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还债和要债中修去自己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家穷,吃过不少苦,做生意后,看重钱,心眼小,如果不是修大法,像我这种好计较的人,在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互相伤害的生意场中,不仅会伤痕累累,也许活不到今天。

是大法挽救了我,是师父改变了我,使我变的心胸开阔,热情开朗,能理解人,包容人,能轻松驾驭生意。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善良、宽厚、不计较,我的生意也一直处于稳中上升的状态,这在大陆经济不景气形势下也是难得的。我十分清楚,这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给予的,也是我修大法提高心性的结果。

就拿生意中欠债来说,我欠别人钱,人家来要时,他对我可以撕破脸皮恶语伤人;别人欠我钱时,哪怕是耍赖,我都能心态平和的对待。我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不能为了讨债而讨债,不能和常人对立,不能毁众生,因为大法弟子在世间就是以救人要紧,这个问题的尺度很不好把握,既要坚持大法不失不得的原则,又不能违背人的理,还不能走极端。对于这类事的处理,我本着一点: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跟欠债人对立,不用强硬的常人手段讨债,不管对方是否给钱,都要留下一份善和恩,不让他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产生怨恨,从而毁了他们的未来。

下面,我说经历过的几件事。

别人朝我要钱时:态度强硬,领人逼上门

修炼前,我在一家私企做销售工作,由于效益不好,两年只开了三个月的工资,我经常出差,不能总是自己垫钱,于是便从回收的货款里扣下几笔。这事经理也知道,虽然不高兴,但公司没钱,也是无奈之举。后来我辞职了,做起了现在的生意,并走進了大法修炼。

这时候,我惦记着公司的欠账,想找个时间和经理对账,把钱还了。可是由于生意太忙,一直没抽出时间,这事就一直拖了下来。不过,我心里也大概估测一下:我欠公司的钱,公司欠我的工资和出差费等,里外一顶,基本扯平了,因此也就没有着急。

一天,在一起打工的一个朋友到我店里,说:“公司黄了,人都散了。”这时我提起欠公司钱的事,要还。他说:“公司都散烟了,还啥还?”我知道,他也欠公司钱,他对经理有意见,让我也别还这钱。我说:“我修大法了,别人赖帐,我不能。”我给他讲大法真相,讲我学大法后身体的变化。

就在我打算给经理还钱时,突然有一天,经理领着一个警察和一个税务人来了。当时我一愣,但很快明白:这是找帮手要账来了。经理進屋后就说:“听说你生意做得不错,没有我,你能做起来吗?”他面带怒色,里外看着我的店铺。我想:我做生意与你有啥关系呢?后来明白,他可能认为我用欠他的钱做生意本钱了。不过我想,来了正好,今天把账清了,省得老惦念。我问:“欠多少?”经理挥动着大手,说:“十万。”我一惊:“有那么多吗?”经理看着我说:“想赖账啊?差不了这个数。”之前,我就听经理跟别人说我欠他十万元。

这时,站在旁边的警察说:“你老实点,不然我不客气了。”税务人也说:“把账拿出来,咱们对。”当时气氛很紧张,他们一文一武,假如这钱不给,今天是放不过我的。我想,我是修大法的,要善待他们,心放正,不用怕,不放过提高心性机会。

我把所有账拿出来,经理也把账拿出来,税务人员很内行的和我一笔笔的开始对账。对到最后,我欠经理两千七百元。经理满脸狐疑:“就这么点吗?”税务人也疑惑:十万的边还不到呀?一旁的警察开始挺凶,一看欠这点钱,也泄了气的样子。经理反复看着账单,显得有些尴尬,他瞅着税务朋友:“不能吧?再算算?”税务人又算了一遍,说:“不差,是这数。”最后经理说:“行,马上给钱!”

我把钱拿出后,提出个要求:“你得给我打个条:咱们账已清了,今后再发现欠据,我一概不承认。”我了解经理,他说话不算数,办事反复无常,我怕他以后整事。经理说:“我凭什么给你打条?不打。”我说:“不打条,钱不能给。”经理说:“你不给试试?”

后来我悟到,我这是自保的私心,也是狡猾的人心,想打个条,手里有个把柄,将来有事时做挡箭牌,没有用大法“真”的标准对待这事。正因为这个私心很重,才有了后面的麻烦。

这时,旁边的税务人跟经理说:“这要求不过分。”经理看着我,一脸的不服,很无奈的给我打了张条,嘴里说着一些怨恨我的话。我把钱给了他,客气的送到门外。我对走在后面的税务人员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他看着走远的经理,对我点点头,很有感慨的说:“要知这样,我都不来。”又说:“你是个不错的人,以后咱们认识认识。”警察对我的态度也变了,他冲我笑了笑。这时,经理回头对他俩大声说:“走,到饭馆去。”

看着他们走远了,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虽然被羞辱了一把,但感觉当人太苦了,太可怜了,为点小钱,逼上门来。我今天修大法了,如果不修大法,不是好捏的人,这事不知啥结果呢。

大约一个月后,经理又来了,他掏出一张欠条,递给我,说:“你还有一个欠条没有结。”我一看,是一千元,是一次出差时借的,我很疑惑:在我的记忆里,没打过这个欠条子呀?怎么又冒出来一千元呢?我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我的字。但我马上又想到经理给我打的条,我说:“你有承诺:再有欠条我一概不负。”经理一听就火了:“你说什么?这不是你打的条吗?不是你的字吗?”他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本来我想据理力争,又一想,争什么?修炼人没偶然事,这不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吗?给他就是了。师父说:“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1]当时,我心里冒出许多不好的念头,我使劲往下压,我告诫自己:这一关一定要过好。我说:“行,给你。”

妻子见我要拿钱,阻止说:“不能给,这太欺负人了,你告去,法院说给,我们就给。”经理手指着我的脸:“你今天不给钱试试?”我跟妻子说:“这是我的事,你别管,给他,给他。”我把一千元给了经理,他拿着钱往外走时,嘴里还说着粗话,我心里倒感到很轻松。

他走后,店员跟我说:“刚才经理站在你的身后,攥着拳头,要打你的样子,我都吓坏了。”妻子埋怨我说:“就你大头,往外拿钱痛快,就不给他,能咋地?”我对妻子说:“给他钱,咱心无愧了。”我又说:“这些年,咱家生意不和人争,多顺?好牌子产品厂家主动找咱家代理;孩子上好学校,有人主动来帮忙;我这个药篓子,学大法全好了,这不是大法的福吗?这点钱算啥?再说了,那条子也是我打的,给他咱穷不着。”妻子气消了,也不吱声了。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师父盼望我们的就是能尽快提高上来,关难来时,不要拖泥带水,心一横,什么都能过去。

大约又过了两个月,经理的妻子给我打电话,她说:“我在家里又找到了一张欠条,是你打的,一千元。”我很诧异,怎么又出来欠条了?我说:“我欠经理的钱都清了呀?”她说:“这我知道,不过这条真是你打的,你大哥心粗,对账时落下了。”我当时念头是不服、气恨、心疼钱,想别劲儿,这不是欺负人吗?

我又想起经理给我打的条子,想拿它遮盖自己的人心,我说:“嫂子,经理给我立了字据,这钱我不能给。”经理妻子说:“你不给,我也没啥说的,这事你看着办吧。”她态度挺软,挺客气。

看着办?怎么办呢?那些天,我很有压力,该不该给呢?心里七上八下。其实,作为修炼人就是在没人说你,没人逼你的情况下,能够主动迈出那一步,那才是心性和境界的真实表现。虽然,我心里好像有种东西在左右着我,往上拱,但我必须把这人心压下去。我决定把钱给她,一定给她!只是,这事不能让我妻子知道,她不修炼,心疼钱,会闹腾的。

当我骑着自行车给经理妻子送钱时,她有些意外,推辞说:“不要了,这事弄的,多不好。”我说:“嫂子,我炼法轮大法了,不然这钱我不会给的,你收下吧。”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

她说:“嗯,听说过法轮功,挺好的。”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她脸上挂着笑,说:“好,好。”我和她说了很多话,知道经理外面欠了不少钱,老人有病,孩子上学,他去外地打工了。那一刻,我心里有些内疚:在公司里,我和经理貌合神离,互相伤害过。那时候,我是常人,没办法弥补了,他要钱时对我凶也是有原因的。

我走时,经理妻子送了我很远,回头时,她还站在那远远的看着我。

我当时给她钱,就是想证实大法的威德,证实大法弟子的心性,让她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和别人不一样,是不计较的。如果这事放在别人身上,这钱是很难给的。理解人,只有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才能理解人;包容人,只有去掉人心才能包容人。在这个世上,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无怨无恨的做到这一点。

这些年,我一直没见到经理,如果能见到,只要他愿意和我沟通,我一定给他讲大法真相,让他有未来,同时向他认错,解开他的心结。只要他能被救度,哪怕我请他吃饭,再给他一千元,我也乐意。

如果不修大法,我和经理的怨缘永远也解不开。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在漫长的生命长河里,我欠别人的账,你替弟子还了;别人欠我的账,不管是什么账,我都不要了,只要宇宙众生能对大法有正面认识,能够被救度,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朝别人要账时,站在对方角度理解和宽容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面对的,就是成就未来最好的生命。所以对大家来讲,心性的要求,也就是对你们作为修炼人能够达到的标准,在这一点上是不能含糊的,一定要达到标准的。”[2]

我悟到,做生意不过是为了表面的生存,提高心性和救度众生才是真正我要做的事。我对钱看的重,这方面的关才多。

有时厂家对账时,偶会少要你几千元,或有的款漏掉了,让你占个大便宜,是清醒的把钱汇过去?还是装糊涂留下?每当这时,我都堂堂正正的把钱汇给对方,如果能沟通,再给他们讲几句大法真相。凡是跟我有来往的客户,我都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作了三退,有人到店里,我不是忙着先推销产品,而是瞅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和三退。这些年来,我讲真相和三退大约有上千人。

有的客户兑店不干了,还钱很主动,说:“你是好人,欠你钱不给,良心上过不去。”还有的说:“你人善良,我店不干了,以后咱们还是朋友。”我一再嘱咐他们:“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要把这九字吉言告诉你的亲戚朋友,将来有大灾时,等于你把他们救了,你会得大福报的。”

最难的,就是有的客户兑店后,欠钱不给。有的客户平时看不出怎么不好,一旦兑店后,要钱时脸就变了,耍赖,一推再推。还有的说:“你家生意那么好,还在乎我欠这点钱?我还想朝你借点呢。”还有的说:“咱们合作这么些年,欠这点还要?算请我吃饭了。”还有的人欠了几万元,把废品退回来顶账,如果不要,连这都没有。还有的,兑店后人走屋空,好不容易找到时,对方摆出死猪不怕热水烫的架势,就是没钱。

这时,我不急不恼,安慰他们:“别急,慢慢还。”然后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让他们记住这个根本,这比什么都金贵。不管客户什么表现,欠多少钱,我都理解他们,宽容他们,不伤害他们,不把这事看重。

有这样一个客户,是政府部门一个主任,他妻子开个店,他也常来進货,后来提出做账期。在我犹豫时,他说:“我在政府上班,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信誓旦旦。可是几年后,他和妻子离婚了,他接手干了两年,把店兑了,欠了近两万多元。我去要钱时,他态度冷漠,说:“再等一等。”我等了六、七年。每次去他都这话。我妻子说:“到他单位去要,还怕他不给?”我心里清楚,如果用这个常人招,准灵。但他是明大法真相的人,我给他作了三退,如果到单位要钱,等于毁了他,得为他着想。

我虽这样想,心里也是别扭,有怨恨,心里不甘。可是,越是不甘心,这钱越难要,每次他都推迟:“再等一等。”给我感觉,他根本就不想还这钱。

后来,我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们部门每一二年都要换下一茬电脑,虽然是作废了,但个人用还是好东西。他是部门的头,拿几台旧电脑顶账,不也行吗?于是,我给他打电话,说了我的想法。他挺痛快,说:“行。”第二天就给我送来了两台电脑。

看着两台电脑,我心想:总算捞回来一点点。于是,我找懂电脑的朋友给鉴定一下。这一鉴定傻眼了,朋友说:“废品,不能用。”我说:“能值多少钱?”朋友说:“只能三十元一个卖废品吧,内存和主板太老,电脑更新换代快,谁要这个?”

这时,我都没找自己,怨恨心很重的给他打电话,我说:“你这电脑能用吗?”他说:“你什么意思?不能用我能给你吗?”他好像早有准备。我说:“能用你拿回去用吧,你给我钱。”这一下他火了,马上骂开了:“给你脸你不要脸,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呀?要电脑是你,不要是你,玩我呀?”我很惊愕,修炼这些年,从来没人这样对待过我,我心跳的厉害。接着,他威胁我说:“你还是炼法轮功的,我看白炼了,再整,我到公安局告你去,把你弄進去……”我被这疾风暴雨打的脸上发热,有点冒汗,也插不上话,只好静静的听。不过,他在发火时,我按了一下手机录音键,把他的话录了音。他骂完后,我想解释几句,他却把手机挂了。

直到这时我才清醒,开始找自己,找出了许多心:争斗心、怨恨心、利益心、治人心、贪心、不服的心、不想吃亏……以前每次跟他要账,觉的他是政府干部,这账肯定瞎不了,潜意识有治他的心。还有,我让他拿单位电脑顶账,这是什么心?是损公肥私呀,是纵容他犯错误,虽说事不大,这正吗?这不害他吗?这是修炼人所为吗?旧势力看到我钱财心这么重,能不捣乱吗?他训我那些话的背后,都是有所指的。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个钱是对修炼人的最大障碍。”[3]我被这阵疾风暴雨浇醒了,心里挺后悔,觉的自己修的挺差劲儿,惹了这么些麻烦。可是,往下怎么办呢?这事就这么完了吗?如果是正常修炼,我可以不要这钱,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分房子”那人一样:“那你就拿去吧。”可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能正一切不正的,在这种不正的行为面前,我不能无动于衷,如果我什么也不说就这么过去了,也毁了这个人。这里不是钱的事情,是救人的事。

于是我想了想,把电话打了过去。我说:“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给你录了音,你想拿我炼法轮功要挟我,办不到!我炼法轮功谁都知道,公安警察都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我也给你讲过,是为你好,你告我什么?能搞出什么名堂?”我话语平和,也透着一种钢劲。我说:“我有个朋友在纪委,现在就可以把你的录音交到纪委去,看看政府干部是什么德行?看看咱俩谁有理?”说这话时,我也知道自己手机可能是被监控的,一般电话里都不说大法的事,有安全隐患,但是我就是要震慑邪恶,就是要救他,不能错过救他的机会,得让他清醒,让他转变对我的态度。

我这一说,他吓坏了,态度马上变了,急切的说:“别介,千万别介,你要这样,我公职就毁了。”我说:“你想拿法轮功说事?我不怕你告。”他说:“刚才是几句笑话,你别生气,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我请你吃饭。”他指定了一个饭店,一再说:“你到那等我,我请你吃饭。”我说:“我忙呢,没时间。”他说:“不行不行,一定得去。”我说:“吃饭就免了,不过你得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是,是。”并一再央求:“你把手机录音删了,删了,别留着。”我见他的态度转变了,也说好话了,就说:“行吧。”我接着说:“钱,有你就还,没有就等一等,如果困难,就免了,心里别不平衡。”说这话时,我感到很坦荡,腰板好像挺了起来。

放下电话后,我又想:删不删呢?这时脑子里冒出一念:“留着这证据,等钱还了后再删。”可又想:这不是狡猾的人心吗?修炼人要言而有信,既然答应了,就该立即删掉,于是我马上删掉了。

这些年来,我遇到了好几起这样事,不管客户给不给钱,我都无怨无恨,理解他们,善待他们。

还有一个客户,一家三口请我吃饭,又约了三个朋友作陪,他提出赊账,我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六个人都作了三退。可是几年后,他的店转兑了,又开了别的店。我第一次去要钱时,他很滑头的说:“大哥,我生意赔了,没钱还啊,你借给我点吧?”我注意到,他手上戴个大金戒指,抽着中华烟,喝着茶,那套台式茶具足在千元以上。我笑着说:“能结多少结多少,我不为难你。”他说:“结不了,等一等吧。”我看他这态度,也没说啥,就回来了。不知为啥?当时我对钱看的很淡,淡的像一缕烟,好象是在替别人要账。

第二次去要钱时,我想把这事了结了,一百多里路,不能跑来跑去的。我拿出他所有欠条,说:“你欠了三万九千元,我给你免一万,行不?”他看着账,说:“我就给你一万,你回去,过几天准汇过去。”我本想说点什么,一看他那架势,说也没用,我知道他的脾气,怕弄僵了对立起来,我不能前面救了他,后面又毁了他,生命的路还长,他和我缘份不浅,是应该走向人类下一步的可贵生命。临走时,我又给他讲了几句大法真相,嘱咐他,别忘了这个根本,他非常客气,说:“大哥,这个我懂。”

又过了几个月,我见钱没汇来,打电话问时,已关机了。后来听说,他新开的店也转兑了。我妻子生气的说:“到法院告他去,不要钱,也出口气。”我心里清楚,如果到法院一告,他的账户会被冻结,欠我的钱肯定会追回来。但是他的“不良信息”一公布,从此他贷款、坐火车、坐船、坐飞机和出国等,全泡汤了。他还年轻,是常人,我不能为这事让他恨我,让一个明白大法真相的人失去了未来。

结束语

这些年来,客户兑店后,要不回来的钱大约有十五万左右,其实,能否要回来?取决于我的认识和态度。同修借我的钱,大约在二十五万元左右,眼下看,多数都没有偿还能力。

对于常人欠钱,我不给他们施加压力,他们是我讲过大法真相的可贵众生,只是在人中迷的太深,被恶党害的失去了做人的心法,不知道天理。但他们明白大法真相这一点是很可贵的,他们曾经是宇宙的王和主,在佛恩浩荡大法洪传的今天,他们能够明白大法真相,能够得救,这比什么都值得欣喜的,要珍惜他们,理解他们,宽容他们,用善心对待他们。不要抱着敌对心要账,更不能耿耿于怀。顺其自然,不强迫,不结恶缘。

对于同修的欠账,曾经给我过了不少关,同修也在认识,我的态度也在转变。当初几个同修借钱时,是想把生意搞大,挣大钱给大法用,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的欠几十万,有的欠上百万,这事与我当时法理不清也有关系。虽然事情过去了,但我想,事情的根本是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造成的,细想想,每一笔账都不会错欠,旧势力用这种手段制造矛盾,形成间隔,加大同修之间怨恨,最后抓住同修欠账这个把柄,把你弄下去。最起码,让你心有压力,打坐都静不下来,甚至无心修炼。

不管同修是什么状态,只要他(她)还在大法中修,欠我的钱:有能力就给,没能力就不要了!师父为每个弟子操尽了心,我们还计较个人那点得失干啥?大法弟子是有博大胸怀的,是宇宙大法造就的具有特殊使命的生命,我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能够尽快升华达到师父要求的圆满标准,人中的东西别说钱,再好的东西都可以毅然的放下。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