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了仇疙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我家和街坊堂历家因坟地发生了纠纷,几年不说话,成了仇家,一九九六年我学了法轮大法,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提高了,使两家解不开的仇疙瘩得到了善解。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我公公八十三岁那年去世了,经过协商埋在了堂历的责任田里,出殡后第二天,堂历媳妇就把坟头给攘(扬)了!

我丈夫弟兄五人,一看,坟头被攘了,这还了得!老人刚埋葬就被攘了坟,什么比攘祖坟更厉害?!眼里下拳头,真是欺人太甚!不行,找他去!

不由分说,弟兄五人就找到他家。当即就争吵起来,真有打架的气势。堂历家一看我方人多势众,觉得不好,赶紧找人说和。

经人说和,堂历媳妇把事情承担起来,当众认错,给我家弟兄们说了好话,还答应把坟头给封上,这样一场风波就算过去了。

虽说事过去了,可谁心里也放不下,心里还是气愤,仇疙瘩并没有真正的解开。虽说是街坊,又是同姓,可彼此见面也不说话了。

日月如梭,年复一年的过去了,到一九九六年,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大法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处处事事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师父教导我们:“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3]

法中这些话,都深深印在我的心里,对我触动很大。我想:我不光要把这些法理记在心里,我还要落实在行动上。这就是我行动的指南。

师父还教导我们:“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3]好像这话就是对着我说的,可是我做到了吗?通过学炼大法,用大法法理对照自己,衡量自己,心性得到不断提高。我常想:我们家跟堂历家这仇疙瘩得解开呀!在这个问题上,应该退一步。以前没修炼,是常人,可现在我是大法弟子啊,我得用大法对照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啊。我得主动打破这个僵局,主动跟他们说话。

一天,我一出门就碰到了堂历媳妇,真巧!我一有这念头,就正好遇上她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有这颗心,来帮我呢。于是,立即迎上去,用慈善的语气跟她打招呼说话。这是她没料到的,所以有些吃惊,但马上又非常欣喜的忙上来跟我说话。这算开了个好头,我用善良的心化解了我们之间的封冻。

以后堂历见了我,也忙打招呼。我家弟兄们妯娌们都说我:“甭理她(他),她攘咱的祖坟,这仇一辈子也忘不了!”我说:“人家认错了,又给咱说了好话,就算了吧。不能没完啊。再说,我是个炼功人,得高姿态,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我多次跟弟兄们妯娌们这么讲,用善心待人的道理,用慈悲心感化弟兄妯娌们,渐渐的他们也就有了变化,不再象以前那么说了。

堂历是个笨手笨脚的人,他家的电灯、电线、插座、插头出了毛病,自己不会收拾,就到我家找我丈夫,我丈夫虽不是电工,可他在这方面,无师自通,所以邻家壁舍的爱找他干这个事儿。此时堂历张口了,开始我丈夫不愿去,就借故推脱,后来,我就对丈夫讲:“我炼法轮功,你一向支持我,你也看了《转法轮》,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也常说要做好人,那为什么就不愿帮人家呢?过去那个怨恨心别再有了,放下吧!”丈夫毕竟是学过《转法轮》的人,所以,我这一讲,他就通了,马上就去帮忙了。

从此,两家来往如初,多年的仇疙瘩终于解开了!到后来,我还帮他们做了三退,连他家的三个女儿我也帮她们退了团、退了队。

我深深体会到:这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救大穹救寰宇的法,是救人的法,是救众生的法,威力无穷。没有这大法,这攘祖坟的仇恨怎么解开?!没有这大法,我怎么会为“仇人”做三退呢?!我觉得我在法中得到了不断的升华。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