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晚期是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在与同修交流时,我发现岁数大的同修有些过病业关没有过好,我知道的就有三位同修没有过好就走了,非常可惜。我知道,能放下生死就能过去了。许多年岁大的同修我们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的,如果没有按法的要求去做,如没有做好的就遇到生命危险。

在救人与邪恶抢人的关键时刻,每失去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巨大损失。写这篇文章,我没有抱着自己的任何显示心,就是想与过关的同修切磋,我们误在哪里。我们心里知道后,要在法中归正自己。

二零一三年十月,那一段时间里,我放松学法、炼功,完全掉到常人中。当时,我家拆迁,新房子在装修,在装修过程中,我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在价格和质量上难为人,干的不好扣人家的钱。我是做清洁工的,还利用上班的时间回家看装修。

到大年初二,我全家给我妈妈拜年,我家里人说,你怎么这个样?又消瘦,脸色也不好看。家里人都逼着我到医院去检查,最后我也动摇了,丈夫和儿子叫我外甥开车把我送去医院,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胃癌晚期。当时主治医生外出,要等到正月二十七回来做手术,我完全惊呆了!失去理智,身体颤抖着回到病房,当时想到我修炼二十年,怎么白修了?就这样……我的心像死了一样,突然闪出一念,我不做手术。

正月初四我弟弟、弟媳来看我,在修炼上与我交流:“医院怎么能给修炼的人治病呢?你是个炼功人要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做。”我就想回家。

住院期间的一天,我和丈夫去超市,我就求师父给我加持,出门不远丈夫的手机没费,要去交费,在这时我求师父让我回家,马上来一辆出租车,把我送回家。丈夫知道后责备我放弃治病,全家人都让我到医院,我对家里人说:我现在只有师父能救我的命,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对师父说:死我不怕,只要不影响大法,不要给大法抹黑。

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1]当时过关时我对师父说:我一定要跟您回家,我不想留在这个世上,这世界没有任何留恋的地方,但我不能死,我发愿跟师父回家,我是来助师正法的,我还没有兑现来时的誓约,众生要得救,我们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因素,如果不走师父安排的路就走旧势力的路。

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要被旧势力带动,不能被旧势力带走自己肉身,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当时悟到要跟师父走,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要否定,如果没有肉身怎么跟师父回家呢?!

师父说;“有些人修炼他觉的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的它大的时候,它就变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2]当时师父这段法打到我的脑子里,从法中悟到师父已把我从地狱除了名了,地狱也不敢收,阎王爷不敢收。“朝闻道,夕可死”[3]。过病业关生死关时,更是考验一个人信师信法程度,如果能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那什么关都能闯的过去。

多学法,归正自己。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我白天不停的学法,晚上听师父讲法,早上三点五十开始炼功,四个正点发正念,从不松懈。我还干家务活,做饭拖地,我家还有八十七岁老公公,还有我母亲八十三岁,儿子和儿媳和我在一起住,都是我给他们洗衣、做饭,我从不把自己当作病人,我自己也时刻记住自己是个炼功人。

回家的第四天,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当我炼第五套功法时,我静下来了,看见师父一只大手从我的体内抓走什么东西,当时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把不好的东西拿走了,炼完功后身体很舒服。转天,吐紫血块,大便黑血块。我明白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内脏,以后能吃能睡,一切正常,我就开始到集上讲真相,车站,道上讲真相救人劝三退,发资料,发挂历,我一点怕心都没有,我自己悟到救人怎么能害怕。

现在,我村的人都说法轮功真神奇,法轮功是奇迹!有的人想学法轮功,我身体很健康,三年都过去了,我全家都说“法轮大法好”。

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