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称赞的和睦大家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在现在这个只认钱不认人的社会里,象你们这样的家庭真是不多见,多少个村庄也找不到。”这是熟悉我婆家情况的人经常讲的一句话。

我的婆家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家庭成员中没有高官,也没有富豪,都是一些很不起眼的普通工人和农民。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肯定和称赞,是因为婆家几十年来,没有为争夺物质利益、争吵打闹的事情出现,也没有勾心斗角的现象存在,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尊重理解,孝敬长辈,爱护子女,遇事都能为别人着想,都不计较小家庭的得失,谁家有困难,都会当作自己家的事情一样,主动的帮忙解决。

多年来,在我们附近的村庄中,是一个出了名的和睦大家庭,其中的秘诀:就是婆家有多位修炼法轮大法的人。

我的丈夫有兄弟姐妹五人,丈夫是长子,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公公二十多年前因病去世,婆婆患重病五年,也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去世,终年八十七岁。

大法洪传到我地时,我第一个喜得大法,随后不久,我的两个小姑子、妯娌,还有我娘家的母亲、父亲、妹妹等都相继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们的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身体有病的,都无病一身轻了,没有病的,身体更加健康精力充沛,道德品质在原来的基础上不断的升华。日常生活中,每当出现问题时,我们都能按照大法的要求找自己的原因,理解包容他人,使问题很快得到解决。有什么好处都互相谦让。几个小家庭关系相处的一直很密切。

前几年,婆婆手头也没有几个存款,小叔子家又盖平房、又购买拖拉机、给侄儿买摩托车等,连续置买了几个大件。当时,他们家中的经济条件不太好,婆婆每次都会主动拿出至少五百元,或一千元给他们家填补着用。给钱后,婆婆都要告诉我一声。我听后也很高兴,希望妯娌家的日子能越过越好,也发自内心的对婆婆说:“妈,我兄弟家现在没有钱,需要添置东西时,您存着钱现在也不用,多给他们几个吧,也不用跟我们说。您也不用担心以后缺钱花。有我们花的,就一定有您花的,您放心吧。”婆婆听后也很高兴,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我的两个小姑子,当时她们结婚也没有几年,因买房都有外债,但对婆婆给小叔钱的事情,她们没有任何怨言,都支持母亲的做法,尽管她们那时也都非常需要钱,但从不打老人一分钱的主意。平日里回家看望老人,从不空手,自己和孩子都不舍得花钱买贵一点的好东西吃,但对两家的老人从不吝啬,只要老人们喜欢吃的东西,她们一定会想办法买给他们吃。尽量让老人们晚年的生活过的开心幸福一些。她们在各自的婆家里,也都是被人尊敬和称赞的好媳妇。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我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被多次非法抓捕,还被开除了公职,丈夫单位也不景气,还要供养上大学的儿子,生活很困难,连起码的家庭基本开支都无法保证。小姑子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们经济上也都无能为力。回家后,几次叫婆婆把银行里存的几个钱取出来,让我儿子上大学用,婆婆几次拿给我存折叫取钱时,都被我拒绝了。我心情有些激动的对婆婆说:“妈,我知道您很挂牵您的孙子,也很关心我们,您的好心我领了,但您的钱我一分也不能要。我会想法解决的,你不用挂牵我们。”当时我想,老人的那点钱,辛辛苦苦的攒了半辈子,再也没有额外的收入,老人手中有个钱,好像底气能足一些,活得相对比没有钱的人能有尊严些。所以我不可以动老人的一分钱。后来是我母亲和妹妹等亲人帮助我度过了难关,因为我母亲家中条件比婆家好一些,父亲是退休老干部,弟弟妹妹们都有份较好的固定工作。

平日里,我和丈夫、小姑子们回家看老人时,都会买一些好吃的东西,把小叔子一家人(小叔子在农村住)都叫去一起吃,小叔子家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会叫我们去他家里吃,这些年,从来没有谁计较过谁吃亏得便宜的事情,大家有福同享,有困难一齐帮。

去年小叔家盖新房,全家齐上阵,从动工到竣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全村的人都很是羡慕,纷纷称赞我们这个和睦的大家庭。

三年前我儿子结婚时,很多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我操心,小姑子、妯娌们都替我做的很到位,把我南方来的两位亲家感动的几次发自内心的连声说:你们这个大家庭的人怎么都这么好,关系怎么这么亲切和睦,在我们那里是找不到的,真是让人羡慕。

在对待婆婆的事情上,全村人对我们家的看法更加羡慕和佩服了。

五年前,一向身体健康无病的婆婆突然得了心肌梗塞和肺积水两种重病,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住了两次医院。第三次犯病时,因病情严重,医院拒收,无奈只好拉回了老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离去,丈夫找到了一个乡村的医生,他来到后,见到婆婆的病状很是为难,觉的治愈的可能性不大,顾虑很大,不愿插手给婆婆治疗。丈夫明白他的心意,很果断的对他说:医生,你不用担心,尽管大胆的治,好了更好,不好也决不会怨你的,没有你任何的责任,我们既然请你来,就是相信你,不用想的太多。医生也就放下心来动手治了。

期间,我和小姑子认真的和婆婆反复的讲大法的真相,教她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也终于转变了以前那固执的观念,相信大法了,也开始用心念了,结果身体恢复的很快,全村的人感到很惊奇,当时婆婆的病状,没有人认为她能活过来的。真的是起死回生了。

婆婆病好后,在前三年也偶尔犯过几次病,但及时的治疗,很快就好了。去年犯病后,在近一年中,每月最少要打二十几天的吊针。我和丈夫都已退休,为了让小姑子少耽误开店时间,多挣几个钱,考虑到大姑子岁数也不小了,丈夫提出自己照顾婆婆时间多一些,但大姑子、小姑子都不同意,她们都说:不能把照顾老人的担子都推给你,都应该尽上做儿女的责任。就这样,我们轮流的照顾了婆婆近一年的时间,一直也没停止给老人治疗,小医生几次想放弃治疗,他认为已没有治疗的价值了,只是白白的浪费钱。在我丈夫的一再坚持下,只好继续的治,直到最后实在是打不進吊针去了才罢休。婆婆最终还是去世了。

治疗期间,小医生曾多次对我们家人和村子里的人讲:我行医几十年,象你们家对老人这么好的真是很少见。

婆婆去世后,村里的人传出话:某某某(我丈夫)家对老人的做法,让村里很多人知道了老人生病了,应该给老人治疗,好好对待老人。说我们家给年轻人做了个好榜样。

婆家的事,想说的还有很多,其实,在真修大法人的家里,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大法要求我们,对任何人都要好,何况对自己的亲人更得好。我们做的离大法的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有待于在今后能做得更好。

我们全家人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