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实修 走出不精進的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我想把自己在修炼过程中走过的弯路,以及从不会修到会修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样绕这么一个大弯才回到原本应当走的路上。

我与大法有缘

学法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缘”。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就说过:“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1] 而在其他经文中也反复提到过“缘”,特别是一九九九年前师父就讲过:“我今天就单讲这个缘。什么是缘?过去我也解释过这个问题。修炼界一再强调这个缘份缘份,这个缘怎么构成的?其实我告诉大家,我们在修炼界讲的缘,那就不能够在一个短的历史时期说的清。它要超越人的一生,甚至于几生,甚至于更长时间。这缘份它是不断的。”[2]

也就是说,我们在修炼中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事儿,甚至包括修炼前在常人生活中经历的许多事情多和今后的修炼有关。那么,在修炼后遇到各种事情的时候,能否记起自己是修炼人并要求自己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做好就极其重要。

我从小就对修炼与神话非常感兴趣。记得是在四岁时,一天傍晚吃完晚饭和爷爷一起去遛弯儿,走着走着我突然就问爷爷:“人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活着?”爷爷愣了半晌,不知如何回答,就说:“你现在还小,等你到我这个年纪就明白了。”哦,要等我变成一个老头的时候才能明白这些事情。这件事深刻的留在了我的脑子里。

幼年时每当听长辈们讲述神话故事的时候,我就觉的那些好像都是在久远年代之前发生过的真人真事;每当在旅游途中经过庙宇、道观和教堂的时候,我总想進去看一看,看到金光闪闪的佛像都会默默地流泪;每当听到故事中对天国世界的描述,我就非常向往,在我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总会听到一些有关佛教、道教或是基督教的修炼故事,生活中总有种莫名的虚幻感觉,总觉的这个社会好像不适合我。得法后我才意识到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奠定我今天能得法,能够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弟子在这里叩谢师恩,感谢师尊为引导我得法所做的一切安排。

走出危险 回归修炼

修炼中在向内找时发现有许多人心很顽固,每当找到了某个执着的根源,修过去舒了一口气的时候,不久它又出现了,表现似乎和过去一模一样。在我身上最突出的就是在大陆生活中养成的满嘴“跑火车”的坏习惯,很多时候不自觉的就撒谎,遇到问题无论自己对错,首先就是找各种理由、借口或者干脆胡编乱造为自己开脱。甚至在修炼中同修指出自己过错时,也会想方设法钻漏洞、借师父的话来开脱自己,象是在告诉对方:“我法理比你更明白,你不用多说了”,把同修堵得哑口无言,自己就沾沾自喜,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实质上已经远远脱离大法的标准了。

长期处于这种似是而非的状态中,带着各种人心看待各种事儿,逐渐的就变的“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1],离修炼人的标准越来越远。再加上被常人社会上流行的外星人用来毁坏人类的东西,如电子游戏、网络小说、动漫、电影等等的吸引,自己也随波逐流,表现越来越常人化,当看到同修的不足时,脑海中浮现出的不是师父对于这个问题的相关讲法,而是对这个同修的大量的负面想法。眼睛里看到的都是同修的不是,还拿别人的缺点和自己比,觉的自己修的挺好。有些时候做的比修炼前的自己还差。

例如,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沉迷于游戏、小说、电影和动漫所构筑的一个虚幻的世界里,那个时候的状态就像是一个吸毒的瘾君子,除了必要的吃饭与睡眠外,其它的一切时间、精力都投入到其中,课业及家庭关系搞得很紧张。自己明知道那个状态非常危险,可就是走不出来。

那时的我喜欢玩战争游戏,那完全是暴戾的魔性下的产物,玩那样的东西会使人沉浸在破坏与杀戮的快感当中,魔性被不断的加强与放大。那时还很喜欢看网络小说,喜欢各种魔幻和玄幻。沉浸在对各种神秘的胡思乱想中。

虽然走到了危险的边缘,好在一直没有放弃修炼。不断学法,师父也在不断的点悟我,有一天终于悟到:无论小说里写的多玄,里面人物的功能再厉害也比不过大法弟子发正念时的那一立掌;无论另外空间被描述的多精彩,也不如自己在打坐中天目偶然间看到的一点点。这时,突然觉的那些小说其实是多么的枯燥乏味,那不都是常人乱编的东西吗,怎能和实际修炼相比。明白了这些后,也就发现了小说中的字里行间都充满了邪党文化和它那套斗争哲学。即使讲到人性中善的一面,与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在变异观念的影响下也面目皆非。

那时我还很爱看动漫,这是从小时候就不断养成的执着,特别有些漫画连载的时间非常长,总是看不到结局。每个星期该更新的时候心里就像揣着个兔子一样不断猜测着剧情的发展,又不断的加剧这种执着。

再说说色欲心。色欲在当今的西方社会简直堕落到没法形容的地步了。即使在芬兰这个人们印象中有高度文明和道德的国家,实际情况也极其糟糕。在学校的生理健康课中我了解到,在芬兰,三十五岁以下的男性,每七个就有一个曾经被检测出性病。当我得知这个数据的时候内心似乎就要崩溃了!现在的人简直没救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作为真正的大法弟子,自己能做的与众不同,那真的是了不起!

在修去色欲的过程中,对我帮助最大的是明慧广播里的《神传文化》节目。里面介绍了古人是如何对待色欲的故事,以及传统文化的诸多内涵。当清楚的了解了什么才是真正神给人规范的行为标准的时候,有了对比自然能够把握好。

我诚恳的建议所有的小同修、少年同修、青年同修和家长同修都去听一听此节目。从正面的角度上去了解中国历史中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即使不是修炼人,听了也能够给孩子们树立起一个正的榜样。这对修去当前青少年对各种明星偶像的执着和迷恋也很有好处。

平衡好修炼、学习和家庭之间的关系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还要在日常生活中平衡好修炼、学习和家庭之间的关系。这也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

我是一个修炼人,是学生,我还是家中的大哥,有两个年幼的弟弟。怎样给两个弟弟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就成了我修炼中要面对的问题。我发现,许多我自己执着的东西在弟弟们身上就几乎都有表现,他们耍着赖很闹心的时候,往往是我该向内找的时候。

在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的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不易,看到了在这个过程中一点点产生的那种父母对孩子的亲情的执着,要修掉在孩子一点点长大的过程中从情中派生出的各种执着当真不易。父亲是同修。以前老是觉的他这不好,那不好,这不精進,那不精進,当真正站在父亲的角度上去看待问题时,发现如果没有很深的学法的基础,想要修去对亲情的执着真的很难。站在父母的角度,当你觉的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可孩子却这样对你的时候,那种心情是什么样的?在这种情况下割舍掉那颗执着心真的是很难的。

当体谅到父亲的不易,思想中剩下的就是怎样帮助父亲在学法上突破,走出被亲情所缠绕的状态。以前觉的父亲不精進的想法都烟消云散了。为此,我和父亲达成协议:每天早上四点起来学法一个小时,炼完动功后再去上学。

虽然到今天为止才坚持了一个星期,可我们都发现现在每个今天都变的比昨天更好。

整体提高了

我发现当能够真正站在对方的基点上考虑问题的时候,隔阂、负面的想法都很快消失。不仅是家庭关系,同修之间也是如此。

举一个过去的例子。那时A同修常和B同修发生矛盾。A是开餐馆的,同时也是协调人。因为餐馆工作的拖累,A在做证实大法的项目时常常显得力不从心。B的性格比较急,做事风风火火的,一看到A的这种状态就着急,因此A、B经常发生口角,有时表现的非常激烈。常常从一开始的不接受对方意见发展到专门找对方的不足。

围绕着这个矛盾,渐渐的把所有的同修都卷了進去,那时候集体学法完了就变成“菜市场”。

先从我身上开始说。在矛盾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抱着一种与我无关的态度。用人心想:他们都是一九九九年前就得法的老弟子,其中一个还是从劳教所的迫害中正念闯出来的呢,而我是才修炼了没几年的新人,没什么资格去插手,也不关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愈演愈烈,我的想法就是:怎么修炼人都是这个样子?怎么其他同修都怕引火烧身呢?师父不是在经文里讲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吗?为什么大家都无动于衷?这样,渐渐的我对参与集体学法的热情不像以前那么高了。有将近半年脱离了集体修炼环境。

从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人心的这样那样的表现。尽管开始出现问题的时候,表现上是两个同修互相之间的矛盾,实质上这是针对所有同修的人心来的。从法上来讲,修炼人遇到问题首先想的就应该是向内找。最起码要想想自己是否有类似的人心,有的话加紧改掉,没有的话增强警惕,这是其一。

其二,事情过去后我们大家聚在一起专门就最近这段时期大家的表现展开了深入的交流。其中有几个同修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

C同修说,当她一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会让她遇到这样的事儿?是不是她自己修的太差?不然的话在正法修炼那种慈悲祥和的能量场里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C同修的交流使我感受到了她的善,当问题发生时她没有去想别人的对错而是第一时间向内找。

D同修与我很类似,是得法比较晚的学员。她的感受是这样的:在我们互相之间表现出的那种强烈的人心使得很多包括D自己在内的西人同修非常反感。却又因为语言的问题不好说什么。所以有的就不来参加集体学法了。

E同修紧接着D的话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如果仅仅是因为看到别人的这种不足而不愿意参加集体学法、交流,那么只能说明这个同修修炼的决心不强,因为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在我看来,来还是不来学法,这也是对修炼坚不坚定的考验。修炼是修自己,怎能因为他人的表现而放弃修炼的决心呢?

在这三位同修发言后,几乎所有的同修都轮流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针对这个问题,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谈了自己的不同观点和表现,找到自己的不足。

那次交流后大家都感到我们这个修炼的整体有了一个升华。许多之前出现的隔阂尽管还没有完全消失,但都变淡了许多。从最终的结果上看,尽管过程表现的激烈了点儿,但这确实是件好事儿。

警惕和否定旧势力 走师父安排的路

从学法中我们知道了旧势力对师父正法做了它们的非常系统的安排,表面上打着成就新宇宙大觉者的威德,实质上却是干着它们所想要的一切。那么在我们的修炼过程当中如果不能通过从大法中证悟到的不同层次的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那么就会在不经意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如果做错了还不能意识到,那么就会越来越偏离法的标准。

以我为例,我所找到的自己的根本执着是私。师父开示:“为私是过去宇宙的根本属性,成住坏灭、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属性所带来的必然性。”[4]那么要达到师父要求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5],我们就需要识别“私”修去“私”。而识别它、分离它的法宝师父早就给了我们,即向内找。

我的体会,一个修炼人从不会向内找到会向内找,也就渐渐的在实修当中了。“私”是所有执着的根,随着修炼去掉各种人心,私这个物质就在不断的减少,直到最后完全把它修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师父为我们所安排的每一个考验都是按照修炼人的各方面资质和能力安排的;在提高的过程当中只要我们去修,就肯定能修上来。

修炼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证悟到佛的果位,但是在他不断的修炼中会渐渐达到圆满的标准。修炼不怕慢,就怕站。不怕我们一时过不去,就怕陷在执着中不想过、不想修。这样看来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确实是无比慈悲的,每一层次需要我们提高的地方都没有超出我们能力的极限,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想过,都能过得去。

这是指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

那么旧势力安排的那一套东西又是什么呢?在我目前的层次看来,旧势力出于私,根本就不想让我们修上来,安排的都是毁灭性的巨难、巨关,表现在过关当中就像是把作为修炼人的正念、神的一面抑制的不管用,只让人的一面去面对、去承受各种考验。一个修炼的人,如果我们没有了作为大法弟子的正念,那么我们的承受力、忍耐力及各方面都与常人无异的,如此看来旧势力的作为就是打着让你悟更高的幌子,实际上根本没想让你修上去。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是自己该过的关还是旧势力强加的难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而出现的,这样说来,突破旧势力干扰的最好办法就是按照大法实修,加强学法升起正念来,如果我们没有了所执着的、强烈的人心表现,那么旧势力就没有漏洞可钻了。

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们不能仅仅在事物的表面上认识,还要站在修炼者角度上去试着看事物的本质。就好比在修炼的初期我们把《转法轮》当作一部教人做好人的书,而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们渐渐认识到这是一部上天的梯子。随着不断的修炼,我对《转法轮》又有了新的认识:这是一本包括了从宇宙最根本到宇宙最表面、包括了一切的时间、空间、不同层次不同境界的生命与不同生命在不同层次所应当遵从、符合的不同层次的不同的法,涵盖了所有佛道神所证悟到的一切一切……

随着修炼的提高,我们对同一个法的认识在不断的升华。那么在信心不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随便拿一件事情想想,以前我们是怎么认识的,现在的看法又是什么,从中我们会切切实实的体会到自己的提高,从而大大的鼓舞自己,增强修炼的信心和决心。

师父在不同时期的讲法中谈到过不同境界的生命对修炼的理解,那么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者,什么是我们的本质?我们生命的意义?我们所肩负的、承担的又是什么?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这篇经文里已经很明确的告诉我们了:“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6]

那么真正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回忆起师父讲过的法?遇到自己过不去的魔难时,是否能想到请求师尊的加持,这就是信师信法在修炼中的具体体现。

以前,在我的修炼中我常常要求自己达到一思一念都符合法的要求,但是在遇到具体问题时往往都不尽人意。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强化学法,我悟到以前的那种状态都是一种强求。如果能真正的把法理解透彻,自然而然能达到一思一念都符合法的标准,这也是修炼人目前心性所在境界的体现。我悟到修炼中的一切状态都是随着心性的提高自然发生的变化,如果只强化要求自己状态的改变而不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那么只会适得其反。或许这就是师父所说的:“有心炼功,无心得功”[1]的深一层涵义吧。

随着近期加强学法,我还体悟到大法修炼是严肃而又快速的。当需要提高层次的时候还抱着以前那种对待问题的心态,就很难提高上来。因为不同层次的标准是不断提高的,不同层次对待同一个问题会有不同的要求。修炼人想要提高就必须改变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高一层次的看法是低一层次的看法的升华,比低一层次更接近宇宙的特性。

还要再说几句

我是从沉迷于游戏的状态中走出来的,在那种很迷的状态下根本听不進去别人讲的话,也难有主动学法的念头,哪怕是把《转法轮》放在键盘上了,可玩游戏的心一上来就毫不犹豫的把书拿开接着玩。对处在这种状态下的小弟子,作为家长同修或是朋友同修,在進行劝诫的时候如果能放下人的一切观念,本着正念和对法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相信以及修炼中修出的那种慈悲,真正能做到的话,效果绝对会不一样。问题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小同修执着于电玩,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大同修执着于亲情?双方都作为修炼人,只要其中之一能做到完全符合法的标准要求,站在超出常人的层次上看待问题,那么这件事情绝对会向好的一方面发展。

同理,对那些还在执着着电玩、小说、电影、动漫的同修,我想说的是:“大法修炼的机缘只有一次,在漫长的生命中我们都是为法而来的。为得这部法,生生世世我们吃了无数的苦,经历了种种的考验与魔难,才结下了与师父的圣缘。珍惜这最好的时光,珍惜这最后的机缘,珍惜与同修的缘份就是珍惜我们自己!精進吧!同修!精進吧!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天国的众生在期盼着我们的回归,那才是我们真正的家!”

叩谢师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