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计就计”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晚,我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地上上下摆放着两件上衣,展开放着,很干净,肃穆。但感觉到是很古很古时候的青衣,我很害怕,因为就像古代人死后装老的衣服。我不理解,很奇怪,总觉的有什么事要出现,突然一个平和的声音传过来:很久很久就安排了这件事。

二月二号,我和妻子(九七年曾炼功,后来不炼了)到市第一医院拿给妻子检查的结果,医院工作人员说:级别有点高!我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回答说是高级别的膀胱肿瘤,就是膀胱癌。当时真如晴天霹雳,怎么也不相信她会得这种病,平时身体棒棒的,在单位风风火火,做事又快又好,在家里家务全是她一个人承担,是公认的能人。我有时做证实大法的事,很少管家务。都是她把家安排的有条有理,这一下家全乱套了,真是天都塌下来了。

我们经过考虑到省医院去动手术,当时在学生群上发了一个消息(我是教师),看看到什么医院好。二月三号下午,我们到了协和医院并住進了医院,四号上午动手术,五号输液一天,六号天黑时回到家,虽然中间有许多麻烦事,但程序很顺利,别人好像等着我们,没有预约却一切非常顺利(在大医院不事先预约是不可能有床位的)。二月七日是大年除夕,可我不会做年饭,餐馆订年饭的已满员,我和孩子们只能自己做(平时都是妻子做)。我都不会做,总算七拼八凑应付过去了。

手术后要灌注,可那药对人的刺激特别严重,每次总是三~五分钟要解小手,一次比一次疼,有时一分钟解一次,(打电话问医生,医生说别人好象没这么严重,实在不行就来住院吧)并且要人扶着,我的大腿每次都被她掐的生疼,整天整天都是这样,如果不解小手,就会象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向外爬,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难受极了。

祸不单行,我们一岁多的孙女又被开水烫伤了,家里乱糟糟的,每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生怕再出什么事。我问妻子:孙女烫伤那么严重,疼的那么厉害,你怎么问都不问一声?她萎缩的坐在床头,头很低,很微弱的声音说:“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怎样,我能管谁?”真是“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1],她人瘦了,精神状态差到了极点。

我叫她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帮她发正念。有时好一点,但作用不大。我想,谁也救不了她,天下只有师父能救她,我很严肃的对她说:你修炼大法吧,只有师父才能救你。她眼睛一亮,沉思了起来。下午,儿子来到床前,对她说:妈妈,你还是象爸爸那样,修炼法轮功吧,我认为只有师父才真的能救你(儿子明白真相,每次都称李老师为师父)!晚上儿媳妇也说:妈妈,你炼吧!女儿也劝她妈妈修炼。这时妻子咬咬牙说:我不炼就不炼,要炼就一修到底。她下床给师父法像合十:师父,我要修炼了,一定坚修大法到底,随师父回家!

第一次炼功就三十分钟解一次小手,以前都是一~五分钟解一次的。这真是奇迹啊!我们高兴的上二楼告诉儿女们,他们可都不相信,说:是真的是假的?妻子说:当然是真的,并且全身非常轻松!(其实她能上二楼也是奇迹,我们当时没想到),我们都由衷的感谢大法师父。谈话中,突然女儿拿着手机大叫:妈妈,你上二楼有一个钟头了,你有一个钟头都没解手了。

我们地区的同修经常来看她,鼓励她,给她请了一整套大法书,帮她发正念,和她切磋,她的大姐来照顾她,开始看到病情,偷偷躲着哭,看到她修大法后的奇迹,也走入了修炼。亲戚原来都看望过她,我们接他们来玩了一天,表示答谢,妻子用自己修大法的体会,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一一给他们做了三退,有的亲戚年纪大,记不住,叫我们给他们每人写一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纸条,好天天念。街坊也在议论:法轮功真的好,我们街坊有个老师炼法轮功把癌症病都炼好了,看来法轮功真的好。

两件古代青色衣服,刚开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现在我的理解是旧势力一件让妻子穿,把她拉下水,甚至威胁她的生命,感谢师尊将计就计让她走回了大法修炼,走向了生命最美好的回归之路。我根本没有叫家人劝妻子修炼,而他们同时想到劝她修炼,在中国大陆这要多大的勇气啊,一切是师父在操心啊!

那么另一件青色衣服呢?旧势力也对我進行了邪恶的安排。

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跌跌撞撞中走到了今天,还有许多心没修去。妻子开始修炼后,我的左臂突然疼痛,过了两天整个左臂毫无知觉,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争斗心、安逸心,对烟酒没有彻底放下,没修出真正的慈悲心,做证实大法项目圆容不够。同时加强发正念:铲除利用我还有执着迫害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一切按照师父的安排做,其它所有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认!我还做三件事,去执着,加强发正念。我顶天独尊,我有伟大的师父,即使和旧势力有什么签约,我不承认,就不承认,如果还来迫害我,说明你不想走入新宇宙,宇宙的特性也会解体你!

一天,我在学法小组学法,突然师父关于做大法项目要圆容的法充满我的大脑,满大脑都是师父讲的法,好象师父所有关于圆容的法都显现出来(过后却记不清了),当时天目看到无数的星星点点从我大脑慢慢散开,慢慢散开,飘向晴朗、纯净的天际。我身体内也是广阔无边、天清体透。感激的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师父啊,您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师父给我拿掉了这一难。

邪恶就是恶,一计不成,又想迫害我,让我出现象中暑的状态,我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不断地发正念,两天后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的迫害彻底失败了。

师尊的“将计就计”真是妙,旧势力本来准备迫害我妻子,师尊却安排让她走回了修炼,走向人梦寐以求的修炼之路;邪恶想迫害我,我好象隐隐约约知道邪恶想让我所谓的“中风”,师尊“将计就计”让我看清自己的执着,修去执着提高层次。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什么都可以做到,但我要勇猛精進,不要总是让师父操心,要按照师父说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去兑现自己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志坚〉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