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在“敲门行动”中掉下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近来,大陆各省市邪恶搞的“敲门行动”令一些同修谈之色变,大有“新一轮迫害”开始的感觉,有的躲起来了,有的资料点停了,有的不能堂堂正正应对,谎称自己没炼了。其实,这都是没有学好师父的法,认识上没有提高上来的缘故。

师尊在讲法中讲过:“对于某些对大法掌握成度不同的修炼者来讲,所表现出来的坚定成度也不同,目前对正法形势感受也不一样,自身的状态会造成自身感受的不同,有的可能觉的形势是严峻的;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形势已经变宽松了;对于某些人来讲,可能觉的正是救度世人、讲清真相的大好时机。对法认识、理解的成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真实情况我看就是邪恶的旧势力要干它们要干的事。大家做的好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目地是不叫旧势力钻空子。”[1]

“从现在情况看,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解体了,控制人的能力不行了,整个形势对大法弟子来说越来越宽松了”[2]。

我在我这个层次从师尊的法中悟到,正法形势推到了这一步,敲门行动看似偶然,其实是针对每个同修的修炼状态来的。

从本地同修被敲门的情况看到:有的同修一直做得很好,堂堂正正走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警察都很佩服。哪怕当年被迫害的很严重,也从不妥协半点儿。本地一个七十岁左右的同修,本来是郊区一所中小学的教师,一九九九年后,警察把她列为单位的重点监控对象,时不时图谋抓去洗脑班,都被该同修的正念解体。家人怕,她说:“你们不要怕,你们怕连累你们,我走就是了,哪怕是身无分文,一无所有,我也会修下去。桥底下那里能容身,我地方都看好了。”结果家人怕她离家出走,全部联合起来对抗上门警察,不让警察带走她或骚扰她。这次“敲门行动”中,警察得知她住在市里的儿子家,就提上米、面、油等登门探望,丝毫不提大法的事,一个劲儿的问她生活有什么困难没有,完全是一副讨好相。

另一位同修,是高校教师,曾经被迫害过,走过一段弯路,但后来悟上来了,很精進。警察通过单位保卫处的人找到她,也是问她生活上有问题没,有什么要求要提,并恳切的要求她的直接领导多关照她、包容她。该同修说,自己被迫害后转了岗位,时间很受限制,希望能恢复以前岗位。结果那些人居然很肯定的说,现在你们这个问题在逐渐淡化了,我相信往后走,会越来越淡化,你的问题一定会解决的,只是时间问题,你一定要坚持啊,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另外,一个“取保候审”的同修,一直躲着警察,不让见,结果一天,她回到很久没有回的家里,却刚好和登门的警察撞个正着,在一番询问后,没能堂堂正正应对,非常遗憾。

有的同修,资料也不敢拿了,讲真相救人的事也缓下来了。还有一个同修,平时常帮同修传送资料,做得很好,结果老家亲人打电话,说派出所的人来打听过他,他便显得很紧张,也不敢在家里存放任何大法的东西,跑出去打短工挣钱,名义上说躲着警察,但集体学法和做大法的事也都被耽搁下来了,结果仍时不时接到警察要来找他照相的电话。后来和同修切磋交流,加上用心学法,他悟上来了,正念也强了,结果警察的干扰化为乌有。

……

其实,敲门行动是针对每个同修的修炼状态来的,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越是堂堂正正的,越能让来者明白真相,越是胆胆突突的,还越容易节外生枝。我悟到,我们大家就把心一放,就象当年上天安门上访一样,堂堂正正,什么也不怕,邪恶因素自灭。没有怕心的情况下,智慧、慈悲应对,更能救了来访者。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