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在教育行业工作,也会染上了一些社会上的不良习气,如孩子们在校集体吃饭时老师阿姨们也偷偷的跟着吃,所谓的尝尝,能拿的拿点,学习用具等也往家里拿,多年来已经形成自然。我修炼大法后,不但不吃不拿,而且剩余的教学用品我都上交,领导感动的说:你这事得向老师们说一说,让他们学习学习。我笑着说不必了,大法要求我们这样做的。

一、评定职称的风波

记得刚开始修炼就碰到名利的冲撞。一九九七年四月评定职称,十三人的评委十一人通过,同事领导都赞扬,自己心里也美滋滋的,觉的自己平时的努力总算被人肯定了,谁都说这个职称非我莫属了,自己也认定是一定的了。

几天后我去单位上班,看到同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表情很怪。我心里犯嘀咕这是怎么了?我找到领导一问,领导说:你评定职称的事泡汤了,正不知怎么给你讲呢!说是年限不够。怎么可能呢?同年限的别的单位都批下来,唯独我被退回(事后才知道是邪党搞得虚假顶替那一套),当时我就感到天昏地暗的,心里是落到了极点。同事说什么的都有,更多的是让我到上级去找、去闹。可是我知道我是炼功人,不能像常人一样。但我心里不甘,又放不下,左右为难眼泪常常不自觉的淌了下来,就觉的委屈、很苦。

晚上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很大的垃圾箱里,我拿着一小片用玉米秆编的席子铺在地上睡觉,不一会儿一个人也拿着一小片席子说让一点地方给他,我就往里挪了一挪,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人,同样拿着席子,我又往里挪了一挪,后来又来了一个相同的人,到最后没有我的位置了,我的怨气很大,我先来的,到最后却没有我的位置了。醒来后,我悟到人间就象一个垃圾场,我不应该在垃圾场中再争这一席之地。师父的点悟我也明白,也想放,可就是走不出常人的理,感到剜心透骨的痛。“不公平”、“不合理”在脑子中转来转去,自私的心越来越澎湃,我决定去上一级反映自己的情况。

这天早晨,我刻意的打扮了一番,拿着退回的档案要出门,就在这一瞬间猛一抬头,看到师父的像在门上方的墙上,眼睛含着泪水(其实师父的像是在另一间屋子),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像炸开了一样,身体猛的一震,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下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刚才的不是我。静了一会,我突然放声大哭起来,这次的哭不是委屈的哭,是痛恨自己不争气,又让师父为我多操心了,更对不起师父的一再点悟,不放弃我这个不懂事的弟子,从内心里有一种愧疚感,是师父牵着我的手走过了这个坎,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说来也怪,哭完后感觉浑身轻松舒服。以后再遇到名利诱惑和干扰,特别是邪恶迫害以后,恶人以我修炼大法为由,对我各种名誉和利益的侵害,以各种借口哄骗、威胁我放弃修炼,我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修得自在。那时觉的剜心透骨的痛现在回想起来觉的真是可笑,那不是师父给我提高心性和长功吗?在此我叩拜师父的良苦用心和慈悲救度。

二、“你们还真去呀?”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大魔头江泽民邪恶集团对善良的大法修炼者实行全面的迫害,特别是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欺骗众生。师父慈悲于众生,让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

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到一个村庄讲真相,正在和一个老者讲真相时来了两个年轻人,咋咋呼呼的说,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的,他说你们还敢炼,你看电视上把人烧的。我给他讲大法的真相与美好。

有一个年轻人,看着人围的越来越多,就用嘲弄的口气说,我们这儿有广播,你敢不敢说?当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把头一抬,说:敢呀!就是江泽民来了我也敢说。他说走吧。我拉着身边的同修就跟他走。

他走了几步停下来说,你们还真去呀?我说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去?他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佩服佩服。这时人群中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拍起来巴掌。看似很凶险的场面在师父的加持下就这样收场了。

三、我与家人都受益于大法

我修炼前,有多种疾病,修炼后一身轻,身体非常健康。我的一个牙齿,两边的大牙同时被虫子掏空,每顿饭后都要用牙签挑出像黄豆粒大小的饭渣,还很痛,没办法到医院拔牙,两边不能一起拔,一次只能拔一边。我先把右边的拔掉了,心想过几天我再拔另一边的,拔牙的过程真是像师父讲的,那滋味真不是人受的。右边的牙拔掉后我就开始修炼了大法,一天我照镜子忽然发现我左边的牙洞没有了,一颗完整的好牙长在那里,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做的。

二零一六年十月,我弟弟在单位值班,突然心痛,送医院抢救,医生说弟弟得的是心脏主动脉破裂,非常危险,如果做手术有一半的把握,不做手术,随时有生命危险,还得病人能挺到做手术时。要做手术时,医务人员来推他去手术室,他突然非常清醒地大声问:“我大姐在哪里?”我赶紧凑到跟前儿,他两眼盯着我,很着急的问,大姐,那几个字怎么念来的?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他,他很认真的点点头。

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在监护室住了几天后就转到了普通病房,这期间弟媳和我侄子,时常提醒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着满身的管子和仪器一天一天的在减少,而且内脏所有功能都正常。

那么大的病在医院前后住了十几天就出院了,而且恢复的非常好,这是让我家人和弟弟身边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深秋的夜有点凉,那天夜晚特别黑,我儿子开车往家赶,途中为躲避一辆停在路边没有开灯的黑色轿车,车子一下子冲進了路边十多米深的大水坑里,他和坐在副驾驶上的同事惊魂失魄的从水里刚爬出来,汽车就头朝下沉到水底下去了。而路上有辆汽车离我儿子的车比较近,由于急刹车,车子打了几个旋,就四轮朝天的翻过来,后面一辆汽车车速过快,一下子就窜上了四轮朝天的车上面,几乎重叠。我儿子和同事满身是水颤抖着走过来,问已经站在路边的几个人没事吧,那几个人答非所问的说:我们是怎么出来的,特别是最底下的车里的三个人。他们说一定是神佛保佑,就双手合十感谢上苍。我儿子心里明白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们。这场惊险的车祸,只是三辆车有不同的损伤,三辆车的八个人没有一个受伤的。若不是师尊的保护,后果不可想象,真的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这样的神奇事数不胜数。

当弟子出现危险时,师尊慈悲的保护弟子;遇到困难时,师尊慈悲的化解;弟子懈怠时师父慈悲的点悟,弟子稍有精進时师父慈悲的鼓励。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可弟子无以回报,只有踏踏实实的修炼,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让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