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旧势力的干扰迫害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最近一段时间,我跟未修炼的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做事总会出点小差错,要不就是一些事情上显得笨手笨脚,要不就是丢三落四忘这忘那,招来他们不少的指责。

开始,我以为是他们在帮助我修去“不能说”的心,在帮助我学会向内找,所以无论他们说得怎么难听,我都承认是自己不好,做到不动心;偶尔想为自己辩解,挽回点面子,可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也都能克制住自己。

我也努力的使自己不去犯那么多的小错,可还是屡屡再犯,防不胜防,以致家人对我的意见有增无减,甚至引起了他们对大法和修炼的误解,这便引起了我的警觉。我意识到这实际上是旧势力安排的一种邪恶的干扰迫害形式。旧势力一直给我灌输“我脑子少根弦”、“做事马虎、不拘小节”的印象,渐渐的我也认同了给自己这样的定位。师父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1]我这么去想,那不也等于是求了吗?我去求,它不就来了吗?旧势力的目地一是想阻碍我向家人证实大法,阻碍我的家人得救;二是想给我造成困扰,打击我修炼的信心。而我之所以会被旧势力以这种形式干扰到,还是因为我主意识不够强、正念不足所致。

师父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2]

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无孔不入,因此大法弟子正念除恶不能有丝毫松懈。

旧势力通过它们系统的操控和安排邪恶的贬损与丑化大法弟子的形像,企图干扰阻碍大法弟子证实法以及讲真相救人。如果我们不能否定旧势力的这种安排,就会严重地影响救人的力度,甚至给大法抹黑。

宇宙大法庄严神圣、慈悲与威严同在。作为大法修炼弟子,应该以正面、堂堂堂正正的形象展示给世人,才能更好的证实大法。因为旧势力系统的安排,众多的大法弟子个人处境艰难、生活状况恶劣,给讲真相证实法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因为在这样一个十恶毒世,人们习惯以貌取人、以金钱地位去衡量一个人说话的分量。当我跟我学生讲法轮功真相时,就有学生提到公交车站见到的那些拿着传单的老年大法弟子,语气中很“不当回事”。

因为旧势力的干扰,很多大法弟子也没能重视自己在讲真相中的心态和形象。旧势力通过加重大法弟子的恐惧心理,使得有些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畏畏缩缩,紧张心虚,不能表现的堂堂正正,使大法弟子形象大受损害。还有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因为不在法上,表现出偏激和不理性而被旧势力钻空子,给常人留下“神神叨叨”的印象。每每有常人跟我提到类似的负面做法,我内心经历了一个变化过程:从埋怨同修的极端表现给常人正面认识大法造成障碍,到担心大法遭受损失,到向内找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要修去的人心,再到最后认识到这是我们应该否定和解体的旧势力破坏正法的邪恶安排。

大法弟子决不能任由旧势力的邪恶生命和因素这样糟蹋大法弟子与大法的形像。这也是我们自身有漏而被旧势力钻空子加以干扰和迫害大法。如果我们时时事事都能想到证实大法的责任,就能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生活窘困并不妨碍我们以整洁自信的容貌、平和慈善的心态去和常人讲真相。讲真相中面对常人的误解、谩骂或侮辱要做到忍、要做到不动心,但不必失去尊严,不必表现出自卑和无助,因为无论常人是什么样的反应,我们知道我们做的是最慈悲的事,我们心中只有对不明真相的世人的悲悯。在大陆讲真相救人遭受到恐怖压力时,如果我们心中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师尊亲传的弟子,我们的身后是师父是大法,我们就不会怕。

我悟到其实我对大法弟子的担心也跟我信师信法的成度有关。事实上,谁也破坏不了大法,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控当中。只是我们做不好而被旧势力钻空子加以利用,会影响世人对大法的正面认识,会阻碍世人的得救。另外一方面,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都要修好自己的一念一言一行,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更好地证实大法,不辱没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以上是个人在修炼中对旧势力的干扰迫害的一些浅显认识,因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