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理文章中向内找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以往给明慧网的投稿中,我似乎形成了一个观念,就是连续发表两篇文章后第三篇总不能发表。我一方面想可能是我的稿件不行,不能录用。另一方面我还揣测明慧同修的心理,是不是明慧同修怕我生起欢喜心或其它人心呀?

随着需要整理的东西越来越多,我几乎每天都要投稿,而且有的时候还要投两篇,我想:在一个信箱中投两个,明慧同修会不会不给发表?于是在八月份我又申请了一个邮箱。这样我就可以一天投两个了。

不过当我申请了邮箱之后,我问自己,你这样做是为了耍小聪明欺骗明慧同修吗?内心回答:不是。你是想证实自己,显示自己吗?不是。我真心想圆容大法,通过同修遭迫害的典型事例揭露中共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师父在《洪吟三》中说:“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1]。

就在越来越顺利的整理文章工作中,我发现了自己的一颗颗私心,并且很快去掉了它。

我的文件夹

二零一五年我建立了一个自己的文件夹,将自己发表的文章汇集起来,近几个月来由于发表的文章明显增多,人心也跟着浮动起来。

一次当我满心欢喜的将整理后发表的文章复制到自己的文件夹时,突然意识到一种膨胀的自我在心头溜过,这时我马上捕捉到它,寻其根源,原来这个东西是从我建这个文件夹时产生的。

在收集自己文章时的那种兴奋,不正是由自私引起的满足感吗?我意识到在这个文件夹上滋生的私心已经很严重了。于是我马上决定不再收集自己的文章了。那一念出来之后,当时我真感觉解体了一个自己,内心顿觉有种失落感,但是我觉的这样做是对的。可能在自我包裹的狭小空间内待久了,突然间包裹的外壳碎了,自己暴露在一个比较大的空间中,所以才感到没着没落。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一种无以言表的美妙、舒适感油然而生。

我用-t.zip做标记

今年十一月六日,我在骑电动车上班的路上突然摔了一跤,虽然身体并无大碍,但是我想这肯定不是偶然的,一定与我的修炼有关,但一时又找不出什么人心。

第二天我在上班的路上一边走,一边背《洪吟二》,当背到,〈无〉时,我心里突然一亮,再背“无无无空无东西 无善无恶出了极 進则可成万万物 退去全无永是迷”[2]。我对照自己的内心查找,看有没有“东西”,结果还真的发现了问题。

前些日子放弃了“我的文件夹”,觉的自己轻松了许多。但今天的向内找,发现那颗私心并没有彻底放下。从行为表现上看,就在放弃了“我的文件夹”的当天,我下载每日文章时就有了区别,没有我的文章就用不含图片的形式(zip)下载,有我的文章就用含图片的形式(-t.zip)下载。现在想来,为什么要有我的和不是我的区分呢?这不就是那个自私的我在作怪吗?“我的文件夹”废弃了,但私心不愿就此死去,马上又找了个-t.zip寄生下来。当时我的心动了一下,是不是这样做也是自私?可还是有些自我掩盖似的就这样过去了。

既然现在发现它了,就肯定要去掉它,不再执着自我了,让一切回归本真。用zip下载也好,用-t.zip下载也好,不会再有我与不是我的区别。一切都是大法的,事迹是同修证实法做出来的,所成的一切因缘都是师父安排、师父在做的,自己只是动动笔整理一下而已,怎么能贪天之功、归为己有呢?自己就做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证实法中不能有任何分别心。否则只要有证实自己的因素在,就有了不能溶于法中的间隔。最终随着自我的膨胀,使自己脱离大法。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内心体验到了真我的觉受:坦荡自若,平静悠然,没有了往日因“我”而生起的激动色彩。

通过修心使我认识到,人的内心本应是平静的,而打破平静的都是“私心”扰之,或是高兴或是痛苦;或是兴奋或是郁闷;或是成功或是失败等等诸多对立存在的因素,都是使人达不到“空”“无”的“東西”。当我们去掉了自私,就自然同化了大法,回归了大道。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