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在同修交流中出现的一些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在师尊的加持与保护下,大法弟子彼此之间的切磋交流,使大法弟子的修炼更加如意高效;也成为了大法弟子形成坚不可摧之整体的一个必要条件。

师父讲:“每个人言谈举止啊,都在大法中象一个弟子。我们这个环境极其珍贵的,在任何世间上一个环境当中都没有象在我们这里那么纯净。”[1]

下面谈谈我与家人同修、更多同修交流切磋中的一些经验和教训。也就是想与大家交流一下关于“交流”的问题。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们一定给予慈悲指正。

第一部份:珍惜家人同修之间的交流

对于家庭中只有一名大法弟子的同修来说,能有家人同修共同修炼,是很令人羡慕的。这样的环境,除了能在修炼中互相理解、支持、配合,更方便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彼此互相提醒、互相鼓励与督促,共同快速在法上提高,以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与同修配合与交流中,我看到不少同修,在很多方面表现的都很正,也能吃苦。但却在与家人同修的交流方面,有些不尽如人愿。

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主动询问一些家中有同修的大法弟子,与家人同修交流的怎么样。得到的回答,有的说:“与别的同修交流都还行,就是与家人同修交流不了”。有的说:“他就那样了,他总是那样,说了也没有用”。有的说:“生活上彼此都挺照应的,救人项目的配合不敢耽误,心性修炼方面基本不说啥”。还有的说:“以前还行,还能交流点,现在越来越交流不了了”等等。在与同修们就此问题交流切磋后,有所收获,下面就与同修们一起交流。

先来看看我自己的例子。

我家也有一个同修。在多年共同修炼过程中,我感受到:家人同修之间的这种缘份,是修炼中的一份宝贵的资源。如果能把握好这份资源,真是受益良多,有时候能帮助我们尽快发现一些,挖出自己较难察觉的心性方面的问题。

比如,写此交流前的一天,岳父母来我家一起吃晚餐。岳母原本平和的心态,却因为我说的话,而变的有些不愉快。吃过饭后,就想要尽快离开。并对我说:“你没觉的你瞧不起常人吗?说话有点神叨叨的。”

当时的我一头雾水。我每天想的几乎都是救人的事啊,如果证实法做不好,给大法抹黑,是会影响众生得救的,怎么会瞧不起常人呢?而且我觉的自己说话挺注意了呀,怎么会觉的我神叨叨的?

回到房间,妻子同修立即站在修炼人的角度,慢慢的对我说:“你有没有发现,你说话有点不尊敬老人呢?你说话时的心态有问题啊,快点找找吧!”“你前几天不是还对同修说:自己做到心态平和,不动心,只是在一个层次中的标准。而让谈话的对方也平和,不气、不恼、不反感,才是更高一点标准吗?”还有,“在事情当中会找自己、能找到自己的问题,才是修得更好,更会修呀!”

同修的话,说的声音并不大,但我当时却觉的轰隆隆的震耳、震心!想起来师父法身就在我身边看着我的一言一行我即刻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得找自己,必须得立刻就找自己。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我放下所有刚刚与岳母说话时想要表达的想法,不再对老人听不進劝说而耿耿于怀,急转过来找自己,一下子找到一大堆我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别人说话缺乏善心。常人中有“百善孝为先”的标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没善心怎能说出善意的话来?是我对自己善这一方面要求的标准该提高了。

第二个问题:说话时以自我为中心,还有急躁心。觉的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家里的老人怎么还是听不懂我想说的事?其实是自我的一厢情愿,觉的对方应该这样了、不应该那样了,没有了耐心,却有些急躁。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2]

我刚刚只想着让对方听懂、让对方明白、让对方变化,却没有意识到,是我该更明白,更清醒,该提高、该转变了,一味的想让对方接受而改变,却没有主动发现自己的心境与心态的问题。

发现的第三个自己的问题,是说话时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没有观察对方的接受能力、接受成度。自顾自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把握好分寸,造成对方的不理解,才说出那样的话。其实这第三个问题,也是在前面找到的善心不足、执着自我的共同作用下,表现出来的不佳状态。

想到这里,我留住了要出门离开的岳母,把刚刚这些思考过程,一点一点的说出来。岳母感觉到我在看自己的这个毛病想改掉、那个标准要提高,刚才的气也消了,又说了点生活中的琐事,心情平和的回家了。

同时,与家人同修在修炼上交流,还有不少其它的好处:家人同修与我们接触密切,容易看到其他同修不容易看到的问题,容易看到我们身上隐藏较深的问题,可以更直接的感受到我们身心的变化,方便的及时提醒我们遇事向内找、实修自己等等。

我与同修们在这方面交流后,总结出障碍我们与家人同修交流的一些原因:

一、有的同修觉的,家人同修不让别人说,就不再想交流了。

这个一方面要看说的一方。师父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3],以及“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我们交流中,说的一方,是否在按这个标准说话。

另一方面是看听的一方。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4]

个人所悟,在师父正法的尾声中,在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师父明确讲出的这些问题,及给我们提出的标准,是时候该清楚的对照自己,修正与提高了。长时间在交流中处于这个状态的同修,是得抓紧时间和机会,在这方面调整好了。

二、人的情,是在与家人同修交流中产生障碍的另一个原因。

一些同修在人情与人的观念作用下,认为身边的同修修的不好,认为与家人同修交流不会有收获。举个例子来说。

有一位同修在救人项目上,遇到了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就找到技术同修,帮忙解决好了。技术同修对这位同修的家庭有所了解,知道同修的孩子也修炼,而且文化程度较高,就问了一下小同修,是否也会处理这个技术问题。得知,小同修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可家长同修却问都没有问小同修,就直接找技术同修了。

经过交流才知道,不只是在技术问题方面,在修炼的其它方面,两人几乎也不太交流。偶尔谈到也是语气比较急躁。

比如有时候觉的:你是我的同修,还是一家人,我这么认真的提醒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就不改正呢?这时急躁之心与恨铁不成钢的心,占了上风,也就不容易平和、理性的提醒与善劝了。有时候则是带着怨心,不停的唠叨。这些情况,就是人情在其中起作用了。

面对这些后天堆积出来的人情,我们怎么办呢?通过与同修们交流,我们总结出:我们只有通过学法,真正明白—什么是人情;人情是怎么产生的;人情对修炼人的影响;人情对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影响等等。

这样我们就会慢慢的看淡人的情,直至慢慢放下。我们才会变的更理性,在修善中生出慈悲之心了。

三、人的观念,也会在与家人同修交流中产生障碍。

如果同修是在人的观念、在自我的作用下,潜意识中有时候就会产生瞧不起同修、不屑与同修深入交流的想法。比如观念中觉的你是我孩子,或觉的我比你修的精進、比你救人救得多,或比你年轻理性等等,我就什么都比你强了。没觉的家人同修哪里修得好、悟性好等等。这些情况,可能就是有人的观念在其中起作用了。

多年的修炼中,同修们都能体会到,一个在大法中熔炼的生命,是会不断变化与提高的。同修某些方面的弱项,是会不断在学法中升华的,同时智慧与能力也会不断的增强。如果我们放下人固守的观念,动态的看一个大法修炼人,就会发现大法对众生强大的归正作用。也就不会被人的观念障碍住了。

就如前面提到的同修,放下人情、转变观念、从新的视角看待小同修以后,很多技术问题都在小同修的协助下,迅速得到解决,并且在心性交流方面也慢慢开始多起来,开始注意正视同修的修炼与提高了。彼此交流中,小同修理性的一面也逐渐展现出来。

第二部份:与外部同修之间的交流

上面文中谈到的是家人同修之间交流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实际上,很多大法弟子之间的交流与实修,有时也会出现类似的现象。

本地区的部份学法小组,每次都是学法后,或者是商量一下救人的项目就解散,或学法后立即就解散,没有交流的环节。这不能不说是这些同修们的一个损失。希望同修们都再来读一下师尊关于大法弟子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彼此切磋交流这方面的讲法,也在正念交流中找到不足,得到收获。因为大法弟子之间切磋、交流的状态效果,不但反映了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也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我们助师正法、影响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

在下面这一部份中,主要谈一些与广大同修交流中的经验与教训:

经验一、交流中把握好、不跑题

师父讲:“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5]

有些同修在交流中,在跑题这方面,也有几个状态。有的是,始终并不知道交流已经跑题了;有的是发现跑题后,就立即停下跑题的话题,回到正题上来;而有的小组同修们在发现交流跑题后,会暂停原来要交流的内容。先试着找一找,为什么会跑题了,是在哪一方面,出现了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的状况。

找到了问题的同修,印象都比较深刻:一方面是对自己的人心与执着得以明确,另一方面也深刻的体会出,原来师父在大法中,把我们修炼中的很多问题,都已经讲的很清楚、很明白了。只要我们放下心来,以法来对照自己,以大法为标准评判自己的言行与思维,在这部宇宙大法中,修炼真的不难!并因此而信心倍增!也就是说,我们要正视跑题的原因,不要错过这个修心与提高的机会。

经验二、扩大容量,交流中不坚持己见

师父讲:“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6]。

在修炼的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同修都会走一样的路。师父针对每个同修的来源、使命、责任、去向等诸多因素的不同,早已给我们安排了每个人的修炼之路。同修的路与我的有不同,并不一定是同修就不在法上。抱定想让同修与自己完全相同才行的态度,几乎是交流不了的。路不同、悟法不同、层次不同、先修哪方面、后去哪个心,每个人都有不同。每个人有自己的特点是正常的。而所有人都象一个模子扣出来的,想法、做法完全相同,那才奇怪呢,也是不可能的。这也许是我们在彼此交流中,应该保持的一种态度。

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的观点也是修炼过程中所悟,不是真理也不是法。即便是引用的师尊的讲法,我们谈出的也是自己所在层次中有限的认识。如果坚持自我,非得强加给对方,这同样是执着与人心。

在同修暂时接受不了、不好接受时,我们可以先看一下自己的语气好不好、说话时是否有善心、有没有私心、是否完全为对方好、是否对救人有利、依据的法理是否清晰对症等等。提得起也放得下,不去执着交流本身。就会顺其自然,不强加己见了。

我们可以先试着倾听同修的认识与想法,先了解同修的心结在哪里。而后再有针对性的提醒同修对照法中的要求,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通过交流,引导同修思考这个人心、执着有可能对我们的修炼与救人带来的不利影响。让同修自己认识到,抱有这些人心与执着的害处,進而主动去掉这个人心与执着。

这样再有问题暴露出来时,同修自己也会警觉、主动重视起来。达到师父法中讲的人心与执着不断减弱的状态,走出自己修炼的路。也会主动去学法而不依赖同修了。

本地区有几位能力较强、有一定影响力的同修,曾经共同配合了很多救人、证实大法的项目。后来因为各自在某些问题上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再配合,各自做自己的项目了。当然,力量就分散开了,有些项目就做不了了。很多同修知道这个情况后,纷纷登门相劝。但几乎都是没说几句就交流不下去了。

后来有一位同修C,分别找到这几位同修,彻夜长谈。最后这几位同修在C同修的安排下,又坐到一起,交流了很长时间,化解了不少误解,又从新配合了一些重大的项目。

在后来与C同修的交流中,C同修表示:能与这几位同修坐下来,细细的交流,得是理解师父告诉的法理,在交流与配合中,尽量放下自我,放下观念,扩大容量。在尊重同修的前提下,真正的用心倾听同修心中的想法,了解同修遇到的实际难处及心结所在。要理解,在修炼的过程中,放下人心与观念需要一定的过程。只要不是与师尊的大法相抵触,不给救人造成明确的不利影响,可不必纠结在某个具体问题上,咬住不放。当同修真的感觉到,我们是在用心与其交流,而不是要强加自己的想法给他,强行要改变对方,同修才会敞开心扉,也用真心去交流了。

师尊说:“执著放下的越多,心胸越宽广,对事情的容量越大。”[7]“胸怀要大。(笑)(鼓掌)容量大,能做好。”[8]

我的理解,交流中就是在修炼。而容量的扩大,也是修炼提高的一方面体现。

经验三、交流中要真、要忍,也要善

在与同修的配合与交流中,有时候会听到有同修这样说:“你怎么不修真呢?”“你怎么忍不住呢?”“某某同修不修‘真’,有时还说谎,这怎么修啊”等等。言语间,感觉到同修对于修“真”说真话、和对修“忍”的重视。但有时会感觉到,语气中缺少一些“善”的因素。师父说:“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9]。交流中,请同修们,不要忽视了修出善心、修出慈悲心。

一位同修D在一次交流中谈到:某日D与同修K配合一个项目时,因为时间比较紧,平时说话的习惯就是有点急,声音有点大。结果同修K就很不愿意接受了,还很生气的告诉别人说,D同修说她了。D同修认为,自己那么真诚的与同修说一个正理,而且自己的心也挺平静的,同修K怎么就会生气了,再说自己也没想说同修呀……

同修D讲完这件事后,有同修问他:您对同修说话时,有没有怀着善心、善念呢。是想劝善还是就想着,要让对方改变想法。同修D听完思索了一会,说他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善念,应该在善心这方面好好修一修了。

通过这件事,我们悟到:与同修之间的交流要真诚。遇有接受的不好,态度不佳时要忍耐住不被带动,自身始终保持平和、冷静。同时也要注意我们的出发点是同修之间的责任,是善举,要怀有善心。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是善的体现。

经验四、注意在交流中修自己

本地区,在一次邪恶大面积的,疯狂抓捕迫害本地区大法弟子事件中,有几十名同修被非法关押。使本地区的救度众生项目,受到不小的冲击。其中包括多名技术同修,也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A同修也是一位本地区的技术同修,修炼比较在法上。一次,A同修谈到,她的几次印象较为深刻的交流场景:当她见到身边的多位技术同修遭遇这样的迫害的时候,她就想,会不会是在技术同修中,存在着一些有共性的问题,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于是,她就在与同修的配合及交流中,注意查找有什么地方我们的做法有所偏离。

一次,在到一位同修B家里,修理打印设备的时候,缺少一个配件。A同修就问同修B,是否能到电子商场购买这个配件,回来自己换上就好了。B同修就说了一个原因,不方便去买配件。这在以往的配合中,A同修就会微笑着告诉同修不用担心,她可以帮同修购买,再送来换上就好了。

可这次,因为有了前面的思考,A同修改变了从前的做法,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整理一下思路,平和的对B同修说:“我可以帮你创造条件,使你可以方便的去购买配件,你是否愿意自己去跑一趟呢?”因为A同修的真诚与平和,B同修经过一番思考,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是有些怕心,不太敢去电子市场买配件。A同修当时心里有些吃惊,配合了这么多年,同修有这个心,今天才知道。

受这个事情的启发,A同修又在后来到几位同修家,帮忙处理技术问题时,与同修交流,请同修参与其中,自主去购买所需的配件及耗材等物资。鼓励同修自己带着电脑、打印设备到常人的维修店维修,并教给同修相关的安全注意事项。刚开始,几位同修都表示有些不方便或不具备某些条件。经过与同修心与心的交流,最后得知,这几位同修或多或少的都存在这方面的怕心,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A同修就凭着一颗善心与耐心、本着对同修负责任的态度,与同修们真诚的交流,使同修明白了师尊在这方面讲出的很多法理。并走出家门,迈出了自己正法修炼中的一步。

A同修在这当中,也找到了本地区多名技术同修,普遍存在的问题:看似热情周到的为同修提供技术支持,却没有从另外一个方面意识到,有时也会挡住同修们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并且,在此后与同修们的配合中,A同修逐步提醒同修们,放下依赖心、怕心、懒惰心等人心,更加堂堂正正的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同修之间在交流中,既是提醒同修,善劝同修,也是自己修心、理清法理的好机会。很多同修是在与其他同修的交流中,把原来看不清的法理看清楚了。提醒别人的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与低标准。看似交流同修存在的某方面问题,结果也发现了自身的执着与人心,提高了对自身修炼的标准要求。

在我们读明慧交流会文章及每日修炼交流文章中,在往明慧投稿的写作中,都是大法弟子交流的不同形式,也都是我们修炼提高的好机会。

结语

大法弟子形成整体、救度众生,这需要我们怀有一个纯净的心态,与纯正的修炼状态。放下自我,放下人心,放下人的观念,容量不断扩大,善劝提醒同修,也不忘记实修向内找。这样,大法弟子形成整体才能没有阻碍,形成的整体也更为牢固坚实。在整体的配合中,救度众生的力度就会更强大。

还有一些与同修交流的经验,篇幅所限,就不一一列举了。其实再多的经验,也是通过学法,在大法某一层次的展现中、在对大法的理解与实践得出的。这就需要我们对师父讲出的法理尽量理解透,善于用大法来对照自己,才能在表面事情当中尽快的反应过来、跳出来。而当我们难以察觉、难以发现自身问题的时候,能听進去同修的善劝与提醒,我们就会有更多的收获。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讲法,来结束这篇交流,与同修共勉:“我为什么让大家在一起集体炼功呢?碰到问题能够互相切磋,共同探讨这些问题也能够解决。自己一个人炼功遇到问题弄不清,很困惑,而在炼功点上,大家共同探讨探讨,许多问题都能解决。其实把握住一个问题,就从心性上找,什么问题都能解决。”[10]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