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参加了集体学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二零一三年,我左胸部长了个疖子,我不自觉的用手把它捏的发炎了,那一块都发黑了,我自己也害怕,痛的还受不了,又没法干活,学法又不深。在家人的催促下,去医院做了一个小手术。虽然不精進,师父还是照看着,挂吊瓶的医生也不敢给挂,因为过敏很厉害,即使这样也很快就好了。

在前几天洗澡的时候,我发现以前做手术的地方,好像出现了异常,我心里有点不稳,没把自己当炼功人,我把做手术的包块上的小黑头拔出来以后,心想,看你还能怎么着。这一句话不要紧,招来了迫害,第二天那个包块就特别痛,并且鼓起来一个大包,颜色是黑紫色的。我不敢说,怕家人知道后逼着我去医院,还得强忍着痛干活,虽然不好受,但是正念还很强。

有一天,同修来找我交流了一会,她问:你怎么样,我说别提了,掀开衣服给她看,说:你看,长了这么个东西,还怪吓人的。她说:好像是个粉色的,没事,让你写个交流稿你不写,说不定写完就好了。我们说了一会话后她就走了。

粉瘤子没有消下去的趋势,好像还在肿胀,衣服一碰到就痛,还得强忍着干活。有一天家人下班回来懒懒的说:浑身不好受还得干活挣钱。我接了句:谁不是啊,就你自己难受吗?他问:你怎么了,我不自觉的说:以前做手术的地方又发炎了,你还让我干这干那,有良心吗?他要看看,我看瞒不过去了,就给他看了一下。他当场就骂了:你想干什么,快去医院,不要命了?我本来想让他关心一下我的,没想到让他把我骂的正念都没有了,手也哆嗦,腿也站不住了,饭也吃不下了,就要倒下去的样子。我对他说:你吃饭吧,我吃不下。

我要去同修家里,让她帮我发正念。这次家人没有阻拦。我到同修家就快十二点了,他们夫妻都是同修,都在家。我们一起发完正念,同修问我好点了没有,我说:没有,家人把我骂了一顿,我自己在家也静不下来,让他骂的我都有些害怕,才跑来找你们的。她说:没事,别把它当回事,要不你跟我一起到学法点学法吧。一直以来我没有突破家庭关,没有参加过集体学法,这一次也许就是让我过这一关的。

回家我跟家人说:不要紧,同修也说没有事。家人说:那要是有事她来负责吧。我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人家是好意安慰我。我接着说:我要去学法,一起学法能量场大,正念强。你把我拦在家里,我才会出这样的事。他说,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不管了,早点回来。给你几天时间,要是还不好的话,就得去医院。

我们骑电动车很快就到了学法小组。加上三位老年同修,我们一共六位同修。学法之前我们先背《论语》。轮到我背时,心里有点紧张,因为以前我老是默背,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背过,怕背不好。同修鼓励我。我背了上句忘了下句,脸羞的发热。本来背过了,怎么又背不过了呢?同修说这就是不参加集体学法的差距。我也觉的是。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环境能熔炼人,互帮互修能使人提高的更快。唉,不听师父的话,怎么能不摔跟头呢?

学法后,我们往家走的时候,同修问我:晚上还来一块学法吗?我说:当然来了。这个关就是让我来参加集体学法的,我能不来吗?

参加了集体学法后,我觉的身体好了一大半。感谢师父的苦心,让我终于突破这一关,参与小组学法。也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