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 一家人沐浴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三岁,在青少年时我就有修炼的愿望,苦于找不到好的法门,直到一九九七年二月,在南方剧团工作的表兄来了一封信,信中说,他们剧团要搬家,家中有很多好衣服,想了好久,觉得只有我妻子穿起来合适,叫我一定去一趟。

我去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衣服。中午他妻子,也就是表嫂,在床头手拿一本书,并没有怎么看,我一眼望去,看到书的封面,一下子就使我感到威严神奇。要过来翻开就看到“佛法”二字,身体一震,哎呀,这正是我要找的啊。接着我一直看到半夜,他们说要关灯了才罢。

我给表哥请求要请走这本书,表哥虽然犹豫,最终还是同意了,这就是我看了十九年的宝书《转法轮》。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师父保护 一家人沐浴佛恩

儿子在外面打工,和一个贵州女子结婚,他们已有一个女儿,后来儿媳又怀孕七个月了。当时我们当地计划生育搞得很凶,不敢生,况且他们在外面,生下来也照顾不了,就打算去医院流产。

儿子跟医生说:要打(胎)就打死,不然看到可怜。医生很“负责”,增加了两管药,认真的注射后,晚上十一点四十七分,孩子被打下来,一看是个男孩,但没死。医生问要不要,我儿子说:既然没有死,怎忍心扔掉。医生很奇怪,说他从没遇着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我家有什么来头,千百个也难遇着这么一个。

七个月打下来的婴儿,骨头上面一张皮包着,不哭,不动,只会吃奶,放在纸箱里,没有一点声息。儿媳对儿子说:“我俩这辈子苦了。”后来,我妻子去帮他们照顾,发现快一年了,一包豆奶要五次才能吃完。奇怪后来竟然一天比一天好转,现在孙子十七岁了,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身体健壮,智力也不错,没受任何影响,这岂不神奇?

大概二零零二年左右,天下着瓢泼大雨,我家的猪圈修在八九十丈高的岩下,盖的牛毛毡,岩又被牛毛毡遮挡着,看不到上面。妻子正在岩下上厕所,突然泥石流滑坡,只听到轰的一声,岩石、泥石流洪水和竹子、树木崩将下来。大灾大难突然来到,那真是前一秒后一秒,猪圈全部压垮了,上面泥石流还在继续往下崩。因为厕所在岩石的中间,人要过来,还有一丈多远,来不及的,一般的情况下,人必死无疑。

我想这下完了,跳到屋外一看,奇怪,一窝竹子连泥带石总共有几千斤重,齐刷刷的从妻子后背到脚跟,不前不后,不左不右,很是听话的落下,就像她在前面站着,后面是早修好的一堵墙一样。师父啊,那要是压在人身上,那是连人带骨头都得压碎的。

邻居们打着伞,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吓得发抖,过后,我问她:“怎么这么凑巧?”她说不晓得咋回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一场大劫,都知道是师父保护了她。神奇,神奇!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不料在天安门和本地同修走散,最后在师父的安排下,和湖南衡阳大法弟子余爱平(已被迫害致死)一起上天安门打坐。天安门警察把我盘上的腿搬下来,我又盘上,再搬下来再盘上,再搬,再盘,他生气了,在我脸上使劲抽耳光,我只觉得脸上发烧,但不痛,警察见我不起来,用脚在我后背使劲踢,我还是不起来,他就踢我左肋,我当时只有一念,法不正过来,众生就无希望了,唯有这法能救众生,为证实大法,死也值得。最后,警察把我拉起来,吼道:滚回你的老家去!把我拉出了天安门广场。在当时这种情况下,不抓上警车是不可能的,最后余爱平也出来了。我们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们。

母亲看过大法书,听过师父讲法录音,迫害中,她又害怕,又支持我。她去世后,埋在后面山上,二零一零年电线断了,引起一场火灾,因是荒山,茅草长了两、三尺高,前后左右的草都烧光了,唯有她的坟墓周围一根草没烧。

因房子在岩边,危险,我们重新修了一座,在兄弟房子的附近。打屋基、下基石,费了很多劲和时间,当时经济困难,还欠了许多债。刚修起,砖工架子都还没拆,兰渝铁路勘测,要走我家侧面过,图纸拿来一看,我家房子和铁路在图纸上只一根线的距离,勘测人员说肯定要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我哪还有那么多时间拆迁啊。转念又一想,房屋在修建之前,我就修炼了,怎么会让我白费这么多时间和力气呢?不会的,我请求师父化解这难,让铁路改道。不久一天,我女儿很欢喜的对我说:铁路改道了,从周家沟那边过了。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左右,我地大面积发猪瘟,周围村的猪都得病死了,我们沟里一头猪都没有死,我想是乡亲们明白了真相得了福报。

在大法修炼中提高心性 证实法

我是大法弟子,周围的人全都知道,我必须提高心性,特别在行为上要注意检点,证实大法的美好。

我以前不但多病,性格也很古怪,得理不让人,认为人活在世上不能吃亏,才算有本事,容不得人,和家庭、周围的人打架、吵架,不落掉一户,自认为文不借笔、武不借刀,现在想起那个时候,就像个“山大王”。修炼大法后,逐渐改掉这些坏性格怪作风,不争不斗,现在想起这十九年来,还没有和家庭及周围人发生大的口角。

那年母亲去世,安葬后,剩下一千六百多元钱,和四个弟兄商量,全部给了幺弟,因他家困难一点。弟兄们见我和以前不一样,对他们也和气了些,并且知道我原先有病,现在十九年没吃过一分钱的药,身体健康,人也比以前年轻了很多,轻重活都能干,家里水果、农产品、肥猪、母猪、猪崽、鸡鸭鹅、小菜等一年出那么多的钱,不存一分钱在身边,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嫖不赌、不生病、不贪玩,处事合情合理。

我在家为大,弟弟们、弟媳们、侄儿侄媳,对我都很尊重,一次三侄女对我说:“大爷,我也要学法轮功。”三弟的妻子对我说:“大哥,您学那个(指大法)保护我们这一大家吧。”我说,只要你们明白真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就会保护你们,她点头。

我家建房,预制板、砖石、河沙、水泥各方面尽量放在恰当位置,砖匠们说:“修了这么多房子,只有您这里做起来方便舒适。”还有一人说:“大哥,您学法轮功,在您这儿做活儿简直是种享受。”

十几匹马给我驮砖,收工后算账,钱付清了,最后我发现少算几千砖。他们都走了,我找到他们,说他们算错账了,他们说这么多人算,不可能错。我说你们少算了几千砖,我把钱付给他们,他们无不心服口服。

邻居的儿子海娃把我孙子的小手指用柴刀砍得要断了,医院检查说伤断了筋骨,在医院用了几千元医药费,我们认为他不是有意的,不与他们理论,他们很是感动。

有一家人办丧事,我发现这家的窗前有一堆一百元一张的钱,我赶紧叫来了主人,捡起来一数,有一千多元,一般情况下,那么多人来往,谁捡来用了,是没有人知道的,可是我修炼法轮功,不能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在街上卖花生,那是一颗颗选取出来的,籽粒饱满的那种,街上人见花生好,争相来买。因是花生点种的季节,我问他们是吃还是点种,他们都说买去做种,我说这是隔了两年的花生,做种不好。后来人们都知道是隔了两年的花生,卖不掉了。旁边的人都说我笨。后来我低价卖给了买回去吃的人,少卖了很多钱,但我心里畅快:大法弟子应该这样。

我在市里卖南瓜,刚放下担子,旁边一个卖凉菜的小贩,瞪着眼很凶的吼道,快担起走!我马上挽绳拿扁担,准备担走另找地方。他却不放过我,一脚踢起,因下了雨,街道有点滑,南瓜被他踢得翻滚了一地,被稀泥巴糊得怪眉怪眼,很难看。要是以前,我一定拿起扁担把他的凉菜摊子一扫而光,况且是他输理在先。以前我是宁可输个脑壳,也不输个耳朵的人。我没有这样做,捡起南瓜担走了,可他还是恨恨的骂不绝口。

我在坡上捡了钱还给了失主,在公路捡到一包东西,小学生用的,可能是哪个商家失落的,笔、本子、小刀等,价值几百元,我交给了大队队长,请他们找失主。

我家里的田有水,每遇干旱年头,我不惜放给缺水的秧田,和无水栽秧的田块,使周围几十块田能有好收成。

我家周围的路我也把它修整好,怕伤了人们的脚,我在田里干活儿,如果一个蚌壳没甩好落在人家田里,我也会走过去捡起再甩出去,我怕伤了别人的脚,因为师父让我们总是为别人着想。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