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支持大法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一岁,男,干部,我的老伴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都支持她修炼大法,还帮她做救人的事,我们还签字参与了诉江控告,希望早日结束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每年过节,我们都要发贺卡问候大法师父好!

一、亲见老伴的改变

老伴以前身体很差,患有剧烈头痛、心脏病、肝、肺、胃病、子宫肌瘤、左坐骨骨质增生、关节炎等十几种慢性病,夏天常昏倒,二十几岁就成了单位的“老病号”。特别是失眠症、经常彻夜难眠熬到天亮。住过精神病院,及用胰岛素治疗。那时她上班时硬撑,下班就往床上躺,无论白天晚上只要她在家休息,家里人不敢说话,走路不敢有声音,怕她因睡不着而骂人。她还患有颈椎骨质增生并发肩周炎,生活不能自理达一年,晚上痛得哭,不能入睡。一米六五米高的人,瘦的只有八十多斤。“求神拜佛”及其它锻炼均无效,到处求医花了不少医药费。

一九九五年十月,老伴开始炼法轮功,炼功三月后身体开始转变,不到一年,十几种慢性病不治而愈,三十多岁时就戴三百多度的老花眼镜也摘掉了,小的字都能看得很清楚。体重一百二十多斤,面色白里透红,人也精神了。至今二十年了,她确实从未再生过病,没吃一粒药,给国家、单位、及家庭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老伴的脾气性格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以前她个性犟脾气暴躁,做什么都自己说了算,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打骂子女,她一不高兴一家人都很紧张,使家人成天在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中度日。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脾气祥和,说话平和,心态宽容大度。即便是在数次被绑架及长达七年的牢狱酷刑折磨中,面对任何人(包括迫害过自己的警察及其他人),都不生怨恨心,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孩子们都说:妈妈和过去判若两个人!

从老伴身体、精神、情绪、思想境界等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确实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所以我们全家人都很支持她修炼法轮大法。

二、明大法真相 我也证实法

老伴经常给我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她把在大法中修炼的收获、喜悦、幸福与家人分享,大法真相资料、神韵、《九评共产党》及大法书,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们都看过,非常敬佩大法及师父。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不是电视、报纸攻击的那样,非常清楚的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最善良的好人。

我们主动维护大法。迫害期间,老伴去北京维护大法、去说大法好的公道话,我和妻弟帮她转移保护好大法书、师父讲法、炼功磁带、师父的法像;老伴被非法跟踪监控不便出行,我帮她准备衣物等东西并掩护她离开;她被非法关押,我去找610,新津洗脑班及本地洗脑班等地要人,不放人我就不回家;她被迫害610不发工资,我经常安慰她说“我有吃的就有你吃的”。

二零零二年,老伴被非法判刑四年,有人劝我说“她关那么多年,你年纪也大了,没人照顾你,你们离婚吧”从新组织个家庭,但我始终不离不弃,还明确告诉亲戚朋友说“我有她有”;我还力所能及的帮她做些救人的事。

二零一五年九月,因控告江泽民,老伴被派出所和国安上门及电话骚扰,叫去派出所签字,我怕她遭迫害不让她去,我就主动带上她的控告书去派出所交给了国安孙某某,并讲了老伴炼法轮功后的变化,并告诉他们我不让她去的原因是以前被欺骗过,叫她到派出所了解情况结果被抓去劳教。他们叫我帮她在写好的纸上签字,我也没签,怕他们背后造假。

妻弟明白大法好,主动帮助做证实大法的事。邻近县、乡缺大法真相资料,由于老伴被监控不便出行,他乘坐长途车帮助送去;有时见到别人丢弃的真相资料,都捡起来整理好后再送出;去洗脑班探视我老伴,洗脑班骨干叫他做所谓转化工作,他去了就讲:大法好,你们关押她是错的。当时被轰出门,后来不准他去看。无论酷暑再恶劣的天气,他还是要去送东西看望,進不去门里,就在门外看望。

二零零零年,另一家乡人修炼大法,夫妻俩遭迫害被关押,家里无人,他主动去看守所看望,给买毛巾等生活品还给上钱。二零零六年,那对夫妻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洗脑班,妻弟再次主动去探视,送鞋等东西。只要一听到有不明真相的人攻击大法,妻弟都敢仗义执言“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姐炼了法轮功啥病都没有了”。

三、善待大法 我们得福报

老伴一人炼功,我们全家受益。迫害前,有一天早上高压锅煮稀饭,锅突然从燃气灶上蹦到地上,稀饭满屋溅,幸好我刚离开灶台,躲过燙伤。我爱吃煮干胡豆,一次老伴要离家几日就煮了一大碗放入冰箱,平时我特别爱吃,可那次就想不起吃,几天后老伴回来才发现误把一种工业清洗剂当成食用碱用了,避免了食物中毒。那几日只有我一人在家,后果不堪设想。

老伴炼功我很少生病、吃药,很低的医保费从未用完。

二零零八年,老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我因受打击,身体也出现状况,经常便血,经检查肠子上长出一个一公分大的息肉,医生告知有可能恶变,打算秋凉后做手术,老伴被放回家后,常常叮嘱叫我恭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不长时间,在未做任何的手术治疗,就不再便血了,包也消失了。

二零一四年我患高血压,高压200,低压180,吃药及偏方花费几千元都不见效。于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也开始炼功,同年六月血压就正常了,没有再吃药所有不适症状全部消失,剩下没吃完的七百多元的药全扔掉,现在身体比以前好,一米七的个子腰不弯背不驼身板直,说话中气足声音大,腿有劲走路轻快,我越活越精神,都说我一点不像八十多岁的人。

妻弟七十多岁,年轻时因为家庭出身问题未能成家,也无固定收入。二零零八年,下坡路滑摔倒小腿骨折,住院医治费用一万多,亲戚闻讯主动全部承担,只住了十多天医院就出院了,而且很快康复,三个月后拐杖都不用了。二零一五年做疝气手术七天出院,民政局承担了全部费用,亲朋好友送的钱都未用完,身体恢复的很好。

我们的子女都很孝顺,儿子事业效益越来越好。孙辈们健康、聪明可爱。女儿还曾说过“都知道我母亲是修炼法轮功的,左右邻舍都羡慕我母亲身体好!”

我们真诚希望人们都明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真是来救人的!中共邪党宣扬的“无神论”是害人的!支持善良得福报。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退出中共邪党的各种组织,保命、保平安,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