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历风波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

裁员风波

二零一五年十月下旬,公司内部开始流传裁员的消息。起初,我还能做到心平气和,告诉自己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坦然面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息越传越多,我的心不知不觉被带动了。我没有主动去打听消息,但我会在午饭时听同事议论分析,偶尔还发表下自己的看法。再后来,我开始盘算,如果被裁了,我可以拿到赔偿金,应该怎么规划一下,是继续工作还是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如果留下来,我的工作会被如何划分,我的老板又会是谁?人心出来了,学法炼功时也静不下来了。自己能意识到不对,嘴上说要排除干扰,努力学法,但学法依然不入心。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年底,裁员最终方案宣布在即,我终于醒悟了,开始正视裁员这件事。以前由于怕心加上不够精進,一直没有跟身边的同事直接讲真相。现在不管谁离开公司,以后能见面的机会都会很少,他们中可能有人就会永远失去了解真相的机会。我很惭愧,我已经浪费了那么多讲真相的机会。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裁员前告诉同事真相。

我开始给外地的同事写真相信,邮寄U盘(含《九评共产党》及破网软件);我跟本地的同部门同事一个个交谈,讲述大法的真相,讲述自己的修炼经历及亲人受益的情况,讲述邪党的罪行,希望他们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有个美好的未来。虽然不是所有的同事都做了三退,但他们都从我的亲身经历中了解到了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真相。而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突破了不敢跟身边同事讲真相的障碍。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看到了自己讲真相时的心态还不够纯净,所以救人效果没达到最好。当时觉的自己告诉同事就已经尽到责任了,别人退不退是他自己的选择。可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讲真相时的正念可以帮助世人清除背后阻碍他们听進真相的因素。

部门重组风波

二零一六年二月底裁员结束,部门重组,我仅有的两名下属都被裁了,而我由主管变成了普通员工,支持新的销售团队和老板。表面看上去整个部门合并后,我受到的影响最大。工作分配明显不合理,原先两、三人支持的业务全安排给了我一个人。我提出增加人手的请求,但是没有被采纳。有的同事每天空闲时间很多,而我每天即使不停的工作也要天天加班。现在的老板和同事大部份都是来自别的部门,配合和沟通也不太顺畅,困难重重。尽管原本对工作调整已有心理准备,但事实比想象的更糟糕。我每天精疲力竭,学法和炼功都不能保证。重重压力下,我陷入了困惑。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我觉的委屈,脑子里想“自己辞职吧,老板来自别的部门,别指望会为你考虑,也许正是借此机会逼你离开呢。这样也好,干脆回家好好修炼去吧。”可又一想,修炼人要向内找,我还没找找自己的问题呢。我看到了一颗怕吃苦,想逃避困难的心。还以回家安心修炼为借口,却没有意识到这正是我的修炼环境。我之所以觉的迷茫,觉的很苦是因为我一直在用人心而不是正念来对待工作环境的变化。

我的思路一点点清晰起来。师尊的法打入脑中:“你要问我,我就告诉你一句话:因为你是修炼人了,你才碰到的;因为你是修炼人了,这些事情无论是正面的反应、负面的反应,都是好事。(热烈鼓掌)因为它是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为你提高而准备的。”[1]

仔细想想,这个调整让我有机会跟更多的人共事,向更多的有缘人讲真相。修炼人在哪里都能修炼,都有自己要修掉的心和救度的众生。变化表面上看对我影响很大,是自己一直在用狭隘的人心和负面思维干扰着自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继续找,我还发现了自己有颗求“虚”名的心。想让同事认可我认真努力和专业的工作态度;每次把方案提交给销售部门后,甚至会在心里设想人家会怎样夸奖我。做好工作的心态中隐藏着追求别人夸奖的念头,导致工作量越来越大。最后我觉的很苦很难,忍到极限,承受不住了。此时,师尊的又一段法打入脑中,“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2] 想到这,我心里豁然开朗了。我要加强发正念,否认旧势力的干扰,挤出时间学法炼功。没过几天,工作真的就突然变少了,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再需要加班了。我也对“相由心生”[2]的法理又有了深一层的理解。

我努力突破自己怕与人沟通的心理障碍,利用午休和偶尔聚餐的机会向新同事们讲述真相。同事中有一位佛教徒,有一位是基督教徒,他们得知我是大法弟子,非常感兴趣的问了很多问题,也明白了邪党的造谣和污蔑。通过跟他们讲真相,我发现我还是用心不够,平时没有认真去看别的同修关于讲真相的交流,没有认真记住真相资料的内容。同时也意识到平时学法不够入心,有些问题没有讲的很清楚,救人效果没有那么好。

买房风波

我和丈夫是同修,结婚后只买了一套很小的房子,儿子出生后,居住条件变的更紧张。公公婆婆在外地退休后,回到上海和我们一起居住。公公对睡眠环境要求比较高,为了大家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他跟婆婆就暂时租房居住。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们全家人写好了诉江状并向高检投递成功。九月底,户籍警借着核实情况的借口,上门骚扰。婆婆同修向警察及居委会人员讲述真相。随后不久房东打来电话要求收回房子,不再出租。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全家交流后一致认为,诉江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们正好借这个机会跟世人包括房东,物业,中介讲清真相,给世人得救的机会。同时积极寻找房源,力所能及的买一套小房子给公公婆婆居住。

房子前后看了几处,要么是房东反悔不肯卖,要么是房东出了高于市场价很多的价格,要么是公公不满意环境;就是没有合适的房子。搬家的期限一天天临近,大家有些着急了。婆婆同修向内找后,意识到不能因为找房子就影响了每天出去讲真相,偏离了修炼的路。我们只走师尊安排的修炼的路,大法弟子一定不会没有地方住的。没两天,婆婆接到了中介的电话,很顺利的租到了同一楼里高楼层的房子。环境更好了,搬家也方便,全家都很感激师尊的安排。

然而,我和丈夫仍纠结在公婆年纪大了(近七十岁了),租房不稳定,还有可能被人赶来赶去的,还是应该买套房子,一劳永逸的解决住房问题。蹊跷的是始终没有合适的房源,最后中介都不再给我们打电话了。年底房价飞涨,过完新年几乎翻了一倍。身边的同事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跟房子有关的话题,互相交流买房经验,谁通过虚假的手段低首付买了套房子,谁家的房子刚买就涨了不少;还有同事会问我:“你怎么不买房子,赶紧买啊!房价会越来越高的!”

我心里翻腾着,觉的很不是滋味。扪心自问,我并不想投资房产,只是觉的老人该有自己的房子住。诚心诚意跟房东见面,对方要么跳价,要么反悔不肯卖房子。为什么买房这么难?我究竟是哪里错了呢?我努力向内找,找到了求安逸的心,占便宜的心(想买到价廉物美的房子),妒嫉心(羡慕别的同事都有富余的房子),求财的心(觉的房价太高,工资太低),担心公公婆婆会再次搬家(不够信师信法)。这些常人心不知不觉中带动着我,吞噬着我,我在追求常人所追求的东西,追求不到还痛苦。想到师尊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3]我很惭愧,赶紧放下常人心,摆正心态。

正是这些看似平常的困难,让我找到了那些平时隐藏很深的常人心。我悟到大法弟子不能纠结在具体的问题和解决办法上,应该时刻信师信法,用正念对待修炼路上遇到的问题,这才是实修。

以上仅是我在目前层次中的个人体悟,弟子一定精進实修,不辜负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