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公检法、610一再施骗术 王静被劫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半年后的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王静,被迫害致高血压(240~260)、严重心脏病,在公安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之时,公检法、610即串串通一气,一再多方欺骗,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非法庭审,冤判三年半。一月二十五日,大年前三天,王静被劫入黑龙江女子监狱。

王静今年六十四岁,在七台河市一企业工作。她退休后,做过婚纱摄影,之后,经营自己的生意。由于她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多种疾病不治而愈,深受儿孙们的尊敬和丈夫的呵护,实际年龄六十多岁,不认识的人都以为她四十多岁。

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母亲节的前一天,王静女士被七台河市国保毕树庆指使桃东派出所孙堂斌等人跟踪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大量的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现金……等折合人民币三万多元,被抢劫。王静被非法关押到看守后,看守所的恶劣环境,王静的身体很快被迫害致高血压、心脏病、严重脱发、视力下降、还伴随着头晕头痛。

政法委610插手 欲庭审重症中的王静

二零一六年的十一月份,王静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昏迷不醒,高血压导致她流鼻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把她送公安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此时,她血压高达二百四十~二百六十,严重的心脏病。医生说,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病人,这两种病哪一个都要命。

在这种情况下,王静的律师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七台河看守所把王静身体危险,不适合继续羁押的申请书送到法院,七台河政法委610的人员干涉司法,不同意放人,并且紧锣密鼓的预谋对王静非法开庭。

公检法司串通 说谎欺骗家属、王静、律师 坚持非法开庭

1. 看守所的副所长张剑锋欺骗家属

看守所的副所长张剑锋找到王静的儿子,明确说明:“我不是代表看守所,我是四家单位领导到一起研究决定的,我代表法院、政法委、检察院找你谈话,我向你保证,你妈妈(王静)只要配合开庭,并且让律师在法庭上少说话,让你妈妈少说话,开完庭,就判三缓四回家,你看看你妈妈现在身体都啥样了?”

王静的儿子说:“那开庭干什么,就现在放了吧?”张剑锋说:“现在能放吗?现在放了,就说明抓错人了,那是要牵扯到赔偿的,警察自己能不找个台阶下吗?你说取保,你根本就不懂,若是取保回家,说不定哪天就收回来了,你判缓刑回家就没事了,我向你保证,你们配合开完庭,就放人,你现在坚持不开庭,你妈妈得多遭多少罪呀……”张剑锋和王静的儿子谈话时,监管支队的副队长王敏就在走廊里偷听。

2. 不法人员又欺骗王静

之后,七台河公检法人员欺骗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的王静,“承诺”王静:只要你答应同意开庭,开庭后,就判缓回家……你若不开庭,没法放你回家,放心吧,你这身体,送到哪里都不能要你,监狱能收你吗?我们也是为你好,就是走个过场,让你回家过年,你这身体在坚持不完了吗?只要你配合开完庭就回家,不然怎么放你,不开庭没法判缓啊……

3. 欺骗律师

七台河公检法人员欺骗律师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律师这种案子办的多了,对他们欺骗的伎俩见识的多了。桃山法院审理此案的主审法官金星峰给律师打电话,通知一月六号开庭时,律师说:“去了也开不了庭,王静的身体我知道,那么严重,万一在法庭上出危险了,谁负责?”

金星峰施计量,马上说:“你就来吧,真的开不了庭,咱们当天就给王静办取保,当天回家……”

七台河法院对半躺半卧着的王静非法开庭 迫不及待地冤判三年

一月六日这天,本来定好的六点对王静非法开庭,律师和家属都早已到庭,但是等到十点多钟,王静才被法院的车拉来,但是没有一个医务人员愿意陪护。谁都知道王静的身体危险,哪个医生愿意担这个风险,倘若王静在法庭上出现意外,谁都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所以他们等到十点,也没有一个医生愿意来。

王静的家属有俩人进入法庭的,他们亲眼见证了王静穿着一身睡衣,半躺半卧着在椅子上,被强迫开庭的。

法庭质证时,王静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耳鸣,听不到啊。”审判长周鹭荻大声的吼叫,诱导着说:“你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啊?你看大家都这么耗着,还是开完庭(回家)好啊?”

此时的王静被他这一吼,吓住了,她也似乎想起了他们的承诺,喃喃地说:“你看着办吧……”辩护律师见状,说:“王静,你的身体能开庭吗?你的身体适合开庭吗?”王静使出浑身的力气说:“能开。”

尽管律师在法庭上怎么辩论,法庭人员就是没人“接招”,似乎结果已经内定了,这场庭审似乎只不过是一个“秀”。律师说,启动非法证据排除。他们主动的把所谓的证据更改了:一万元钱的一元纸币,王静是留给孙子手术时折千纸鹤用的,他们非说是用来打真相币的,这次他们都自己主动还回来了;A4纸也是印化妆品广告的,以前都强迫写成是制作法轮功传单的……以此类推,律师怎么辩论,就怎么说,谁也不反驳。

中午十二点左右,非法庭审完毕后,家属还没等走,法官金星峰就露出马脚,像欣喜若狂的对公诉人姜林说:“这个案子你还得往上诉啊?”公诉人姜林说:“那必须的,一直告到底。”家属当时就知道上当了。

三天后,公检法司一起撕掉 “面纱”,于一月九日,将王静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罚款五千,而且把律师在法庭上排除的证据又都罗列上了。证明庭审就是一个“秀”。

王静上诉 公检法人员心虚 再施骗术

此时的王静也知道上当了,自己当即决定上诉,这下七台河公检法的人员又乱了阵脚,纷纷托人找王静家属,一天给家属打几次电话:“你千万可别让你妈妈再上诉了,可别再折腾了,让大家过个消停年吧。”

王静的儿子当时就急了:“你们那意思是年前给我妈送监狱去,你们就都高兴的过年了呗,你们说的什么X话……”

挂断电话后,王静的儿子就又给妈妈请了律师,因为当时已经临近年关,七台河市中级法院的办案人员给律师打电话,告诉律师:“你过完年初八后来吧,到时我们再研究开庭的事。”因为他们心里明白王静的案子事实不符,根本就说不过去,所以,他们自己都知道二审一定得开庭,从而再施骗术拖延。

一月十七日,王静还在公安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律师来会见她,并签订二审委托合同。看守所的副所长张剑锋如临大敌一般,带着七~八个警察,在监护室门外的走廊里电梯口,堵截律师,阻止律师会见王静,并失去理智的对家属讲:“你们怎么又把他(指律师)整来了,他可厉害了,赶快把他辞退吧。”

张剑锋遭到家属拒绝后,他们千方百计拖延时间,期间,家属寸步不离律师,担心他们这些警察对律师非礼。

病房里面,张剑锋又派专人和王静行骗:“你还请律师干什么?你知道你们家一审请的两个律师花了多少钱吗?在法庭上,律师也没敢说什么,也没起多大作用,(其实是他们承诺律师,你们少说点话,开庭后,就判缓回家,并且公诉人做秀,自己把所谓证据拿掉了)你孙子手术花了十多万元,这次又给你请律师,得花多少钱哪?你自己看着办吧……”

律师一直抗争到中午,才被允许进去会见王静,当律师见到王静时,因王静已经被再次欺骗,律师只会见了五分钟,王静单方面辞退律师,并且说二审上诉自己辩护。当时有摄像头在现场拍摄,律师知道王静再次被欺骗了。

二审开庭 王静自辩 二审法官:“这个案例确实冤枉”

在二零一七年的皇历新年前夕,七台河市中级法院匆匆的给王静案件二审开庭了,开庭当天,王静的家属有五位进去旁听了。

据悉,王静当天发挥的很好,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虽然不是法律专业的,但是她自己在法庭上把一审法院审理此案的违法揭露出来,令中院的二审法官无言以对,他们心里都明白,王静案的所谓证据都已经被排除了,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王静违法了。

听完王静的陈述,二审法官说:“这个案例确实冤枉,我们研究看看,不行改判她十个月吧……”

二审非法维持原判 重症中的王静被劫持入狱

王静又被带回看守所。在七台河政法委610零等人的操控下,几天后,对王静二审判决:维持原判三年六个月。一月二十五日,也就是大年前三天,腊月二十八,王静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而这些公检法人员还扬言:女监那里什么病都收,现在监狱有死亡指标,癌症患者都要……他们连蒙带骗到底,在中国大年前把王静投入冤狱。

'审判长周璐荻'
审判长周璐荻
'毕树庆'
毕树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