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细胞转移到肺上的我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命运的无常,我被推向了绝境,结肠癌中晚期做了手术,癌细胞又转移到了肺上。二零一三年在死亡的恐惧中、欠债的恐惧中、贫困的恐惧中,我获得了新生。

我是大山里的人,那里只有几十户人家。我从小就体弱多病,面黄肌瘦,肚子里长满了虫子,常常吃着饭就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爸爸妈妈去找一些小门小道给我治疗都不管用;上学后,头上又长了很多大脓疮,老师就不让我上学了。十五六岁,我来到县城里打工,由于没文化,没有老板雇用我,后来被人介绍去专干杀鱼、杀鸭子的工作。这一杀就是二十多年,现在想起来都后悔不已。我的病从未好过,旧病去了,又来新病,便秘、头晕,大小便带血、肠胃细菌感染等。

后来查出患结肠癌,已到中晚期,转院去省里做手术。四处借钱,能借的朋友全借遍了,一次一次的去医院,做了手术,接着就是一次一次的化疗;在第三次化疗的时候,查出肛管上长了息肉,又做了肛管息肉手术;手术后又接着化疗,做完六次化疗后,又检查出直肠上又长了息肉,就又做了直肠息肉手术。化疗期间头昏脑胀,心烦恶心,头发掉了很多,变成了白发,才四十多岁的我看上去像个老人,只有四十多公斤。

身体上剧烈的疼痛和经济上的压力,使我多次想放弃治疗。结果还是厄运连连。二零一三年底,我胸口疼痛,长了硬块,检查结果是癌细胞转移到了肺上。之前的治疗已经让我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实在没有能力再去治疗了。多次想轻生一了百了,又舍不下孩子。

这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生活怎么会对我这么残酷?疾病为什么老是伴随着我?没有病会是什么样?多少的问题一直缠绕着我。

可能是上苍可怜我,听到了我绝望的呻吟,我幸运的遇到了一位大姐,她得了乳腺癌,也做了手术,但她红光满面,根本不像一个得了癌症的病人。我出于好奇心,便问她去医院检查过吗?她微笑着说:我现在不去医院了,也不吃药了,身体没有病了,我一切都好得很。

我惊奇地问:你是怎么好的?她说是修炼法轮功,还给我讲了她经历的许多神奇的事。她送给我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告诉我要常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过了几天,又给我请来了宝书《转法轮》。

我学了《转法轮》之后,懂得了自己为什么这么苦难。我辞去了宰杀鸭子的工作。我不断的看《转法轮》,不断的提高,对人生有了正确的认识,我从迷茫中解脱出来,身体上就开始发生很大的改变:我的白发慢慢变黄了、黑了,皮肤也比以前白了,肚子不胀了,一切顺畅。

三个月后,我胸部的硬块也不翼而飞了,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了。我再也不吃药了,浑身有了力气,体重增加了,吃饭也香了。我真的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没有病的幸福和快乐!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象的。

我一家人感激大法,感激李洪志师父对我一家的救命之恩!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我换了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偷奸耍滑,一样的工资待遇,我都要比别人多干一些,我从不迟到早退,我尽量多帮助别人,处处事事都努力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领导和同事都说我是个好人。

我通过自身的变化来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有一部份同事也明白了真相。我在生活、工作、外出办事时,遇到机会就对人讲真相,给小册子、粘贴真相不干胶,多用真相币。有一次,中午下班回家,看到在我家胡同口停了两辆警车,想到自己的命都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我没有了怕心,如果警察问我控诉江泽民的事,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我堂堂正正从两辆警车跟前走过,一看我家门前站了三个警察,我走过去问邻居:这是怎么了?邻居说:隔壁老太太,喝农药自杀了。

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的警察真的到我家来了,问我实名诉江的事,我说:是的,我起诉他了。接着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和我修炼后的巨大变化。他们走的时候说:这么好,那就在家好好炼吧。我是因为生命走入了绝境,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打压、什么迫害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祸国殃民!这个邪恶之徒剥夺了人们幸福的机缘,真该清算他了。

我觉的自己很幸运,不只我得了大法的福报,我全家都得到了福报。我身体好了,兢兢业业干活,有了收入,不用吃药看病了,慢慢的我还清了所有欠下的债务,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还买了车,现在准备要搬新房了。

我侄子是做收废纸生意的,我给他看了《天赐洪福》,他很喜欢。我又送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了真相后,记着念念“法轮大法好”,很神奇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一天要收六七吨废纸,经济条件好了。

大法给了我生命,让我从死亡的恐惧中、欠债的恐惧中、贫困的恐惧中摆脱出来了,我真是绝处逢生!我只有珍惜大法,珍惜来之不易的机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