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不撒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佛教中讲:出家人不打诳语,因为这是心性问题;常人中说:君子不说诳语,因为这是道德问题。诳是欺骗,瞒哄,诳语,是骗人的话。可见无论修炼界还是世俗界,都不能讲骗人的话,就是都不能骗人,都要求说真话,诚实、讲信用。

西方人讲诚信,一个人没有诚信,难以在社会立足。中国传统文化中讲: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老百姓说:吐口唾沫是个钉。也都要求说话算数,守信,不骗人。交往中谁没做到,谁就失信于人,人家就会说:这人说话没谱儿;那人说话不着调;听他说话,得上南天门去听。人就很难与之共事。所以,在道德高尚的古代,有人宁可失去生命,也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信守承诺。所谓一诺值千金,一诺重千金。

可是在现今的中国大陆,中共邪党是靠谎言与暴政起家和统治的,从上到下奉行的是: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成为金科玉律。曾经是礼仪之邦的华夏子孙,在中共邪党几十年的强迫灌输、洗脑、教育下,又在邪恶党文化谎话连篇,除日期外无一句真话的现身说法的鼓噪示范作用下,上行下效的生生把大陆人打造成把满嘴谎言看作是本事,骗你没商量。而且能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心安理得。无论在家里,还是在亲朋故友、邻居、单位交往、接触中,撒谎无所不在,撒谎无时不在。为维护自己的名、利、情,处心积虑的说谎、骗人,不讲道德。人人都撒谎,人人都已成习惯,都无从觉察了。因为谎言已成为整个社会的一种性格走向:撒谎成性,撒谎成风。

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是要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但身处在这样谎言弥漫的社会环境的作用下,耳濡目染,或是在修炼前不自觉养成撒谎的习惯尚未彻底根除,如不加特殊注意,注重这方面的修为,就会带入修炼中来,也会出现张嘴就来的谎话而不自知。

撒谎是为私为我的表现,是变异观念和行为,是为争夺和保护尚未得到和已经得到的名利情。我们不是这样啊,师尊要求大法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些东西恰恰在修炼中要去掉的。所以我们必须清除自身邪恶党文化流毒影响,及时归正自己,纯正自己,使自己尽快达到真、善、忍的修炼标准。

师尊说:“道家修炼真、善、忍,重点修了真。所以道家讲修真养性,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点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点落在善上去修。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1]大法弟子都在遵从师尊的教诲,按真、善、忍这个宇宙最高标准修炼、同化。就应该说真话,不说真话,撒谎,说假话,说不真实的话,既没做到真,也没做到善。为逃脱应承受的谴责而说谎,也就更无从做到忍了。

长期以来,我一直以为真、善、忍三字真言,真和善我能做到,能做好,只有“忍”做的不好,别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了,人家说几句,都受不了。现在虽说不还嘴顶撞,还总免不了解释几句。后来通过几件事,我才发现自己真和善也没做到做好,因为我撒谎了。

我以前意识不到自己撒谎,认为自己不撒谎,但事实证明,我不但撒谎,而且张嘴就来。话一出口,自己就知道错了,不该撒谎,可也收不回来了。于是一边后悔一边告诫自己,下次决不能再撒谎了,可是下次,一不留神又顺嘴溜出,又撒谎了。如此多次,让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撒谎已成习惯,自己都防不胜防。比如:我买菜时,经常夸其菜好,为的是让摊主高兴,好接受真相币。往往临走时,都要留下一句:下次还买你的菜。明明知道下次不会买他(她)的菜(为安全,也为多救人),还要这么说。意识到不对后,买菜使用真相币时,我就改为默默发正念,并在心里一遍一遍念叨:修炼人不撒谎。好了些天,可是一不留神又说了,既然说了,我就留意记住摊主的相貌特征,下次就强迫自己必须找到这个商贩买他(她)的菜,以示自己没撒谎。渐渐的就把自己扳过来,不说那话了。

还有我给外地打工人讲真相后,有时看他(她)衣服脏破,就答应送给他们一些衣服、鞋等,他(她)都很高兴,当时就穿上了。有时就忘了给,等过些天想起时,人已换地方不在那了,心里就有种犯罪感,觉的自己骗了人家,欠了一笔债。以后就接受教训,第二天赶紧送去。即使这样有时也扑空,一次,我给一个被烈日晒的满脸通红,后背衣服都湿透的六十多岁老人送凉帽,就没找到他。虽然我没撒谎,如约而至,但心里还是很难过。

再比如:讲真相劝三退时,经常有常人问我:家住哪,姓什么,在哪个单位工作,甚至涉及到儿女等个人敏感信息。可是在中国大陆邪党和江余孽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延续的情况下,自己为了安全起见,不能如实回答。明知不对,也硬着头皮撒谎,说假话。

师尊开示:“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1]我体悟到:师尊已经亲自给弟子们做出表率。告诉弟子们不愿说,不便说,不能说的话,可以不说。一旦说出来,就必须得是真话,不能撒谎。我却忘了师尊的教导,犯了修炼者的大忌。明知撒谎不对还撒谎。我完全可以遵照师尊在《理性》经文中的开示,不正面回答,采取回避,转移话题方式来对待。

师尊还告诉弟子们,自身所带的能量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1]是啊,大法弟子修炼到今天,除了自身所带能量场外,我们说出的话都是有能量的。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大法弟子都要唱主角。我们不能跟着常人的思维走,而是要常人跟着我们的思维走。如何做好,还是取决于我们自身,根本取决于我们法学的如何,对法的理解和掌握成度、多少。

向内找自己,我发现,是我先问了人家,人家才转过来问我,这就等于是我往这方面引导的结果。认识到这一点后,再讲真相时,我不再问这些话了,果然常人也都不问我这些话了,省去许多麻烦。类似这样的事例还很多。以前没做好,现在基本上能做好了。一是法理上明白了,知道怎么做了;二是思想上重视,时时提醒自己是修炼人:修炼人不撒谎。要说就说真话,不能说,就回避不说或转移话题。

由此想到:说话夸大其词,夸张或缩水,都能改变事物本来面目,也都失真或不真。此外,我和同修交往接触中,有时也用撒谎来开脱、掩饰自己过失。说好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面,有时却因为某种原因失约,让同修白白等了半个小时,浪费了同修宝贵时间。

当下次同修见面问及此事时,我回答说:“忙忘了。”和同修见面,几乎每次都迟到,每次理由都是没车,堵车,再不就是交通管制,就是不向内找:是自己出来晚造成的迟到。这些都没做到“真”。认识到就改,改得见行动,再到见面日,我就早早从家里出来,让出等车、堵车时间,以前是同修等我,现在是我等同修。因为我修的是大法,就必须严格要求自己。

撒谎决不是小事,修炼没有小事。它与真、善、忍背道而驰,这能是小事吗?我们修炼是为了什么?不是要修圆满得正果吗?试想,哪个满嘴谎言的人能修成佛、道、神正果呢?又有哪个满嘴谎言的人能到神界和神在一起呢?决不会也决不允许有这种现象存在。所以,修炼人不撒谎,也不能撒谎,必须把撒谎的习惯改掉、修去。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