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亲情的执着 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把自己过病业关的心性提高过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

二零一五年腊月十七晚上,我咳嗽了一夜。整整一个晚上没能睡觉。第二天继续咳,一点饭也不想吃。八点钟起来喝了半碗面汤,就躺在床上继续咳,一天只喝了三半碗汤。晚上儿子下班回来,见我那个样,叫我去医院。我说:没事,很快就好了。就这样一连好几天,每天都是只喝点面汤,炼炼静功,有时听一会师父讲法录音。现在想起那时真是正念不足,把自己当成病人了,让旧势力绑在床上蒙着眼睛放血。

到腊月二十八晚上,我突然尿血,尿道很疼。我第一念想: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结果一会儿尿一次,一会儿又想尿,到天亮时尿了多半盆鲜红的血,还带有血块。第二天继续尿血,不过血的颜色不那么红了。儿子又让我去医院,我拒绝了。孙女放年假了,白天晚上在看护我。

大年初一那天,我身体更糟糕了,一整天尿道疼个不停。儿孙们都在热闹的吃中午饭,我却躺在床上只喝了点菜汤。直到下午四点钟,尿道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连翻身都翻不过来了。我的常人心就出来了,心里想,我今年七十三岁了,是不是到寿要走了?转念又想:不对,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比呢?怎么能用常人的理来想呢?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1]立即身体感觉好多了。

但过了一会,又疼的我浑身没力,我想,我躺在床上十多天了,尿道越来越疼,身体越来越没力,这怎么救人呢?在儿子们督促下,我说:那就去医院开点药缓解一下。儿子见我同意了,马上去发动车。到医院只有急诊室开门,医生问了情况,说要立即输液并化验。我说我身体很好,什么都不用,只开点药就行。医生只好开了药,仅一板大约十粒。回到家我吞了两次后,好了,不尿血了,尿道还有点疼。第二天又吞了两粒,我就想,看起来这药还管用呢。又一想,这是旧势力用的障眼法,故意叫我用药就好,把我往下拉,毁掉修炼人。想到这些后,我不用药了,一粒也不吃了,坚决不吃了,不上旧势力的当了。

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只听师父的话,一切都由师父安排,一修到底,谁也别想动了我。这样一想立即感觉到身体轻松舒服,有点想吃饭了,儿子下了龙须面,我就吃了一碗,马上有精神了。儿媳与弟媳都说药不能停,还得吃,这病容易复发,她们有过经历。我说:“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管着,这不是病,不会复发。”她们都笑了,说:不复发就好。

后来,我就向内找,怎么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呢?我哪里不符合大法了?找来找去,我突然悟出来了:快入腊月的时候,我想到二儿子今年不能回家过年了,永远也不能回家过年了(他今年因病去世了),心里就很难受。炼功时流泪,发正念时流泪,睡觉时流泪,不管什么时候想起这事就流泪,整天想个不停,泪流不停。这不是对儿子的情放不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吗?这多危险呀。

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3]赶快放下情,才有慈悲心,才不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后来,我一有空就念这段法,并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想二儿子的念头消失了,身体一切都正常了,三件事都在精進的做着。

今后我要吸取教训,多学法,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不让旧势力钻空子,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