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在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姓高,今年六十六岁,是山东退休工人。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我们大法弟子遵师命,助师正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溶入了师尊的无量慈悲呵护。一路走的虽然跌跌撞撞的,但最后还是坚定的走了过来,从中得到了锤炼,成就了自己修炼中的一切。这些都是值得我珍惜的。

自神韵光盘停止在大陆发放之后,我除做少量的真相光盘供学法小组同修讲真相用之外,其余时间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

修炼前我这人性格内向,脾气急。年轻时看邪党文化的书多,相对来讲,身上邪党文化的毒素多。长期在家庭资料点做真相资料,与外界接触也少,那时还认识不到修心性的重要,也没重视实修。当真正实修时,就觉的触及心灵的方面很多。

修去虚荣心 走好救度众生的路

刚开始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时,觉的难度大。主要因为自己的自卑心、虚荣心重。怕讲不好人家不接受,自己面子上过不去。为此也曾经沮丧过。但我没有放弃,没有退缩。我知道修炼路上只有往前大胆的走,撑过去就是柳暗花明,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随着不断的学法,出去次数增多,慢慢的也就破开了那个自卑虚荣的壳。遇到有缘人,也能主动上前搭话,并根据不同情况大胆的讲真相救人了。

当然,要讲好真相,学好法是第一位的。再就是出去救人,负面思维越少越好,心中就想要救那个人,念纯正时,效果肯定好。当看到一个人想救他,可有时就走过去了,又回身与他搭上话,肯定就能救了他。

有一天骑车回家,路上有个小坡,我就下来推着车子走。一回头,身后是个身穿西服、头发梳得很讲究的男士,象个教授身份的人。我本能的推着车往旁边一闪,走到了路对面去。

走了几步,意识到不对了,我干嘛要躲开他?其实是怕他的身份高自己讲不好,怕人家不接受,怕自己虚荣心受到伤害。这些不正是我该修去的执著心吗?想到大法弟子担负的使命和责任,我马上推着车子回到了对面。赶上了那西装笔挺的男士。边走边和他搭上话。我很轻松的就和他谈到“三退”的正题上,他也非常痛快的答应退了。

状态好时,能讲一个退一个。当然那都是师父在加持着我的正念,鼓励我。但有顾虑的念头时,就会大打折扣,效果就差。世人也会表现出不好的状态。真是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对我触动最大的一次是发生在今年七月的一件事。因是旅游季节,当地海边游客多。那天我去海边,看到路中间走着两位穿着时髦又得体的老先生,高高的个子,样子很气派,两人边走边谈,很亲热的样子,连我也感觉很亲切。我很想过去搭话,可他俩一直没停步,我也没法上前搭话,就骑车过去了。可心里真想救他俩。

骑到前方看到不远的连椅上坐着一位妇女,我就下车坐到她身边,搭上话问她的年龄,她回答了我的问话后,突然指着另一张椅子旁站着的一位老妇人说:“你问问她的年龄。”我就站起身,走向那位老大姐。我俩搭上话后,听她口音很熟悉,我就问她是哪里人,她回答是滨州人,这一下让我俩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因为滨州是我毕业后,曾经在那里工作过二十多年的地方。

我俩正谈的融洽,一抬头,见那俩位老先生已站到了我们旁边。原来这俩位是老大姐的家人,而且还都曾经是滨州当地的官员。他们是到这里来旅游的。师父真是慈悲!机缘不能错过,我就抓住这机会给他俩讲了真相,并给他们各自起了化名“三退”了。那老大姐还高兴地说:“今天可遇到好人了!”并感激的说“谢谢!”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大法弟子救人的心必须纯净。出门碰到的,你心中想救的,都是有缘人。无论身份有多么不同,能走到大法弟子面前,都是我们的亲人和要救度的对象。

昨天看见一对夫妻游客,虽说穿的看起来很普通,也很随便,但从两人的气质上能看出都是有文化的。尤其那个老大姐,济南人,是个当老师的,但说话很实在,没有架子。老先生是个教授,也很随和的样子。我很随意的就说对了他们的身份,也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说话也很合得来,顺势也就讲了真相。

我先讲了我在大法中的受益,讲了大法弟子受到的残酷迫害,又讲了关于人不治天治,最后给他们起了个化名退了党。老大姐说了声“谢谢!”老教授还向我敬礼。目睹了众生得救后的感恩,我的眼泪都出来了。

用法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

神韵光盘停止在大陆发放后,本地有几位同修家中还存有数量不等的光盘盒。有同修找我商量,能不能将这些光盘盒利用上?虽说本学法小组要光盘的数量少,但其他小组的同修需要的光盘量多。

我根据不同需要调配一下,既不积压浪费大法资源,又能把它用到救人的正路上。想到这里我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把这些盒全部做成了封面漂亮的《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三种光盘。让它们在救度众生中,发挥其威力。

在这个过程中,我却忽视了一个钱的问题。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反正是剩下的积压物资,把它们利用起来,让同修拿去发挥救人的作用就行了。当时我也没有正视这个问题,这部份盒的钱,就没给有关同修。这几个同修当时也觉的能用完就很好了。就过去了。

其实那天师父借别的同修的口曾提出过钱的问题。我竟满不在乎的脱口而出:这又不是好吃的东西。放在家积压也是浪费的,正好做成光盘用,用于救人。还觉的很在理。就没有想符不符合法的标准。

过后自己心里不知为什么又觉的不对头了,并且意识到是钱的问题。

有天晚上还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同修给我家送来了一袋东西。她没停留放下就走了。我也没来得及给人家钱,在梦中我还自言自语的说:没给人家钱,别忘了给×××钱。

事后反思自己,找出了做事心强,好大包大揽,不能事事依法的标准衡量。说话狂妄自大,执著自我,听不得同修的劝告。认识到这问题的严肃后,我马上把该给同修的钱全部还清了。关于钱的问题,师父在法中多次讲的很清楚了。谢谢师父的慈悲点悟,使我能有机会及时的归正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