位年轻的律师。听说案卷移送到了法院,大家交流案卷到哪我们就去哪讲真相。接案的是刑庭庭长,同修又与A的丈夫去庭长家,结果不让進,也不给开门。我们就再次写信,用精美的信封以感谢信的形式写上庭长夫人收,贴到他家门上。

后来,听说该庭长不管这个案子了,交给副院长管了。同修又与A的丈夫去法院跟副院长讲真相,讲了很多。又给副院长写信。我们以不同方式给副院长、院长寄去了各种真相资料,如近期法院退卷、检察院撤诉使学员回家的实例等等。

我们又写了撤诉申请书,外地同修帮助整理定稿。撤诉申请书让家属手抄一份,增强他的正念和信心。撤诉申请书从法律角度,及提升道德做好人、祛病健身方面,以A同修的实例讲述真相,同修看了都落泪。我们打印了很多份,每个学法小组都有,几乎每个同修都看了。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法院,由A的丈夫直接送,司法局、人大等部门是用挂号信邮寄的。

在整个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过程中,一直是有直接面对面讲真相的,有在家发正念的,大家整体配合。

四、及时跟踪上网曝光,海内外同修配合

案件走到哪一步,我们就上网曝光到哪一步,同时请海外同修帮忙打电话,解体操控公检法人员的邪恶,让他们明真相得救度。

A同修被绑架后,外地同修帮我们制作了不干胶模板及传单,我们在市内大量粘贴发放,同时加上从明慧网下载的不干胶《你们知道吗 共产党是邪教》。我们又到A同修被绑架的镇上粘贴不干胶、传单。当时在各学法组上一说,参与的人很多。

非法庭审后,我们看没有放人,又整理了开庭纪实,讲述律师拒绝法院非法要求争取合法权益的过程,及在法庭上的精彩辩护词,以当地新闻的形式散发给民众,效果非常好,老百姓喜欢要,爱看,并说“原来法轮功无罪呀”。

开庭一个多月后,A同修还没回家,针对这一问题我们又统一发正念,把正念定在解救被邪恶绑架的众生上。A同修的家人原来都支持大法,只有她丈夫不认可。当A再被绑架后,其家人、朋友都不理解了,甚至反对,那么参与迫害的人及A的家人、亲朋也都会因此被邪恶毁掉。那么同修一回家,他们相应的也就被解救了。后来法院告知,他们本想开庭后让A回家,但“六一零”不同意,让判实刑。检察院在法庭上建议判三到五年,判决书上写着,称因A被非法判刑刚满刑不久。最后,因为同修的正念配合与讲真相,法院非法判了A同修若干个月,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回顾整个营救过程,是同修整体提高大面积抢救众生的过程,里面饱含着众多大法徒从法中修出的正念、智慧与慈悲,更是师父的慈悲加持与保护。我们只是表面人这动一动,我们的思想行为符合哪一层法了,正念达到了什么成度,师父就帮我们做到哪。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