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神圣的使命 特殊的缘份(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
同修们好!

生在大法洪传的时代,幸遇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和荣耀。

这一世中,我和警察、军人缘份最深。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海军军官,转业后被安排到公安部门工作,父辈们大部份都是当过兵的、当警察的。妹妹、妹夫、外甥有的也是警察。更奇怪的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中警察占了四分之一。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我也成了一名军人,后来成为一名军官。成家了,岳父也是警察。

转业后到地方工作,我们这个单位从经理到部门负责人大部份都是转业军人。我们以前的居住小区住的都是一个部队的。那时候,我曾经以我的亲属都是警察、我是当兵的而自豪。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我的梦幻一下子被击碎!那天市公安局抓捕了几十名法轮功辅导站的辅导员。第二天我和大家一样,一大早来到市政府和平请愿,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八点钟左右,警察开始清场,打人,抓人。我当时被一个大个子警察殴打,他用重拳猛击我的头部和后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男学员被警察从台阶上打倒在台阶下……

中午,在广场中央,我看到一位过去的战友、现在的派出所警察在追赶着一位法轮功学员殴打,拳头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猛捣着,一个转业到看守所的警察也在广场上追打学员,为了迫害法轮功,当局调动了全市的警察。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至今,我们这个城市已有一百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有军中的将军、有离休的老团长、有检察官、国家优秀公务员、老师、工程师、医生等等。在中共的谎言欺骗下,有多少人昧着良心参与迫害、残酷折磨着好人。我发现昔日的同学、战友为了名利和一点奖金迫害法轮功不择手段,他(她)们的恶行被记载在明慧网的“恶人榜”上。

从那一刻起我就发愿:向世人讲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救度和挽救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众生。

下面就我向昔日的战友和警察讲真相的一些片段,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与司令员擦肩而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中共开足了马力栽赃陷害、造谣诬蔑法轮功,所谓的“自杀”、“杀人”、“杀父母、妻子”、“剖腹找法轮”、“不让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等等,电视台一天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真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世人被谎言毒害着,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为被蒙蔽的国人着急,想着怎样能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法轮功。

一天午休的时候,我在公司前的林荫道上散步,看到司令员向我这边走来。他是中将军衔,今天穿的是便装。我想和他打招呼,然而,一种力量似乎在阻止着我开口。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我与他擦肩而过。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他。这成了我至今最遗憾的事,我失去了一次最好的讲真相的机缘。讲起来,我和司令员是有缘的。八三年,我们部队搞“师团营连”四级干部培训,我是军事教官。这次集训司令员非常重视,他亲自观看教官的授课情况,并提出修改建议。

是什么原因阻止我开口讲真相救人呢?挖挖根源,是“怕”心,怕被迫害的心在阻挡着我。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一次,在公交车上,一位在派出所的战友当着一车人的面,问我:“你炼的是什么功?”当时,我没有敢回答。这个“怕”,是严重的障碍!不能再叫有缘人失去被救度的机缘。我决心一定要把怕心去掉!

旅政治部主任说:“文章写得真好,水平真高!”

一天,在街上见到了旅政治部主任。讲不讲真相呢?我的本性的一面告诉我:必须讲真相!政治部主任是管干部的,我在部队的时候曾被评为优秀政治教官,也在参加总参谋部的训练改革中因指挥训练和实弹射击成绩优秀而立功。于是我告诉主任,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迫害。主任说:“我们家的报箱里,经常有人给送材料,我看啦。文章写得真好,水平真高!”

这位主任的水平不低,他能够不被中共谎言所迷惑,我真为他高兴。分手时我送给他一张揭露中共“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的光盘,叫他回家看看。他很高兴的把光盘收下。

真得感谢那些发资料的同修们,是你们的真相资料打开了主任的心结,让他明白真相得救。

旅参谋长说:“这说明法轮功没有错,政府错了!”

十年前,在市政府附近见到了旅参谋长。我告诉他:“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准备進京和平上访,要求中央停止迫害法轮功,结果在火车站被警察绑架。我被四名警察打倒在地,警察对我刑讯逼供,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六十天后被释放。”我告诉他,進京上访被截获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被非法劳教、拘留、罚款、开除公职、判刑等,在关押期间,普遍遭刑讯逼供、酷刑折磨。

参谋长说:“政府这么严厉镇压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还到北京上访,这说明法轮功学员没有错,错的是政府。我们的政府真得好好的检查检查自己,看看到底哪儿错了。否则,一个公民绝对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上访的,一定有冤才这么做的!”

参谋长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他的老岳父在部队精简前是我们部队的师参谋长。象参谋长这样能够深明大义、能够明辨是非的人在中国大陆确实有很多。

一晃十年过去了。那天我和妻子到早市买菜回来,路上又巧遇参谋长。他已经退休,看上去有点老了,但很有精神。参谋长对我妻子说:“他(指我)炼法轮功在我们部队是出了名啦!他是我们旅最优秀的炮兵指挥干部。”

说话间,又过来一位部队的战友,旅卫生队的吴军医。我和他在一个楼住了十几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同他讲过几次真相,他都不太接受,后来慢慢有所改变。参谋长有糖尿病,吴军医身体也不好,好像是因病退休。我送给他们俩人各一个翻墙软件光盘。我告诉他们看看真实信息,看看大法书对他们的身心都有好处。用翻墙软件上网打开明慧网能看到大法书籍。我修炼二十多年了,一身的病不治而愈。二十多年来不需要吃药了。参谋长说:“好,回去看看。”

与他们分手后,妻子说:“你和他们天地之别,你红光满面,精神饱满,脸上没有皱纹,没有老年斑,显得年轻、健康。他们怎么老成这个样子?”其实,他们比我也只不过大五、六岁,可看上去都是小老头的模样,脸上布满了皱纹。

我告诉妻子,师父在《转法轮》一书中已经阐明了,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妻子连连说:“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啊!”

开国将军之子——军炮兵指挥部主任:“我退!”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下午,我在奥林匹克广场前遇到了十多年未见面的参谋长,他后来调军炮兵指挥部任主任。寒暄几句后,我便说:“参谋长,有件事得告诉您。您看现在天灾有多少?二月南方大雪,紧接着手足口病,五月汶川大地震,接着南方大水,灾难一个接着一个。天灾示警,退党保命。”参谋长说:“我申请了几次(指退党),不批。”我说:“我给您起个‘军中缘’的笔名退出来吧?”参谋长很坚定的说:“好,退出来!”

参谋长是将军的后代,五五年第一次授军衔,他的父亲被授为少将军衔,是开国将军。这位参谋长是高干子弟,深知中共高层的腐败和中共即将灭亡的趋势。真为他的选择而高兴。

我知道以前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临别时我祝他平安,并告诉他:危难之时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参谋长说:“谢谢!”

师政委向我双手合十

回家时路遇政委,他后来调到其它部队任师政委。见面问候后,我给他讲真相,我说:“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公民有信仰的权利。宪法赋予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中共在犯罪。”我讲完后,政委什么话也没有说。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双手合十,向我敬佛家礼!

其实政委非常清楚,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我们地区陆、海、空三军中都有修炼法轮功的,有许多将军、首长和他们的亲属都修炼法轮功。我们的师父曾在这个城市多次传法,师父传法期间,北京的将军还专程来到我们这个城市参加师父的传法班。那个时候,军人、警察大法弟子都是穿着军装和警服听师父讲法和洪法的。

那时候,每到周六,我都参加本地的一所军事院校的学法小组学法。这家的主人是一位师级军官。大嫂非常热情。他们家的房子是一个独立的日式建筑,五、六个房间,一个大厅。远远的就能听到大法的音乐《普度》、《济世》,小院里充满了慈悲、祥和……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有好几位都是大校军衔的师级军官,他们都是这所学校的领导。据说,这所学校有一、二百名军官和学员、士兵在修炼法轮功。这是中国大陆最著名的一所军事院校。我们这个小组还有一位离休的老团长,每次学法,他都穿着一身军装,干干净净的,红光满面,像小伙子一样有朝气。

每当回想起那段时光,心里都是甜甜的……

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后,军队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非常严重的。那时的军队是江泽民任军委主席,军队中买官卖官、走私贩私,军队的宾馆酒店里包养娼妓都是公开的秘密,军队被江泽民搞得已经腐败透顶,远甚于地方!

那位老团长曾患有糖尿病,修炼后痊愈。中共打压后,他和老伴多次被绑架、抄家、罚款。在派出所警察抓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撞,打耳光,把他打倒在地,鼻子鲜血直流,那时,他七十多岁了。二零零七年他被单位软禁八天,不能大便,回家后经常摔跤,精神恍惚,后来发展成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本地的一位将军,一生研究马列理论,遇到大法后从一个无神论者成为法轮功修炼者。这在军内外影响很大。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干休所连开三次党小组会对他实施高压迫害,强迫他放弃修炼,导致这位将军出现脑血栓,于同年十一月含冤辞世。

一位军校女老师,技术副师级。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戴手铐、脚镣、黑头套等,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投入女子监狱。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我们地区许多修炼法轮功的军事院校的军官有的是正师级的,只要坚持信仰“真善忍”就被强迫脱下军装转业。

警察说:“功名利禄全放下,日夜传送神的消息”

我的一位战友转业后,在派出所当中队长。一次去另一位战友那遇到他,一屋子的人正在玩扑克牌。我就找机会给他们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听毕他说:“有一点不理解,你们到处讲是在搞政治。”我说:“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因为上访被劳教三年、开除公职、罚款、遭警察刑讯逼供、殴打。我向政府,向民众讲清真相,这不是搞政治,这是做人的最基本权利。”他无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与一位战友交谈。那时候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他说,有个阶段他的妻子到美国的哥哥家探亲去了,几个月后才能回来。他的领导叫他到北京去抓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奖金补助很多,许多去北京的警察都发了一笔财,他没同意。他私下对朋友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而且有很多都是老人,炼功强体,祛病健身,我不去抓他们,我不挣抓法轮功学员的钱,要拿奖金,有本事去对付黑社会,抓刑事罪犯。”

那天我们谈了很多,他说:“我的儿子到八岁的时候,我就把他送到美国去,在中国把孩子就毁了。现在让他学习汉字,他的根不能丢。”他说:“听报社的朋友讲:报社有几个人,专门写法轮功的文章,都是受上面指使的。”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中,这些御用笔杆子昧着良心造谣,恶毒攻击、诬蔑法轮功,起的作用是最坏的!

他是从地方大学毕业后考入军校的。转业前在连队任指导员。分手的时候,他与我握手,他叫我多保重,最后笑着说:“功名利禄全放下,日夜传送神的消息!”

他知道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讲真相传福音是为了救人。我真心为他祝福。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微笑着离去。

(待续)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