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难中同修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式是各种各样的,严重的病业表现是其中一种,目地是什么呢?师父说:“在败坏的历史中,邪恶势力对修炼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1]“虽然在具体表现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将正法修炼者意志毁掉。”[1]所以,同修一定要坚定自己的意志。那么,难中的同修应该怎么对待这种魔难呢?师父说:“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2]

有位W同修被邪恶迫害成脑梗的假相,说话口齿不清,半边身体无力,被子女强行送進医院。刚進医院血压200多,心跳非常快,做核磁共振后确诊为脑梗。一周后,情况有所稳定后坚决出院。我每天陪伴她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看到W自始至终都能以正念否定着邪恶对她的这种迫害。在医院里,邪恶迫害的她不能吃饭,她非要吃,拿一个小馒头,慢慢用手把嘴掰开,把馒头撕一块放進去,然后喝水慢慢往里吞,一个小馒头吃下去喝两杯水;邪恶迫害的她不能喝水,一喝水就呛的咳嗽,她非要喝,咳嗽完了继续喝;邪恶迫害的她不能走路,她非要走,除了第一天在病房里用床下的盆小便,第二天就自己去洗手间。去洗手间有段距离,她努力的平衡着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挪,我在后边看着她,没有扶她,只有在蹲下去和起来的时候帮一下。病房没人时,我说:“一起发正念吧。”她毫不犹豫的说:“好。”然后艰难的坐起来,一直发正念到被护士進来打断;有时我说:“我们炼功吧。”她马上同意,完全没有想到:我的半边身体没有力怎么炼功啊?而是让我等一下,然后艰难的慢慢的靠着床站起来,中间坚持不了就要求休息一下,然后再炼。

出院后,我们两人每天坚持长时间针对邪恶的迫害发正念,坚持学法、炼功,W的情况也一天天的好转,开始逼她吃药的家人后来也不强迫她吃药了,二、三个月之后,她完全恢复了正常,证实了大法的神奇。W经常可以看到另外空间,事后她说,刚开始我和她发正念的时候,她看到满空间场都是黑手烂鬼,随着我们持之以恒的不断的发正念,她看到黑手烂鬼越来越少,到后来只是偶尔看到。

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有时病业魔难会持续很长时间,有的同修就被邪恶旧势力摧毁了意志。有位非常好的S同修,在讲真相时被邪恶抓捕,放回家后,邪恶换了一种迫害方式,就是病业表现,在病业持续大半年后,S同修把大法书都收起来了,无奈的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弟子不是不想修,是实在没有力气了。之后不久就被邪恶迫害走了。

过去一年来,多次去帮助病业魔难中的同修,过程中有一些体会和教训,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跟病业魔难中的同修交流

首先,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一定要清楚,这是旧势力所为,我们绝对不承认它。同时,一定不要被旧势力毁掉意志。

师父说:“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3]

其次,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在向内找的同时,一定要坚持学法、炼功,同时,一定要全力以赴的发出坚定的正念,清除邪恶,解体迫害,而且发正念一定要坚持到真正解体了邪恶的迫害。

每个同修都知道要向内找,特别是处于魔难中的同修也都在向内找。可是有的能找到,有的找不到,我自己在过关中,也是经常找不到自己的问题。师父说:“其实走不正路,一个是业力的原因,其中包括生命背后带着的麻烦,各种恩怨、誓愿,与各种生命的连带,等等;一个是自己人心的执著。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4]“很多不良思想认识不到怎么办哪?只有按照大法做。”[5]我理解按照大法做就是坚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在向内找的同时,静心学法,师父在法中就会点化我们;还要坚持炼功,才能使身体恢复;发正念解体邪恶也非常重要。不管有没有旧势力的迫害,我们都要不断的向内找,修好自己,这是与旧势力没有关系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决不允许旧势力对我们没完没了的迫害,干扰我们助师正法。师父说:“你炼功,你得道,而你欠下那么多东西你不还?它可不干,它不会让你炼的。但是这也是一个层次中的反映,过一段时间以后就不允许再有这个现象存在了,也就是说把这笔债魔过去之后,不允许它再来干扰了。”[3]师父在这里连说两遍“不允许”,我们就决不允许它干扰。除了与之沟通善解外,就是坚定的发出正念,清除它,解体它。

我知道有一些病业中的同修不重视发正念,主要是因为没有感觉,也就认为没有效果。师父让我们做的事一定是有用的。关于正念的作用,师父也多次不断的讲到:“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5]“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5]

还有的魔难中的同修对现状很无奈,认为自己无能为力,把自己看小了,把邪恶看大了。师父说:“我说超出如来层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个魔算什么,相比之下很小很小。”[3]从法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成就的果位都很高,那旧势力的魔算什么。同时,大家别忘了,我们还有师父。我们有这个愿望,师父也会帮我们的。

有位男同修H,遇到一场大难,是来夺命的。H的妻子也是同修,有一天突然要我快点去。我过去后,她说H摔了一跤就手脚不能动了,情况不太好。我们就开始一起帮H发正念,要H也坚持跟我们一起发。H根本就坐不住,用手拼命拽住床边,整个身体不停的剧烈抖动,总是想要倒在床上睡下,妻子都坚决拉他起来,不让他倒下。我们每次发正念最长60分钟,最短30分钟,间隔不超过1小时,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就大声给H读法。晚上我回家后,他妻子继续坚持,半夜多次起来发正念,并拽着他的手炼功,不管能坚持多长时间,也不管动作能不能到位,要求他每天一定要炼功。

第二天我再去,仍然跟第一天一样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学法,H在床上坐的平静一点了。妻子说,昨晚邪恶为了阻止她发正念,把她的手往下压,不让她立掌,把她的身体往床上推倒,不让她坐起来,她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坚决不听从邪恶的,坚决的发着正念。期间,H有时酣睡的很不正常,她每半个小时就一定要把他拍醒,不让他那样酣睡。

开始2-3天,H的情况非常凶险,身体每分每秒都在恶化,全身皮肤很快变的像要死的人一样,没有弹性,手脚趾甲变成像莲子的外壳被晒干了一样的酱黑色,丑陋无比,面部表情极其痛苦,说话很奇怪,很多不正常的念头(都是旧势力强加的),妻子叫他念“法轮大法好”,他念个“法……”字,好半天想不起下一个字是什么,一整天都念不成一句(旧势力把他大脑和法隔开了)。我因故第三、四天没去(非常对不起同修),第五天之后我每天都去,一如既往的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学法,H很快能完整的重复念“法轮大法好”,还能跟着我们一起读《转法轮》,一天天的好起来了。他妻子跟我讲,第四天H对她说:“来了,到屋里来了。”她知道是邪恶取命来了,她一直求着师父,坚定的发着正念。H又说“算了,我对不起你,先走了。”(事后H完全不记得这些)。她拉着他的手坚定的说:“哪都不许去,我们要跟着师父回家。你跟着我说,我说一句你说一句。”然后妻子每说一句,H就跟着重复说一句,妻子的每句话都是给H正念的,都在强化着他的正念。逐渐的H有了正念,想起了大法,他对旧势力说:“你们说的不对,你们全是错的。”然后,他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气急败坏,之后就消失了。

H的妹妹是个常人,开始被邪恶操控着干扰同修,看着亲哥哥一天天的好起来,说:“法轮功好神奇啊,我也要学法轮功。”

第三,处于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最好二十四小时都在法中,不想常人的事,一般最好不要去医院。过严重病业关期间尽量不与常人接触,旧势力往往这时候利用家里的常人来干扰同修。

常常看到同修的很多亲戚平时来往不多,但在同修处于病业魔难时,这些常人亲戚变的格外的“关心”,并非常积极的要把同修往医院里送。其实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

邪恶迫害H同修身体的同时,也安排好了利用H家人来干扰。H摔跤后,H的妹妹与妹夫在自己家里吵架,闹的要出人命。H的妹妹打电话要H的妻子赶快去帮她。H的妻子意识到H可能要遇到很大的难,她不能离开,就拒绝。妹妹在电话里边哭边咒骂,骂她只管自己过的好,不管别人的死活。妻子不动心,同时求师父,不要让他们闹出人命。(如果妻子没有警觉,离开H,H一个人在家很可能就被邪恶迫害走了。)当H的情况被家人知道后,兄弟姐妹都要把H送医院。H不去,妻子也很肯定的说:谁把他送進医院谁就是害他。兄弟姐妹就没有再坚持。H夫妻两人是做生意的,在所住地影响很大,附近的人都知道他们修大法,大多数人也明白了真相。H闯关期间,女儿打电话给他们说:如果爸爸这次过不去,你们这些年救的人会全都毁了。夫妻两人明白这是师父点化。他们关掉生意,尽量二十四小时和法在一起,避免常人的事,日常吃菜由H的妹妹买了送来。就是这样,邪恶还是无孔不入。一天,我们三个人正在全力发正念时,妻子的妹妹在外叫门,来“关心”了。H为了不分心,明确对她说:我要休息。没有再和她说一句常人的话。妻子只好在另一间房去接待妹妹,我和H继续发正念。

还有一个女同修的病业假相是长期下腹流血和疼痛。她的女儿一直要她去医院,还把她情况告诉亲戚。同修本来与亲戚交往不多,一天接到一亲戚的电话,亲戚讲了一、两个小时,都是对她的“关心”,要她去医院、去检查、去手术、听医生的。同修不愿听,但碍于面子不好挂断电话。这通电话对同修干扰很大,本来通过学法、发正念,同修出血情况已有好转,但那通电话听下来,同修出血又变的严重了。通过同修之间交流,她明白了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干扰,就不再接听这种电话了。

处于严重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最好避免参与家中常人的各种活动,会受到较严重的干扰,被旧势力加重迫害。

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如果个人正念很强,加上有师父、有大法,一个人就足够了,一定能过关的。如果一个人感觉力量不够,可以找同修来帮忙发正念。但是如果来的同修说话不在法上,也要阻止,如果同修不在法上,同样会被旧势力利用来干扰。这是正邪大战,甚至是生死大关,此时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

二、跟帮助魔难中的同修交流

首先,一定要不断的加强同修的正念。

有很多同修说闯关的关键是要本人有正念,本人没有正念别人也没有办法。是的,正念非常强的同修确实有,他们自己就能闯过去。但我所见的处于严重魔难中的同修大多已正念不足,旧势力把他们的思想和大法隔开了,并强加给他们很多观念和信息,使同修把这些被强加的东西当成自己。我们就是要去加强同修的正念,不断的加强同修的正念,想办法让同修的思想和大法连起来,清除旧势力的阻隔。前面的W同修在晚上我要离开时,会很紧张,叮嘱我第二天一定要去。我告诉她: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你身边,师父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做,关键时候求师父。她听了一震,说:“我怎么把师父忘了呢!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把师父忘了呢!”其实就是旧势力让她想不起来师父。

对于不能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的,我们一定要告诉其重要性,要其一定要坚持。只要我们去做,有要做好的愿望,师父一定会帮助我们的。如果我们做都不去做了,连愿望都没有了,师父想帮我们都很为难。

有时看到有的同修对魔难中的同修说:“向内找”、“归正自己”,有的说话的语气不善,有的甚至带着歧视的眼光。这话道理上没有错,可是对同修没有实际的帮助,因为没有一个同修不想向内找、归正自己的,只是苦于找不到,不知怎么做。我们要具体的告诉对方,怎样归正,让对方一听就知道该怎么做。比如说:是旧势力让你觉的脚不受你支配,不要承认它;不要想我们不在你就坐不住,要想我们在不在都能坐得往,因为我们有师父;不要想我们在这里你就不冷,等我们走了你就会冷,这是被强加的观念;等等……

另外,我们也不要把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现当成是同修自己,这是旧势力强加给同修的。我们自己要能把旧势力的安排和同修分开,才能真正的帮助同修。关于旧势力,师父明确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6]

其次,一定要全力以赴的帮助同修发正念,并坚持到解体迫害。

我遇到相当多同修不重视发正念,有的说没用,要本人归正才有用。有一次大家说好一起发半小时正念,但才20分钟就有人说算了,说大家都不在状态,还是先学法。是旧势力及黑手烂鬼让大家都不在状态的,因为如果大家都在状态的话,它们就会被清除,它们不干,就来干扰。我们坚决不能听它们的,要冲过去,就是要坚定的发正念清除它们。

我自己多次在长时间帮同修发正念后,有多位同修都明确感觉到了效果,有的痛苦减轻,有的感觉到很大的能量,使魔难中的同修有了信心,增强了正念。有个哮喘十几年的老同修,大家一起对着她发正念,前15分钟她呼呼的喘,后15分钟安安静静的,两个新学员看到后,说:好神奇啊!

如果万一确实发正念后感觉不到效果,大家也一定不要凭着感觉修炼,师父要我们做的事决不会白做。

另外,有时发正念确实有很明显的效果,同修明显好转,大家就放松了,结果邪恶又补充了,同修病业表现又加重了,结果遗憾的走了。所以发正念要坚持到同修安全闯关过去。

三、尽量不说常人的话,也不要牵扯太多人的精力

前面的S同修,在魔难期间都有大量的同修去帮助,但有些同修却用常人的方法帮助同修,有的说S同修脚肿要喝冬瓜汤、要泡脚,等等。(我非常对不起同修,没有用心去帮她,没有放下私心和自我,对不起师父。)而H同修和W同修没有影响多少同修。W在闯关期间,我和她都回绝了很多其他同修来看望,基本上是全力以赴的闯关,不被同修情分心。

第四,不要“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向内找”,而应按法的要求去做。对于魔难中的同修要多包容、理解,同时要多鼓励。往往我们的习惯思维就是“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向内找”。我理解“向内找”三个字只有对自己时才是向内找,如果对别人,不管是要求同修还是“帮助”同修“向内找”,其实都是向外求,找着找着就变成了埋怨、责怪、瞧不起或看不上病业和被迫害中同修了,不知不觉中就成了跟旧势力是一伙的,和旧势力一样的思维,表面上是在帮同修,实质上是在起反作用。特别是一遇到正念不强的病业中同修就着急的说:你要向内找啊,看看哪些心还没有去被旧势力钻空子了;你肯定是有漏啊!你赶快找啊,找到了病业就好了(或找到漏就走出黑窝了)。经常听到同修说:某某肯定是有漏,要不怎么会那样?等等等等。这一套思维模式和说辞都非常习以为常了,却不知这就是旧势力的思维。可是这却并不是法中对我们弟子的要求。

我自己的体会是,如果听到身边同修遭病业或遭绑架迫害,第一念就是:绝不承认旧势力迫害,无论同修是否有漏都不是旧势力迫害的借口,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7]因为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更不是在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救众生,对于旧势力我们是全盘否定的,向内找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大法弟子有师父有大法,我们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第二念是:我身边的同修被迫害(病业或绑架),是不是我有什么人心?我的修炼有漏?我是怎样想被迫害同修的?第三念是:同修被迫害我应该怎么做?做什么?法中是怎样要求的?我做到没有?尽责了没有?用心了没有?

从法中我体会到,如果身边有病业(或被绑架)同修需要我们去帮助,绝不要认为与自己无关,这就是师父安排的,此时多数是要修我们自己,需要修去我们的私心、自以为是的心、不负责任的心,改变我们修得很表面的状态。其实从另一方面讲,我们根本就不是去帮助病业中同修,而是我们自己需要提高了,是在成就我们自己,我们一定要担当起这个责任,不要去大帮哄,不要去凑热闹。静下心来真心实意的帮助同修,当然,有时候一个人坚持到后来很难,如果有两三个真正负责任的同修互相轮换一下最好,不会让一个人压力很大,也不影响每个人的其它事。太多人也许没有必要,一方面耽误时间,另一方面对魔难中的同修造成分心和干扰。

此文两天时间写成,期间旧势力干扰也很严重,让我发烧、全身无力、流涕、咳嗽,非常不舒服,不想写下去。我想除了我个人修炼有漏外,也许旧势力不想我写成此文。我不能听它的,就按部就班的做自己该做的事。

以上是我所经历事情的一些体会,层次非常有限,仅供同修参考。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