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支持大法 福报连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三岁,在大法中修炼已经二十一个年头了。在中共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下,我曾被非法抓捕、抄家、骚扰。丈夫在承受到极限的情况下,不但不怨恨我,还在支持着我。

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至今,丈夫一直配合着我,维护着我家这个学法点。他说:“你们在屋里读法、交流,我在外厅都听到了(意思是我也算参加了)。”我们商量证实法的项目,他也出了不少计策。遇到难题,他都是积极参与帮着解决,做了喷字漏板,用丝网印刷了大量条幅,还帮着我一起出去挂条幅、喷标语。

有一天晚上,他在一条大街上,从街的这头喷到那头,喷的整整齐齐的,看上去很壮观。每次丝网印刷不干胶时,他都是认真有序的把印好的不干胶一张一张的摆整齐、晾干,再一张一张的摞整齐放好,并主动把用过的丝网冲洗干净、晾干,以备下次使用顺利。整个项目从购進原料,到印刷收尾,他都亲自运作,还经常摸索改進操作过程中的工艺技术,如:过年时,为使印出的“福”字不干胶字迹色彩更漂亮,他在颜料中还添加了银粉,并且改用铜版纸等,使效果更佳。

我们在做护身符时,他利用家中现有的工具,带着老花镜主动承担了往珠子上刻字的任务。同修高兴的说:“别人家不炼功的人还经常的反对,而你丈夫却跟着你默默的干,而且还很用心,真好!”他的确为做好证实法的项目,勤勤恳恳,拾遗补缺,因此得到了师父无上的呵护,受益良多,福报连连。

下面,我就举几个例子,来见证大法在我丈夫身上的福报。

一、射枪钉拐弯了

事情发生在九七年十月,在我家宿舍院里,丈夫的同事装修房子。丈夫听说后,就和邻居老弟一起过去想帮帮忙。去了之后,正遇上装修房子的工具射钉枪坏了,怎么打也不出钉了,几个人都在围着拨弄,丈夫在单位虽是干技术活的,也不懂这工具的特性,他说:“我拿起射钉枪,眼睛冲着枪口往里看,想看看里面有没有钉子,正看着,手不由自主的搬动了射钉枪开关,结果钉子从枪口里直冲眼睛射出来了。”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会打出钉子来呀,大家鸦雀无声,眼睁睁的看着钉子射到了丈夫的眼前。谁知钉子拐弯了!打到墙上去了,在场的人这才回过神来,松了一口气。有的说“吓煞人啊!”有的说“太玄了!”有的说“太神了!”有的说“是什么神保佑了你?”

我丈夫镇静后,大声说:“我媳妇是炼法轮功的,家里挂着法轮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上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是大法师父李大师保护了我,感谢李大师!”在场的人,无不称赞炼法轮功好,好的不可思议(射钉枪也修好了,人也没伤着)。

二、癌症消失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我因坚修大法,被当地公安非法抄家。当时我在师父的看护下走脱了,被迫流离失所。丈夫既善良又老实,胆子小,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坏了。他和儿子在家,既当爹又当娘,度日艰难。

到十月二十七日,他胃疼的很厉害,正满地打滚,恰好被好心来看望他父子俩的同修碰见。同修马上将丈夫送進了医院。经专家确诊是胃癌,需立即手术。同修便通知了我。我脑中闪出来第一念:他不是胃癌,是炎症,因有时他会吐酸水。我迅速赶到医院,见丈夫已在输液,先安慰了他一番,马上劝他听师父讲法,他很愿意。

第二天,一边输液,一边听我给他读法听。读着读着,我抬头一看瓶子里的液体变成了红色,吓了一跳,我以为回血了,再看针头那儿,并没有回血。再一看,瓶子里是一件红色的袈裟,就像唐僧西天取经时穿的那件,很漂亮。我马上在心里感谢师尊给予我丈夫的呵护,我更增加了信心。

后来我跟丈夫交流这事时,丈夫说:“如果那时你和三妹就给我读法,不手术了,那就更好了。”是啊,我怎么就没悟到呢?

为了我的安全,三妹同修要求立即转院到外地医院。可是下午就要做手术了,时间这么紧,我与主治医生电话联系,他当即同意,我们顺利办理了转院手续。丈夫输着液,我举着吊瓶,冒着大雪,顺利到达了外地医院。

我侄女(二哥的女儿)是这家医院的心脏手术权威,她召集了三个专家会诊,做了全面检查。做胃镜时,大夫问我:“你们怎么来的?”我说坐公交车来的。大夫向我侄女说:“你姑吓傻了,你姑父满胃是血,怎么能坐公交车呢?不可思议。”经诊断还是胃癌,必须立即手术。专家向我做了交代:手术完成后,需要化疗。如果化疗能行,他也不敢保证我丈夫能活三年。这时我心里很平稳,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不是癌症。

在進手术室之前,丈夫很害怕。我安慰他不要怕,有师父给你做主,相信只有师父能救你。同时我又教了他一首师父的诗:“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他背着这首诗進了手术室,上了手术台。

我和三妹(同修)切磋,我们来这里也不是偶然的,看来这里的众生需要我们讲真相,救他们啊,让他们明白大法是被冤枉的,我们是被迫害的,我有家不能归,丈夫病了,不能在当地医院治,这是活生生的事实,邪党诬蔑大法,欺骗了全中国的人。三妹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咱们发真相小册子,边发边讲,一个不落。”这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这时侄女从手术室走出来,端着切下来的三分之二的胃要去化验,侄女说,肉眼都看出是癌了,她和二妹娘儿俩哭成了一团。我没有动心,就和三妹分头讲真相去了。走廊两边全是病房,一人一边,一个不落。正巧碰上我表姨陪儿子住院。她看见我们讲真相,可把她吓坏了,说医院有公安。我说:没事,这是我们该做的,有师父呵护,放心吧。

丈夫手术很顺利。丈夫回到病房后说,他一直背《洪吟》,背着背着就睡着了,醒来后已经在这床上了。

同一室的三个病号都是胃癌,有正在化疗的,有做了手术两天的,他们都说,手术后麻药劲儿一过,疼痛是很难忍的,都很痛苦。我说我丈夫不会的,因为他开始听法轮大法师父讲法了。然后就向他们讲大法真相洪法,让他们看真相小册子。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说的症状在我丈夫身上都没有,他一点也没痛,一点苦也没吃着。同病房的郭大爷说:“神了,怪了,你丈夫不但没难受,今夜还写了一张菜谱,光想着吃(因做手术前不让吃饭,肯定是肚子饿了)。”丈夫笑了,我也笑了,郭大爷也笑了。我跟郭大爷说:“这是法轮大法的威力啊,让您亲眼目睹了。”这位郭大爷被震撼了,他要了《转法轮》书看,我还教他炼功了,从此,他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

在这期间,我和三妹讲真相一直没停下,讲到第三天时,侄女高兴的来和我说:“我来报喜,化验结果出来了,我姑父不是癌症,是炎症。”当时全家人真的是流着幸福的泪水,大声喊:“谢谢师父!谢谢伟大的师父!”是师父给了我丈夫的生命。

出院时,一粒药也没开,医疗费只花了六百元。侄女和专家们一直称:“神奇!太神奇了!”用实证医学无法解释这样的神奇。

我二哥原来一直反对我们修炼,这回他也认可了。表姨和他儿子,也要书,看了《转法轮》后,也表示要修炼。出院后,丈夫也开始学法炼功了,身体恢复的很快,不长时间就上班了。

在单位,他是一名车床工,经常加班加点,那胃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比以前更健康了,至今已过去十五年多了,从没有感冒、头疼过,没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

有一个阶段,由于他忙于工作,学法炼功也少了,我心急,就督促了几次,他反而不炼了,但是大法已在他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我在与同修讲述以上的过程中,功友发现我当时的第一念:他不是癌症,是炎症。虽然否定了癌症,但炎症也是病。是啊,我为什么就生不出,“他不是癌症,没事”这一念来呢?

三、从死亡线上回来了

在我修炼这些年的经历中,类似神奇的事情还很多。就说在今年七月六日,我家新安了个空调。中午吃饭时,丈夫说:“下午我给空调外机安个雨搭。”我说:“下午我还要去学法,没人给你递递拿拿的,改天不行吗?”丈夫性子急,说:“用不着你帮,我自己能行,有办法。”

可在两点半左右,丈夫给我打电话说:“你回来吧,我不行了。”我第一念就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呢?师父就在你身边,没事,我这就回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叫着丈夫的名字和他说,你的主元神一定要清楚,师父就在你身边,不要怕。共产邪灵在干扰我学法,全盘否定。又想起师父的法“败类异物一并消”[2] ,“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很快到了家门口,邻居迎上前说:“你别担心,他不太要紧了。”

到家一看,满屋子人,丈夫躺在沙发上瞪着眼睛,不说话。邻居们纷纷跟我说当时的情景,隔壁大嫂说:“我正在后凉台的厨房蒸馒头,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声,我快跑出去看,啊,是他在二楼平台上跪着,瞪着大眼睛,张着大嘴,舌头在外面伸着一动不动,象个蜡像似的,那样子吓死人啊,我就喊:‘救人啊!快救人啊!’接着,我家你大哥也跑出来了,一看说触电了(因他家外甥女触电死时,就是这样子)。他先用一根大木棍顶住,别让他掉下来摔着,而后来了好多人一起把他抬下来,抬到屋里。120救护车来时,他已经有意识了,头脑清醒,我们怎么劝他,也不去医院,就叫120救护车走了。”我感谢邻居们的帮助:“让大家受惊了,给大家添麻烦了,请大家回去休息休息吧。”

邻居们都走了,丈夫头上连血带土的,仔细一看两道大口子还出血,碗大的大包,后脑勺还有一个口子出血,背上两块地方也没了皮,膝盖上也破了一块皮,左手虎口被电的一个大包和一块电焦了的黑皮,已经露着筋了。这时,丈夫又清醒了许多,他要用凉水洗头,我想洗就洗吧,有师在有法在,没事。我给他洗了头,擦了身上,换了干净衣服,安顿丈夫到床上听法。

这期间,我发现他虽然醒神了,但记忆不行了,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成这样子的。我就给师父烧上香,对师父说:“师父啊,多谢师父救了我丈夫,还求师父给他调理调理吧。”然后叩拜师父,一小时后,丈夫记忆恢复正常了。

他说:“多谢谢师父,太神奇了!我这是触电两遍啊,不知楼上谁家接了电线不用,电线头没处理,我不知道有电,我一手拿电钻,一手不小心触电线头上了,眼前电闪的厉害,我就晕过去了。一会儿醒来后,心想,我怎么睡着了?加上天这么热,可能中暑了吧,亏没掉下去,就继续干。再一会又触电了,就不知道事了。”

丈夫还说:“头上出了这么多血,身上破了这么多皮,一点都不痛,只是觉的没力气,要不是师父呵护,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第二天,他有点发烧,又伤成这样子,我用试探的语气跟他说:“不行,咱就上医院?”他马上说:“你看你啊,你怎么就不说我行呢?”我说:“好好,你行!行!”我知道他这一念值千金!他白天听师父讲法,晚上又听了一宿,喝了一宿水,第二天好了,不烧了。

在事情发生的第三天,他自己到附近药房把手的虎口露着筋的地方包扎了一下,也没上药,过了几天,头上的伤口,腿上的皮,背上的皮都长好了,手虎口也好了,一点也没用药,一粒药也没吃。

我单元四楼邻居,曾经目睹过那次射枪钉拐弯的场景。第二天,他和知道这事的邻居又来看我丈夫,他说:“你加上上次胃手术,也算是三次死里逃生了,你谢谢大法师父了吗?”丈夫敬重的说:“早谢过了!”常人也知道谢谢大法师父了,也知道师父的伟大了,因为他们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同修知道了这事,也到我家看我丈夫。丈夫风趣的说:“我有大法师父保护,到那边(阴间)转了一圈,没有敢要的,我就又回来了,我得好好修了啊。”丈夫终于又走進了大法修炼的门。

师父说:“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3]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首!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正念〉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