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特务问题的再次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走向失败,曾经为中共效过力的特务们也难逃恶报的命运。那么,究竟是些什么人充当着这一不光彩的角色呢?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以来,甚至在其以前的一九九六年,为了获得法轮功的情报,中共就一直在施展其间谍的招数。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可能成为中共获得情报的来源。如果在中国大陆,中共可以随意掌握大量大法弟子的通信记录,那么在国外,人数相对很少的情况下,监听电话也可能成为中共的重要信息来源。除了不能在电话里什么都说之外,国外也可能确实有一些人在给中共提供信息。

(一)回国是中共下手的机会

一个国外的大法弟子,即使中共知道其名字,也很难正面下手,比如:发恐吓信、电话,或者利用人带口信,都会直接被告上法庭,所有一切都是中共的犯罪证据,所以,中共是有心无力。但这不妨碍其继续搜集信息,以待日后下手。这么看来,国外只要是比较经常出来活动的大法弟子,我们的通信信息不注意就会被中共搜集去。

很多学员可能想,这些信息有啥用啊,也没见中共如何。但是,这些信息对于中共的下一步策略和行动,对于日后将是有用的啊。比如:一旦该大法弟子回到中国,到了中共的地盘,那么这些信息不就管用了吗?中共不就可以轻易的监视你,甚至抓走你,直接在海关扣留你,开始用其掌握的所有信息,進行各方面的威逼利诱,让你放弃修炼,让你为其充当特务,而你却失去了国外的法制保障,上诉无门,即使回到海外说出来,政府也无从考证;就算证实了,也不可能到中国去抓人;就算去中国抓,中共又会搞出一套骗人的伎俩蒙混过去。即便没抓你,你如何证明自己不听师父的话却没有给中共收集情报、迫害其他大法弟子制造任何方便呢?

在海外讲法中,师父对海外大法弟子不要回国的事说的非常明确,然而,还是有些同修人心不去,把师父的要求放在一边,把自己在人中的愿望放在第一,经常就想侥幸回国去探亲办事。

大法弟子的修炼可能会有不精進,对于救人的项目甚至会懈怠,可是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可是随时都在寻找一切漏洞在往里渗透。

从中共监控的规模看来,可以说,国外大法弟子的情况,中共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也不可能不去搜集的,十几年了,可以推测中共早已把国外的情况了解的相当清楚了,只是不断更新更多信息罢了。

(二)出国的时间问题

诚然,二零零五年之后出国的同修里面,可能混入了不少特务。这个符合中共的本性及其一贯手段。但过于强调后期出来的,可能漏掉了另一部份,也是中共可能更感兴趣的一部份人,就是早期出国、担任负责人的同修。

熟悉中共手段的人,就知道中共绝对不可能对国外的大法弟子,甚至师父身边的大法弟子放弃迫害。别忘了,大法弟子的家人、亲朋好友可都还在中共手里呢。迫害开始,就有大法弟子被国内亲人不断逼迫放弃修炼。也有学员的家人原来是学员,在国内受迫害后当了特务,又出国来探亲、还说自己是学员的。总之中共特务那些迫害人的套路,骨子里不会改。

在中共拿家人進行要挟、利用家人的迫害中,是否会有大法弟子由于怕心和亲情给中共提供情报呢?可能会。如果有,哪些人最容易被中共瞄准搞间谍战呢?可以说,就是我们的负责人、协调人,尤其是山上和师父身边的人。也许你一个电话,就暴露了师父的行踪,你就成了犹大。更不排除被中共抓着把柄而利用自如的个别人。他们会告诉你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被中共要挟出卖同修而换取其个人利益吗?他们会承认自己亲情太重、放不下执着吗?也许会也许不会,而且有些人的确是被问到也不愿意承认啊。心性位置所在。

去年十月对师父的暗杀传闻,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一个我们大家都不认识的人,稀里糊涂就混進了法会的现场试图行刺那么简单。能在美国境内搞这样的事情,只能说中共还能收买到人,甚至如以前明慧文章中提到的特务都成了一定气候了。所涉及方面的每个环节可能都需要理性、严谨的审核,包括:提交学员名单的人,审核学员名单的人,现场检查出入人员的保安,平时学员之间的通讯,项目中对安全背景的要求,等等。

出于为大法和同修负责,以上仅写出个人的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