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证实自我的干事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师父说:“你做的那个事情如果没在法上,如果没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没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许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为对解体邪恶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1]

一直以来,我都觉的自己学法不够,而自身证实自我的心和显示心也时不时的往出冒,时间长了就把做事当成了修炼。看似每天都在忙忙碌碌,甚至顾不得收拾房间、做家务,可是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个人修炼。因为学法、修炼跟不上,各种人心也在滋生、膨胀,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证实自我的干事心。

师父要求我们要静心学法、炼功,可是我却以手上的事情多为由,常常把炼功时间给挤掉了,炼功长期不能得到保证。从前原本可以双盘一个小时,结果最近两年内的时间里几乎很少打坐能坚持到一个小时,常常忍痛坐半个小时就坚持不住了。在无意中听到同修说,早起去公园炼功,或者是每天的炼功都不间断。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呢?就这样一直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做事中去,心性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提高,反而还助长和放纵着各种执著。直到有一天电脑被偷走了,我才静下心来审视自己。然而,由于长期学法跟不上,虽然表面的找了一些,但并不知道根本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师父说:“可是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的一路走过来,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断的犯着各种各样的错误,甚至于习以为常,也不当回事了;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2]

一、背法

我发现自己长期以来学《转法轮》都不能入心,因为是中午时段和电话平台同修学法,思想业力干扰的很厉害,常常想的是一会学完法要去做点什么吃的。有一天无意中看到一本明慧网关于“学法入心”的交流汇编文章。我看了几篇,里面同修分享因为长期学法不入心导致修炼出大漏而被迫害的事情,我很触动。是啊,我就是这个状态,怎么办呢?苦于不知道怎么才能突破。一个偶然的机会,实际上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开始和同修在平台背《转法轮》。背法时才体会到师父的法的内涵巨大,平时匆匆读过去,在背诵时体会到法的奥妙和深层内涵,常常感到师父的法很珍贵,而且怕心、妒嫉心、显示心和情等都能在法中一点点的消减。在背法中,内心深处懦弱的一面也开始在师父的法理展现下一点点的变的堂堂正正起来。

背法时思想中的干扰也很大。开始时经常想一会背完法要吃点什么,慢慢的发现自己对吃没有那么执着了。随着修炼中不断的过关,思想中开始反映出过关时的一些事情,对同修的妒嫉和情的思想不断的往出翻,一些肮脏念头也不断的打到我的思想中,邪恶妄图搅得我无法静心背法。随着自己在闯关中对执著心的慢慢放下和修去,那些不好的想法过来后,我不再和坏思想辩解,而是否定这个念头,不顺着去想;后来邪恶就开始用困魔来干扰我背法。有时候背着法,却无法集中精力,直打哈欠,心里很着急。对和一起背法的同修有时候语气也很急躁,然后再和同修道歉,反复了好几次。经过和同修的几次交流,才意识到真的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再以任性的孩子自居了,要修善,要对自己说出的话和说话态度负责。随着背法,渐渐的感觉到思想业力在不断的削减,虽然现在有时候坏思想还在干扰,但是我能分辨它了,中午读法时思想中的杂念也没那么多了。

最近我在平台读《转法轮》时,为了尽量让自己不走神,在别的同修读时,我自己在底下也一起跟着读,发现这样能够集中一些精力去学法,不太容易随着思想业力溜号。

二、炼功

从今年八月份到十月份,我仍不能保证每天炼全五套功法。直到开始过心性关,我才认真的思考,一定要对自己的修炼负责。我开始尽量突破打坐时间。之前电话平台本组房间的同修在听说我炼静功只能坚持半小时时,都在鼓励我要尽量延长打坐时间。可是打坐到了半小时,我腿疼了坚持不住就拿下来。九月份本地发生了一些事情,对我触动很大,结果晚上开始失眠,常常是凌晨四五点才能入睡,有时竟然拖到早上六点发完正念才能睡,结果一上午都在睡觉。我知道这是邪恶在严重干扰我,不想让我上午打电话,因为上午时段的电话拨打非常重要。但苦于不知道怎么突破。有一天,同修得知我双盘只能盘半小时后说:“如果你能坚持打坐一小时,也许失眠问题就解决了。”那天我坚持坐了五十六分钟,就觉的在这过程中自己的脑袋上尤其是脑袋后面一直在动,心想这一定是师父在给我调整。可惜后来又只能打坐半个小时了。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从十几岁开始的这些年当中自己一直被情操控和左右着,所以说的话、做的事都不够纯净,没有达到师父在法中对我的要求,人也不是很清醒,常常陷入人心和观念中去处理事情,去思考问题,总是向外看,严重的影响着修炼。我下决心一定要彻底修去这个情,让自己真正的清醒起来,像个真正的修炼人那样,用修炼人应有的纯净心态做事。

随后的日子里,我尽量增加打坐时间,由三十五分钟到四十一分钟、四十七分钟。几天后,我发现自己可以稳定的坚持住双盘四十多分钟了。有一天,我竟然坚持了一个小时。到了最后的十几分钟时,我开始闹心,腿也很疼,不由得想起从前在景点炼功时,当腿疼的坐不住时,不由得心里默念“坚如磐石,金刚不动”随后静下来的事情,我随即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念: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神奇出现了,我突然感到头脑清静了,一股清凉的力量将我稳定住了,身体不再因疼痛而前后晃,而是能稳稳的坐住了,也不闹心了,反而心里很稳很平静。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弟子,谢谢师父!

十一月份开始,我竟然可以早起了,虽然只是早上六点多,但我还是很激动,每天早起把五套功法炼完,再补发正念,然后上平台和本房间同修一起发正念、打电话。我由上午时段很困的状态,变的现在不会像从前那样困了,觉的头脑也清醒多了。只是最近早上又开始不能早起,我很着急,但是也尽量早上起来先炼完静功,然后和同修一起打电话。晚上睡前再补炼动功。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师父每天给我们演化身体,所以每天五套功法尽量炼全很重要。

最近一直在和思想业力对抗,有时候思想业力会顺着我的执著在头脑中反应出不好的念头,我不清醒时就顺着去想,但是意识到了就尽量去排斥,就这样不断的反反复复的去否定,尽量让自己清醒。所以在炼动功时有时会精力不够集中,但炼静功时发现自己开始能一点点的静下来了,腿也没有之前那么痛了。我知道,这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我有想提高、突破的心,在帮助我。

三、挤时间多学法、稳住心打真相电话

在做事情的过程中,证实自我的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得认可的心、求名的心和贪天之功的念头一直往出冒。我完成事情时,常常发现在这过程中没有把救度众生的慈悲和正念溶進去,而是觉的自己做的好。这怎么可以呢?所以几次向同修曝光这些肮脏的人心。由于学法不够,人心多,所以发现智慧不够了。执着于做事的心很强,其实背后是证实自我的人心。也不能安下心来好好的打电话了,把精力都倾向用在做事上。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安排下,同修也发现了我的状态,所以减少了我的工作量,建议我多打电话直接救人。是啊,给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打电话这么重要,我为什么却没有重视呢?之前本房间同修也劝我多打电话,可是我当时干事心很强,还是没能重视打电话,虽然晚上有固定时间拨打,但是效果并不是太好。而且上午和晚上时段打的电话也很少,这也是我现在要努力突破的,起码要把当天领的案例打完。现在我在打电话之前尽量会静下心来学一小会儿法,让自己静下来,调整好心态救人。也在尽力多一点时间用在打电话上。

去年六月份,有位去第三国的同修临行前把手上多出的大法书交给我。其中大部份是没有改字的。我之前每当失眠时,就起来给大法书改字。可是当过心性关时,才发现自己因为学法不够,脑子里都是人的观念,阻挡着提高,也不知道要怎么用修炼人的正念去面对。我发现在给大法书改字的时候,喜好心和做事心也表现出来了,看又改了多少页了,什么时候能改完啊。我想,现在时间有限,我还是尽量多看法吧。如果学法跟不上,各方面都出问题,所以我只能先抓紧时间看法。

就这样,我从师父从二零一六年的新经文开始往前看,发现除了在平台上的学法外,自己挤时间学法,竟然一本本的学了不少,现在学到《法轮大法各地讲法十》了。我想自己利用零碎的时间把师父的讲法从后到前先系统的看一遍。在静心学法中发现心态有些变化了。但是还不够,我还要突破早上六点起来发正念然后炼功。这是我最近要突破的。

有时忙忙碌碌的干事心让我忽略了时时向内找和事事修自己,而是只想着赶快把事情完成,做好,或者得到同修的肯定。这背后是证实自我和求得认可的肮脏人心,其实也是党文化急功近利的表现。在干事心的驱使下,学法跟不上,所以时常感到很累,身心疲惫,现在才知道是因为没有真正的修自己,只是单纯做事,没有法的力量,所以也缺少智慧。

今天我把这个干事心曝光出来,努力在法中归正自己,在学好法、炼好功的同时,修去证实自我的干事心。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心得体会,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