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下面是山东招远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一、苑金铭依法诉江遭迫害,含冤离世

苑金铭,男,七十九岁,是招远水务局退休高工,地市劳模。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的冠心病、动脉硬化、股骨头坏死、胃病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满面红光,身心健康。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初期,苑金铭被单位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逼迫交书、被非法监视。

二零一五年六月,他按照新政推行的“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向两高邮寄了起诉恶首江泽民的诉状,要求依法严惩祸国殃民的江泽民,还法轮大法的清白,还大法师父的清白,还大法弟子的信仰自由与人权。很快收到了两高的回执单。

诉状邮寄时间不长,他退休前的工作单位,派人两次上门骚扰,逼他撤回诉状,逼他按手印,都被他拒绝。后来,单位放出风说:不签字要停发工资,儿女们都要受到牵连。

得知很多因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判,还有的被迫害致死,苑金铭心里产生了怕,原本他就是一个性格内向,胆小怕事的人,结果时间不长,身体就出现了呼吸困难;饮食减少,仅二十几天就含冤离世了,给全家人造成了巨大的悲痛。

二、徐春熙多次被迫害,被枉判七年半

徐春熙,女,五十岁,蚕庄镇人。在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至今已逾十八年中,她一家遭到严重迫害,她几次被非法抓捕、抄家,二零零八年,被枉判七年六个月。

九九年七月,徐春熙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结伴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途中被截回绑架到当时的大户镇派出所。中共政府恶人王书江、孙启全等让她们(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滚烫的沥青路上赤脚暴晒(当时正值盛夏,室内温度都高达三十六、七度)。其中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脚上被烫起了大泡,还有一老人当场晕倒,最后被勒索了三百元才放回了家。

二零零零年正月,徐春熙再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早等在那里的当地政府人员绑架。王书江气急败坏的把她们三人强行塞进小轿车的后备箱里(里面还放着一个桶),坐在里面连腿都伸不开,只能卷曲着身子。王书江恶狠狠的说:憋死扔下去算自杀。半夜被拉到了镇计生办,当时在场的有近三十个人,每人手中拿着电棍、棍棒等,一见面就噼里啪啦的一顿毒打。这之前,他们还把徐春熙的丈夫从家中绑架,孙启全等人把他暴打一顿后关在二楼,家中只有一个十岁的女儿,无依无靠。

中共政府恶人薛洪尧、王学朋、王书江、孙启全等,还把徐春熙及十多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用绳子捆绑成串到集市上游街示众,故意侮辱她们的人格。这一次,徐春熙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最后被勒索了五千元钱才被放回家,回家后,他们又派两个政府人员、两个村委人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蹲坑监视她们一家。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的一天,以孙启全为首的十几个人恶人闯入徐春熙的家绑架了她,并把家抄了个底朝天,抢去了电脑、电视等价值几万元的私人财产。他们把徐春熙拉入臭名昭著的招远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后被枉判七年六个月,拉入山东女子监狱迫害。

他们绑架了徐春熙后,又到学校把徐春熙正在读高一的女儿也绑架到了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在家属和老师的一再追要下,才把她女儿放回了家。她的丈夫被逼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只好到外地打工,供女儿读完了高中、大学。这期间,恶人们多次翻墙进入徐春熙的家中,妄图抓捕徐春熙的丈夫,但都未能得逞。

三、齐山镇吴新芳遭受的迫害

吴新芳,女,四十六岁,家住齐山镇大泊子村。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十八年中,她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在镇派出所、洗脑班、拘留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吴新芳因进京为大法鸣冤,被大吴家政府派人拉回本镇派出所,被勒索二百元钱,并被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九九年十一月,吴新芳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大吴家政府人员去北京拉回镇派出所。政府人员王爱武、刘亚军指使派出所所长刘奎义、杨立志迫害她。每天只给一点吃的,强迫她劳动,她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遭到他们的野蛮灌食。后刘亚军、王爱武向她的家人勒索了一千七百元钱,逼家人写保证书,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正月,中共政府人员王爱武带人把吴新芳绑架到了镇派出所,逼她写保证书,被拒绝后,把她关进了车库里,吃、喝、拉、撒在一起,冬天睡在水泥地上,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逼家人交了三百元钱,逼写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中共政府人员又逼吴新芳到大吴家办的转化班强制洗脑,逼写转化几书,逼踩师父的法像。

二零零八年,吴新芳因外出讲真相,被齐山镇派出所绑架,后被招远六一零国保大队李建光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在玲珑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李建光把她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后,又拉到王村劳教所。因吴新芳不转化,一个月后又被拉到济南劳教所非法关押,每天只让睡几个小时的觉,逼迫看诽谤大法、污蔑师父的录像,逼写不炼功的三书,每天十七、八个小时的强制劳动。

二零一六年正月,吴新芳因为依法向两高控告恶首江泽民。齐山镇政府人员,派出所的人员非法闯入她家想绑架她。因她当时不在家,他们非法录相,并抢走了几本大法书,又逼迫她丈夫带他们到处找人,没有找到。四月的一天早上,这些人又非法闯入了吴新芳的家中,把她绑架到了招远拘留所,非法拘留了七天。

四、齐山镇孙俊红遭受的迫害

孙俊红,女,齐山镇大泊子村,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江氏迫害大法后,她多次被中共恶徒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她因进京上访被拉回镇政府,被勒索了二百元钱,逼迫写保证书。九九年十一月,再次进京上访,被大吴家政府人员王爱武、刘亚军、派出所所长刘奎义、副所长杨立志等人的迫害,拳打脚踢,大雪天关进一个大空屋里冻,吃、喝、拉、撒都在屋内,向家人勒索了一千七百元钱,逼迫家人写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正月,中共政府人员,派出所人员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勒索了二百元后,逼写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二月,中共政府人员又逼她到大吴家教委办转化洗脑班,宋信波和一帮恶人逼她骂大法师父,踩师父的法像。

二零零二年秋天,孙俊红正在自家地里干活,宋信波指使一帮恶人强行把她拉到了洗脑班,逼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相,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二零零八年,孙俊红因向路人讲真相,被齐山镇恶人绑架,后遭招远国保大队恶警李建光的迫害。李建光把她关进一个房间里,拿着一本很厚的书,在她的脸上来回的打。而后又脱下鞋在脸上来回打,当时就把她的耳朵打聋了。李建光又带人去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一箱大法书,抢去了他家的钱(没有具体数量)到了晚上,把她拉到了招远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后非法劳教一年半,送王村劳教所,因她不转化,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济南劳教所迫害。逼迫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相,逼写三书,每天长达十多小时的劳动。劳教期满后,镇政府人员不让直接拉回家,从劳教所拉回了本地洗脑班,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后才让回家。

二零一六年正月,因她依法向两高控告江泽民,派出所所长和另一名警察,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到她干活的果园绑架到派出所,随后送往招远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八天。

在迫害的十八年中,一到敏感日,孙俊红不是被勒索钱,就是被绑架关押。多次绑架关押迫害,使她和家人的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五、一位耳聋人被迫害的经历

我今年五十二岁,二零零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下面把我前年一次被绑架迫害的经过说一下。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骑电动车去本镇一个蛋糕房同修那里去。刚到门口,本镇派出所的警车也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两个穿警服,一个穿便衣的警察,他们看了我一眼就直接去店里了。我也跟着进去了。几句话,我就开始讲真相,他们说什么我也没听到(我耳聋),就一直给他们讲,他们也不听,强行把我和同修拖上了警车,拉到了镇派出所。

警察问我起诉江泽民来吗?我告诉他们我是用合法的程序,而且还用真名实姓诉江的,没有犯法,是应该受法律保护的。他们又问我包里的资料是谁给的,哪里来的。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从做好人做起的,等等真相。过程中,其中两个人用野蛮的动作扳我的手,把手掌按在电脑上扫描手纹。我不配合,手被他们拧的紫血印好几天才恢复了正常颜色。

被审过程中,两个警察去我家非法抄了家,抄走十几本大法和师父法像,在一个盒子地下大概有五百元钱也没有了,还把我二十多岁的女儿(小时候把后脑摔坏了,做过手术,不能刺激)吓坏了。女儿后来告诉我,他们又踢又砸的把门打开了。五天以后我回家,看到女儿的精神恍恍惚惚的,她还去村委会举报妈妈炼法轮功,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两个警察教的。因这事,我还去村委找过,跟村委们说:我没有做过坏事,都知道我是个好人,你们为什么还派人给他们领路去我家抄家?把孩子吓成这样,你们应该保护好你的村民……

在派出所当天傍晚,当时我不上他们的车,我要自己回家,他们点头说送我,结果骗去了拘留所。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看到他们车上还挂着菩萨像。我说:菩萨能保佑你们吗?我们就是修佛的,你们还跟着迫害我们。另一个拿出手铐让我看,意思是没有给我铐上。我说:你多亏没给我铐上,那样你的罪可大了。

把我拉到拘留所后,他们逼我签字,我不签。有一天放风时,我给男犯们讲真相。我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进来的吗?是因为我起诉江泽民,他迫害修炼佛法的好人,还出卖中国的领土,做的坏事太多了。不光我告,你们更应该告他,有的点头认可。这时,一个警察气势汹汹的过来了,抓住我的衣领说: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动,也没有害怕,告诉他:你把手放开,动手犯法。他把手松开了,后发疯似的对着男犯们大吼,吓得他们都跑进监舍里了。

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五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