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 丈夫也变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出生于一九五一年,从小因家里兄弟姐妹多,生活很困难。父母是老实人,我也自然就诚实厚道。读完中学后,步入社会,因生长在农村,没有工作,让我感到迷茫,不知人生为什么活着。

我婚后更是苦不堪言,因和丈夫性格不同,丈夫脾气暴躁,他没有念几天书,性格粗鲁,一说话就大声喊,总象打仗似的,我很不习惯,时日久了,我俩矛盾就多了。后来他又多了好些恶习,如抽烟、喝酒、夜不归宿,对家里生活不负责任。那时孩子小,每当他晚上不回家在外面赌,我都是气的够呛。在漆黑的夜晚,或者是大雪夜,我把孩子锁在屋里,到处找他,谁家屋里有亮,我就敲门,找回来后就是一场争吵。

但是,丈夫就是不改恶习,最后发展到欠赌债,大过年的,债主登门要钱。那时生活的很困难,家里没钱,拿什么还债?我只能去娘家东借西借,给他还债。家里的一切负担我一个人扛着,生活的很苦很累,搞的一身病,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再也生活不下去了,真是走到了离婚的边缘……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让我明白了人生许许多多不解之谜,改变了我的观念。如师尊开示:“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我还把师父在《法轮功》里讲的一段法工工整整抄写下来贴在墙上,随时看、随时背,师父讲:“世间的一切是是非非,无时不在检测着你的心性。在面对无名的屈辱中,在你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害时,在金钱面前,在女色面前,在权力的角斗中,在勾心斗角的嫉恨中,在种种的社会纠纷、家庭矛盾和有形无形的痛苦里,你都能时时的用严格的心性要求来把握自己吗?”[2]

师父的法理洗刷了我内心的怨恨心、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心,觉的丈夫他也可怜,能同我成为一家人,也是得救的生命,是前世的因缘。

大法改变了我,我没有了抱怨、没有了恨、没有了争斗,觉的心里甜滋滋的。我对丈夫也体贴关爱,大小事和他商量,他改变了,脾气温顺了,说话也和气了,不喊不骂了,家务事能主动去做,每当家里来人做客,他都主动下厨房炒上几个菜,亲属客人都称赞他做的饭菜好吃。他真的是换了个人。

同时,丈夫常常和亲戚朋友讲大法的美好。谁哪有病了,他知道就告诉人家:你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好了;他还说:跟你嫂子学学功就好了。

丈夫心里认同大法,也退出了党、团、队,他同时也得到福报:二零一二年,一次丈夫骑摩托车被汽车撞倒在地,当时已不能动,围了一帮人看。汽车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吓的赶快下车说:“老爷子怎么样?上医院吧,我这车什么险都有,去看看吧。”丈夫被扶起来后说:“我没事,再开车注意点。”围观的人有的说:不能让车就这么走了。丈夫说:我这骨头没事,让他走吧。我丈夫没有讹人家。回来跟我讲这个过程。我说:你这样做的对,天上的神都在看着呢。过后他腿脚都肿了,都黑紫黑紫的,他就用盐水洗,没几天就好了。

丈夫在大法中受益,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很好。孩子出于关爱说:现在人说有病就很严重,爸,你也得常检查检查身体。他爸说:我不用,哪不舒服,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就好。女儿笑了,说:“我爸真受益了。”

回想起我修炼大法前,因这个浊世带来了无休止的伤害,跟丈夫的争斗、怨恨,搞得我一身病痛、苍老的脸颊、呆滞的目光、迟钝的头脑,人前不敢去。人的一生,无论是朝阳正起,还是日照中天,人总会走到夕阳近黄昏,何况我不幸的那段人生更是苦上加苦。可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大法的法理折服了我、洗刷了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用大法真、善、忍衡量做人做事,按法的要求我差之千里,可师尊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给我净化身体,挽救了我的生命,一次一次给予我的新生,才挽救了将要破碎的家,驱散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带来的痛苦与纷争。

现在我走路生风,没有痛苦,家庭和睦,孩子孝道,其乐融融。亲朋好友都说“老三”(我丈夫在家排行老三)最有福!是啊,因为我修炼了大法,丈夫也受益。我们活得轻松、快乐、幸福愉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