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糖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今年我五十四岁,二零一六年的秋天,我和其他五人(共四男二女),被一个年轻的男老板雇去掰苞米棒子。其中只有我一个人是炼法轮功的。到地里刚干不一会儿,天就下起小雪,边下边溶化。我们几个人坚持着,到中午的时候,我们的衣服和鞋子全湿透了,其中两个男的嫌太冷,说下午不干了,回家。

老板急着往回拉苞米,送不了我们,就给他的朋友打电话,来接我们回家,同时把工钱给我们算了。一共是五百一十元钱。可是,老板没有十元的零钱,给个二十元钱。我当时也没带零钱,就对那几个人说,你们谁兜里有零钱,谁也不吱声。老板就说,多这十元钱,就给这位大姐啦(指我,其实,还有一位男士比我大十来岁呢。因为我干活实在,不会糊弄人,老板看出来了。)

我说,我不要,不能多要你的钱,一会到小卖店分开,碰不上你,就给你的朋友(接我们的司机)吧。老板说,别给司机,别给!就给你啦。这时,我有点犯难啦,多这钱怎么办呢?“我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笑着对几位伙伴说:“这钱你们几个分了吧。”那个女伴说:“买糖吃。”

这时,有个男士觉的不太理解我,老板同意给你钱,你还不要?!就一脸的疑惑,看着我问:“你信什么的?信耶稣吗?”我说:“我信法轮大法。”他若有所思的琢磨着。

小卖店到了,我站在门口,他们几个到柜台前买糖,分六份。他们几个拿完,也叫我去拿糖。我想我是修炼人,在利益上不去争,要看淡,就心平气和的说:“我不爱吃糖,我那份你们几个吃吧。”我的话音刚落,就见那个女同伴,一伸手,全搂啦。我视而不见,没动心。

此时,那几位男士可不干啦,对这个女的很反感,都指责她,并让她给我留点呀。我说:“没事,我不要。”因为我不争,气氛一下子就和谐了,我们几个友好的把工钱分开了。

在等车时,老板拉苞米棒子的车先到了。我想,既然和老板又碰面了,那就把钱给人家呗,言而有信嘛。我就拿出十元自己的工钱还给老板。老板说什么也不要,互相推让了几次。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做事得为别人着想,我不能要你的钱。老板这才把钱收起来,并告诉我们,车快来啦,再等会,老板就走啦。

老板走后,有二个男士说:“咱们每人掏出二元钱,给大姐,这回咱们自己吃自己吧。”我赶忙微笑着说:“不用啦,这糖是我请你们的,咱们在一起干活,认识一回,是缘份哪。”他们瞧我这么一说,也都开心的笑了。

我及时的把握好自己,调整好心态,趁热打铁,就敞开心扉的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心向善,做事先为别人着想,当出现矛盾时,首先找自己,看自己哪不对啦,哪做错啦,无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直至更好的人。又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操控指使下制造的伪案,是骗局,是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的,目前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香港、台湾、澳门,都有几十万人在炼法轮大法,唯一的就是中国不让炼。真心的告诉他们,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有俩个男士,当时表态就退了队。那个岁数大的男士,还说“法轮大法就是好”。

这时接我们的车来啦,上车后才发现,面包车的后两排座位全拆了,只有一个小凳子。我是最后一个上的车,他们上车后,那个女的坐在小凳子上,让一个男士硬给拽下来了,并说:“只有这位法轮功大姐才配坐这个小凳。”我推让半天,几个人一致让我坐,没让出去,我也只好坐了。

我接着给他们继续讲真相,其中有一个男士很抵触的说:“你还敢讲这个?”我说:“我都敢讲,你还怕啥呀?共产党不可怕,可怕的是大灾难来时,人是没有能力去抵挡的,人在灾难面前是一筹莫展,懦弱无力的。就象唐山地震、四川地震及海啸、瘟疫等等。只有明白真相,尽早三退了才能保平安。特别是三退,那是自救啊!是主动的废除当时加入邪党团队的毒誓,才能得到上天神佛的护佑,才能渡过劫难。”

那个岁数大的男士又说:“我还看过大法的书呢。”我说:“有没有教人做坏事的地方呀?”他说:“没有,书里写的都挺好的。”我说:“那你既然知道大法是好的,你就退出来呗,平安渡过劫难,有个美好的未来。”他当时没有立即表态,我看出来是他有顾虑心,所以我没有再急着问他。

等车送我们到家后,我们分手时,我又单个问那俩个男士,他们也都爽快的三退了。

我深深的为这几位男士得救而高兴,同时也心有遗憾,没来得及给司机和女伙伴讲明白真相,没三退,我在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愿他们再遇到有缘人劝三退时,千万别再错过机会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