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庭审十位法轮功学员 七台河市公检法骑虎难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于桂华、谭凤云、赵春阳、王元菊、张桂荣、吴旭姝、王静、张兰君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大半年,构陷迫害她们的所谓“案子”都到了法院阶段,其中几人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底被非法开庭,国保警察等在绑架、构陷法轮功学员的违法行径被当庭揭穿。

七台河市公检法相关人员现在骑虎难下。有些明白了真相的公检法人员说:“放着社会上那么多大案、要案不抓,专门抓这些老弱病残的法轮功,现在不光王静的身体非常危险,吴旭姝也很危险”,“他们不是不开庭了,是根本就开不了庭了,这些公诉人和法官根本就说不过律师。”

法轮功学员于桂华、高运山等四人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在铁山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610毕树庆、政法委610头目郑春桥等为捞取政治资本,将此事上报到黑龙江省,并设立所谓“专案组”搞迫害,并在五月八日母亲节,又绑架了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是善良的母亲。于桂华、谭凤云、赵春阳、王元菊、张桂荣、吴旭姝、王静、张兰君等十位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

一、非法庭审好人于桂华,公诉人心里紧张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法轮功学员于桂华在茄子河法院被非法庭审。茄子河法院如临大敌,早上七点多法院门前就被公检法部门安排许多的私家车占据了。八点刚过,茄子河法院的押解车鸣着警报载着于桂华呼啸而来。在开庭前的短暂时间里,法院安排家属和于桂华见面,劝说她放弃信仰,并认罪……家属们见到关押半年之久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的于桂华心如刀绞,哭诉着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于桂华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她被绑架非法关押两个月后,由于牵挂女儿的安危忧郁离世。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分钟都没有见到最心爱的女儿于桂华……

九点整,法庭内非法庭审正式开始。法庭外面,一辆警车正挨家挨户排查法院对面的旅店。法院门前有一辆城管车,里面坐满了人,他们两个小时一换班,车里坐着的人密切的观察着路上的行人,一切过往的行人和车辆都使得法院惶恐不安,草木皆兵。

于桂华的辩护人许付桂律师在进入法庭时,听到公诉人潘明明对另一公诉人李传海说:“我心里很紧张,有些怕……以前没干过这种事。”李传海说:“别怕,和其它庭一样开,不要害怕……”

在法庭上,于桂华以亲身感受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不违法。在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辩护词时被法官粗暴打断,被告知不准宣传某教。但是她面对法官、公诉人、还有被安排来坐在旁听席上的各社区和街道的委主任以及新兴区法院刑庭庭长黄跃海和桃山法院一干人等,大声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这句压在心中已久的话!

非法庭审被快速推进,草草收场,大概十点多钟就结束了。许付桂律师问主审法官于捷:“您打算怎么给我的当事人量刑?”于捷说:“我以前也是律师出身,也知道国家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但是我们说的也不算,得听‘上面’的,得等(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开完庭后统一开会决定量刑。”

原来这次庭审只是走走过场和形式,法庭上冠冕堂皇的几个字“公平、公开、公正”看来也只是充当了婊子的牌坊。于桂华被送回看守所,但是无论国保610人员怎样处心积虑的安排,都没有迫使于桂华放弃她的信仰。

二、谭凤云案:公诉人表示希望法庭从轻处理当事人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七台河市茄子河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谭凤云非法开庭,石伏龙律师出庭为她做无罪辩护。她的辩护律师石伏龙在赶往七台河的途中接到了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原因是七台河市茄子河区法院把电话打到石律的律所了,问律所是否有石伏龙这个律师,是否知道石律接这个案子,又问石律当地司法局电话是多少……石伏龙律师接谭凤云这个案子,七台河已经不止一次给他们当地司法局、律协、律所打电话施压,目的是阻止他来为谭凤云辩护。石律一到七台河就有一辆白色的702HX的车全天跟踪,一直到石律离开。

二十四号的早上,茄子河法院的门前、街道上、法院对面的小区楼下,布满了便衣的私家车。那个执法巡查的面包车依旧停在法院门口,严密观察路上行人。但是今天又多了一辆“无线电监管”字样的检测仪器车,据说这车是专门用于干扰信号和检测信号的车。看来昨天于桂华开庭他们是接到了不少真相电话、彩信、短信等……难怪他们草木皆兵。

茄子河法院只允许两位家属进去旁听,可容纳五十人的法庭都被街道、社区、610等人员坐满,其他家属都被法院挡在门外。

上午九点非法庭审正式开始,石伏龙律师冲破重重阻力准时出庭为谭凤云做无罪辩护!谭凤云在法庭上堂堂正正的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法轮大法好……石伏龙律师从法律的角度论述了修炼法轮功不违法,在场所有人的良知都受到了拷问……

最后让公诉人在法庭陈述时,公诉人竟然说出了谁都意想不到的一句话:希望法庭给予谭凤云从轻处理。非法庭审在十点多就结束了,庭审结果暂不公布,谭凤云仍被送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三、赵春阳案:面对律师无罪辩护,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现场翻书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赵春阳非法开庭,文东海律师出庭做无罪辩护。上午八点四十分,文律师提前来到桃山区法院。不想桃山区法院法警要对文律师非法安检,否则不让进庭。文律师面对这种侮辱,坚决不接受这种安检,据理力争:律师与公诉人有对等的权利,入厅时无需安检,绝对不配合他们的违法行为。自己是律师,就应该履行法律赋的权利,纠正一切不正的……就差十分钟就要开庭了,桃山区法院最终妥协。文东海律师没有接受安检,堂堂正正走进法院为赵春阳做无罪辩护。

在法庭上,无论公诉人高馨艳怎样以莫须有的罪名指证当事人赵春阳,都不会被打断,而只要文律师一说话审判长周鹭荻就无理打断,还提醒辩护人说话要注意,家属非常气愤。

面对法庭上下五十多公检法人员,只有两位家属和一位当事人,其他人员都虎视眈眈(都是610安排来观看他们怎么迫害法轮功的)。文东海律师不就用中共现行的法律,驳得公诉人、法官哑口无言。文律引用刑法九十六条,来说明什么叫国家规定,刑法只惩罚行为犯,思想、言论、著作、宗教信仰不可入罪。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不可能犯有“破坏法律实施罪”……

只要辩护人引用一条法律,公诉人、法官就得现场翻书。一上午的庭审休庭三次。

文律让办案警察曲龙出庭作证,当庭质问他多处违法办案,实际抓捕当事人的地点和卷宗里面记录的为什么不符?曲龙无言以对。公诉人高馨艳知法犯法与证人串通,当场给曲龙递纸条。曲龙接到了命令,无论辩护人再问什么,他都象傀儡一般重复着一句话:“拒绝回答”。文律师正告他:“你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当事人赵春阳遭受这半年之久的非法关押、迫害,人明显消瘦。但她始终奉行真、善、忍的原则,在法庭上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公检法人员她修炼不违法……最后法庭陈述时,没有人再打断辩护人的发言,法庭现场鸦雀无声。

文律师一万字的辩护词开篇就论述了我不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但我是一名律师,从法律的角度维护我当事人的权利是我的天职。我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无罪的,无罪的理由来自于中国的宪法和法律……信仰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任何人都有信仰法轮功的权利,任何人也都有不信仰法轮功的权利,但是任何人都没有强迫别人信仰法轮功、也没有强迫任何人不信仰法轮功的权利……并且引用了诸多法条说明了宗教信仰自由是普世的价值。他从十一个方面论述了我国的法律并未规定法轮功是邪教组织……并指出了本案办案程序严重违法,期间列举了很多实例:习近平主席在G20峰会上和奥巴马会谈时也说明了会贯彻宗教信仰自由的选择……

最后文律师站在公诉人和法官的角度规劝他们现在的办案终身追责制,有可能会给各位的将来带来窘境,大家都熟悉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请各位拿出自己的良知和勇气,遵照《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赋予人民法院的权利,排除一切干扰,依法独立行驶审判权。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项规定,依法做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公正判决。

旁听席上的这些被国保安排来的公检法人员,他们由开始的敌视转变为了佩服!赵春阳的儿子和儿媳从法院出来后不止一次的竖起大拇指谢谢文律师……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当年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打压,律师们前赴后继来维权的感人事实定会被后人传为佳话……

四、张桂荣案:警察偷盗被当庭揭穿,当场休庭

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欲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对法轮功学员张桂荣非法开庭,辩护律师出庭做无罪辩护。二十八日中午律师接到本案主审法官金星峰电话,要求律师下午三点来开庭前会议。而律师下午还要会见张桂荣,所以时间变得特别仓促。

二十八日下午律师正在看守所会见张桂荣,一法警三点二十分左右进入会见室称依照指令,现在将张桂荣带至桃山区法院。等待在看守所大门口的康秀梅,看着法院押解警车一晃而过驶出大门,但这天真的女孩却没有看到车里面的妈妈。律师和家属康秀梅打车赶到桃山区法院(七台河市山湖路四十七号),律师通过非法且可笑的安检进入法庭。此时,法官金星峰、公诉人高馨艳、吴琼已环列落座。待辩护人坐下后,金法官指令法警将张桂荣带进法庭。此时辩护人见状指出:虽然不是正式庭审,被告人也不宜加戴手铐,依法应当去除戒具。审判人员责令值庭法警打开手铐后,辩护人随即建议给张桂荣更换了座椅、提供了矿泉水、购买了面包、香肠等食品以备饮食。

庭前会议正式开始。首先被要求播放的是搜查张桂荣居所的同步录像,公诉人和法官相互推诿,拿不出长达近五小时的搜查视频录像。要么隐藏不敢出示;要么根本就没有这么一段视频。辩护人要求参与搜查的四名公安人员及见证人员,到次日出庭作证以说明搜查过程。鉴于上述人员受公开举报在搜查中盗窃张桂荣个人私有财产(一万一千余元现金;存折一张;手表一块……),四名搜查参与者必须到庭自证清白,接受盘问质询。

接下来在观看审讯录像时发现多处违法:张桂荣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清晨七点,外出行至居所门外时,受到守候多时的公安便衣人员抓捕。随后被禁闭于桃南派出所一审讯室,坐在拘束椅中,直到当晚八点五十九分审讯结束,张才被送往医院进行例行体检后,十点左右被送进七台河市看守所,整个抓捕至送往关押场所的时间长达十六个小时。

视频从五月八日早七点三十二分出现张桂荣被审讯的影像,审讯时一男子手持匕首威逼恐吓张桂荣。多张法轮功创始人的纸质复印图像被有意摆放在张桂荣前方平台近身处,期间,三名侦查人员轮流羞辱戏虐,污蔑之词循环往复、喋喋不休。更为恶劣的是,手持刀具男子多次用刀剪穿刺剜挖张桂荣面前的纸质图像,使张桂荣痛苦至极,哭诉道:“我宁愿你们用刀子攮在我身上,我宁愿你们搬了我的脑袋……”这些审讯人员侮辱谩骂,造成对张桂荣身心的巨大伤害。依照张桂荣当时表述:“这些行为比伤害我的身体更加痛苦、更加严重,简直是生不如死!!”

辩护人针对此事质证时,公诉人高馨艳却说:“这属于正常审讯,审讯程序合法,未连续十二个小时;没有肉体体罚,不属于精神迫害;被告人没要求喝水、吃饭,所以一整天无吃喝,责任在张桂荣。”律师当场指出:“一、从早七点多开始,一直延续到晚八点五十九分结束的这长达近十四个小时的审讯行为已经构成疲劳审讯,肉体折磨;二、在长达十四个小时加之将张桂荣送往医院体检,晚十点送往看守所至第二天早七点开饭饮水,期间达二十四小时,致使张桂荣一饭未食、滴水未进,足以对高龄女性身体造成重大伤害;三、由此可知,公安机关的侦查审讯行为已构成严重的刑讯逼供和精神折磨。所得审讯笔录采用威逼、引诱、胁迫、欺骗为前提,断章取义为结果,显然应属非法证据,依法应当予以排除。”直至晚七点十五分,法院安排公安人员焦急寻找的搜查同步录像光盘仍然“没有找到”。

面对张桂荣一案的诸多违法之处,辩护人连夜准备相关材料,直到第二天凌晨二点五十分稍事休息后即奔赴桃山区法院。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被非法抓捕并关押迫害了半年之久,六十三岁的张桂荣被带铁网的押解车拉到桃山区法院。此时的张桂荣已被迫害的行走不便,由两名法警架上法庭。张桂荣的辩护人准时出庭,法官金星峰、王明华、周鹭荻,公诉人高馨艳、吴琼等人也已经到场。此时的桃山区法院如临大敌,国保政委610主任毕树庆带领其手下亲自到场指挥布控,法院门前也早已被便衣开的私家车停满,车里的人注视着过往行人。法庭的旁听席上依旧被安排坐满了公检法包括社区的人员,五十人的法庭上除了辩护人和当事人张桂荣,其他都是安排来的公检法人员。

辩护人针对张桂荣一案的诸多违法之处逐个排查:办案人桃南派出所曲龙、李鑫等人以办案之名,行偷盗之实,在张桂荣家偷走一万一千元现金、存折一张、手表一块、项链一条。张桂荣当庭举报警察这种偷盗行为。辩护律师当场质问曲龙等人,曲龙等人的猥琐行径在法庭上被暴露无遗。接下来律师质问公诉人:“本案的违法之处显而易见,你们还给起诉到法院,你们都涉嫌包庇,我要申请公诉人回避。”旁听席上的公检法人员都在窃窃私语:没听说公诉人回避啊!公诉人回避那庭怎么开啊?也有对曲龙等人的龌龊行为感到不齿的……此时法庭现场有些混乱。

这时公诉人开始劝说律师:“你就赶快把这庭开完就回去得了,钱你也挣到手了,这么远的路,不然下次你还得来。”不过一味“向钱看”的官员低估了律师,张桂荣的律师说:“那不行,除非你们把我的当事人放了,我可以不追究你们,你们看看这个女孩多可怜!从小没有爸爸,她和妈妈相依为命,现在你们把人家妈妈抓了,就剩一个女孩孤苦伶仃……”他们见没办法说服律师,宣布中午休庭。

检、法人员又利用中午时间劝说张桂荣及其女儿:“别让公诉人回避了,我们找这个工作如何不容易,若真回避了你还得再关押六、七个月,你那身体不完了吗?”张桂荣的女儿说:“那你们把我妈妈放了呗!”他们忙说:“那我们说了不算,我们就开完庭把案子报上去就完事了。”

堂堂的法官说的不算那到底谁说的算呢?在桃山区法院,国保毕树庆带着下属亲自在幕后指挥,垂帘听政,这些傀儡们在前台表演。下午二点五十分,闹剧再也进行不下去了,非法庭审停止。

五、王静案:法院瞒天过海妄图非法开庭,被律师推迟

王静于五月七日被绑架至今,身体被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三十,心脏动脉硬化,还有其他疾病,情况危急。家属又为她聘请了第二位律师余文生。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余律师带着王静家属的委托书来到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递交手续,接待余律师的是主审法官金星峰。余律师说明来意:本人接受王静家属的委托,今天来法院递交手续。金星峰拒绝接收余律师的手续,并说:“后天王静就开庭了。(倘若接了余律师的手续,依照法律就必须得给律师十天以上的阅卷时间)。”至此余律师和家属才知道王静后天就要开庭了。

余律师据理力争,但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任凭律师怎么讲理,金法官就一个不讲理、拂袖而去,余律师再怎么理论金法官也不接待。余律师直接拨通了黑龙江省高法的电话,投诉七台河桃山法院金星峰法官的违法行为。省高院致电七台河市中院,七台河市中院直接把电话打到金星峰手里,十一点五十五分金法官急忙出面接待余律师。见面就说:“余律师,我接您的手续了,也依照法律给你阅卷时间,您还有什么要求?”余律师说:“我没什么要求,你依法办事就行了。”中午时分律师才离开法院。就递交个手续这么简单的事,余律师就耗费了一上午的时间。

吃过午饭后,余律师和王静的另一律师杨仲浩一起赶去看守所会见王静。在律师去看守所会见王静时,桃山法院的金星峰法官给王静的丈夫打电话,说院长要见他,让他上法院来一趟。王静的丈夫来到法院,见到一个自称“院长”的人,此人主要询问是谁帮助请的律师,在哪里请到的律师,并且欺骗王静的丈夫劝说王静放弃信仰,下午安排你们夫妻见面。并承诺只要她放弃信仰我们会轻判的,你妻子的事早晚都得开庭,也别往后拖了,后天照常开庭不变。王静的丈夫已经半年多没见到妻子了,听这位“院长”说让他下午见到妻子,从法院出来便打车去了看守所,正巧律师在会见王静。

此时的王静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头发掉落一大半,由于迫害高血压达到二百二十多,心律一百四十多,整天头晕,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非常危险。王静早年开过婚纱摄影,有称心的工作,退休后自己做化妆品生意,在家里她是贤妻良母,儿子孝顺丈夫体贴,本来她可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这期间王静的儿子见过妈妈一面,是哭着回来的,他说妈妈就是现在放出来也不一定能救活了,妈妈这回可完了……

二位律师会见王静出来后,看到王静的丈夫在看守所门卫室等待,律师对王静的丈夫说:“桃山法院金星峰电话通知我去开庭前会议,说是后天王静照常开庭不变。”目前王静身体非常危险,此时王静的丈夫觉得事态严重,双方交换了意见后,律师和家属一起来到桃山法院。桃山法院的金星峰和周鹭荻二位法官正在等待律师来开庭前会议。律师见面就问他们:“王静一号的庭审由于余律师的介入不是已经推迟了吗?为什么又要开庭呢?”金法官说:“这可不是我们要开庭,是家属找到法院强烈要求开庭。”

王静丈夫就在面前,这个金星峰撒谎都不脸红。家属当即揭穿谎言:“我哪说要开庭了?不是你们打电话让我来的吗?你们让我劝说王静妥协,说是可以轻判吗?我说是要求取保吗?我们要求取保你们为什么不批?”周法官马上说:“取保不是你们说批就批的。”金星峰又自圆其说:“我还以为你们家属要开庭呢。”二位法官还继续问律师庭前会议的内容:“开庭时都有什么要求,是否要求谁回避?”律师说:“现在还没开庭,不涉及回避的问题,主要是要求非法证据排除。”有些证据是违法的,律师有理有据列举了几项非法证据要求排除。二法官一听马上就说:“你们走吧,后天的庭审取消,具体什么时间开庭另行通知。”

至此,桃山法院精心设计的陷阱被彻底戳穿,谎言不攻自破,家属如梦方醒:原来他们法院是想千方百计哄骗我开庭后,就把生命垂危的王静送监狱去了,多亏二位律师及时赶到,才化解了这场阴谋。二位律师马上起草取保申请邮寄给七台河市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看守所等有关部门,并说明王静的身体非常严重。但至今为止没收到任何单位的回复。

二位律师走后,桃东派出所又派人去看守所逼迫王静说出是谁给请的律师,是在哪里请的律师,逼迫王静辞退律师,遭到王静的拒绝。截至发稿为止,七台河看守所内又传出王静病危的消息。十二月六号,王静无故流鼻血,十二月八号看守所张所长带她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给王静做了两次心电图换了两台机器,又做了两个彩超,又换了两次机器,诊断结果是血压高达二百一十,心脏动脉硬化,心绞痛,心律不齐,还有其他的病他们没说,但是医生说: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这两个病哪个都危及生命)。

即使王静这样的身体,桃山法院还想瞒天过海,妄图推进非法庭审。从看守所回来后王静躺下至今没有起来,现在她的血压已经高到二百三十,人已经几近昏迷,说话声音微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监室的摄像头每天二十四小时对准王静。近日家属咨询了一位医生,这位医生说流鼻血是因为高血压所致,血压太高导致血管破裂。若六号那天不是流鼻血,而是脑血管破裂,那就是脑出血,心脏动脉硬化随时可能导致心梗,这两个病哪个都危及生命。家属现在心急如焚,王静的儿子决定控告,有一线希望都要把妈妈营救回来,倘若在这期间发生意外,到那时赔我多少钱又有何用?

六、国保操控吴旭姝家属辞退律师未果 非法庭审流产

吴旭姝
吴旭姝

十二月二日上午九点吴旭姝在桃山法院被非法开庭。十二月一日,吴旭姝的两位辩护人卢廷阁和陈建刚律师及其家属陆续来到七台河。上午卢廷阁律师会见吴旭姝,下午陈建刚会见吴旭姝,晚上律师和家属一起吃饭,大家互相沟通的很融洽。家属(吴旭姝的丈夫还有弟弟、妹妹)很是感激律师们顶着大雪来为姐姐维权,还在前一天的晚上硬是塞给卢律师两万元钱作为额外的酬谢。卢律师拗不过,只好把这钱请别人又转交给家属,并说明“这是侮辱我的人格”,家属也很是佩服律师的高尚品德……

第二天,十二月二号早上又来了两位吴旭姝的“亲属”,加上一号来的一共六位家属,这六位家属七点多就来到桃山法院。法院的工作人员欺骗家属,谎称今天不开庭了,家属就回宾馆了。到八点多家属接到法院电话说又开庭了,家属就又来到法院。法院只允许两位家属进庭旁听,其他家属都被挡在门外。

八点四十分,二位律师来到法院。律师指出法院违法,凭什么限制家属参加旁听人数。法院以违法安检为由刁难二位律师,二位律师拒绝接受这种侮辱式的安检,因为法律规定律师和公诉人是一样的待遇,都是免检的。但是桃山法院故意违法安检刁难律师,律师坚决不接受安检。这时家属中出来一个自称是吴旭姝“表弟”的人劝说律师配合一下,接受法院安检。二位律师告诉他:“我们是不会配合违法的。”此人恼羞成怒,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在法院和律师大吵起来。这期间法院两次出来说明律师不用安检可以进庭,可这个“表弟”(此人的真实身份叫小魏子,是吴旭姝弟弟的朋友,也就是自从吴旭姝被绑架他就来七台河办理此事,去公检法610部门打点,从他手里花出去的钱不知有多少)开始侮辱、谩骂、威胁二位律师。律师们有高尚的道德修养,当然不会去骂人的,但是坚持法律原则。小魏此时以家属的身份开始动手推搡二位律师,嘴里还不停的威胁要对二位律师如何如何……小魏径直把二位律师推到法院门外。这时律师看见国保的人和小魏见面称兄道弟,并在律师的面前告诉小魏一会儿来国保找他。

律师们在冰天雪地中站了半个多小时,同时主审法官金星峰对吴旭姝的丈夫展开心里攻势,不一会金星峰出来在法院门口宣读了吴旭姝丈夫谭伟天的辞退律师解聘书,并洋洋得意的告诉律师说:“你们被辞退了。”这时二位律师出示自己和吴旭姝亲笔签的委托书给他们看,他们知道辞退不了律师就都灰溜溜转身回法院去再也不出来了。检察院的人、国保的人、被安排来参加旁听的人也都走了。至此,二位律师还没见到当事人,吴旭姝的非法庭审就被国保利用家属给搅黄了。

这二位律师受到如此大的侮辱,仍然没有放弃身陷囹圄的吴旭姝。为防止法院耍流氓,律师当天下午用EMS快递将两份吴旭姝的亲笔签名委托书邮寄到桃山法院。吴旭姝以前的工作是国家公务员,是父母的骄傲,是弟弟妹妹们的榜样。如今的吴旭姝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七年的血腥迫害中,以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通缉十四年,现在七台河国保610又把她作为F1311专案的“头”进行重点迫害。她五月七日晚被绑架后,被连续五十个小时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导致她后背被打伤十厘米长的口子,左小腿的伤至今没有痊愈,并且现在被迫害的出现心衰、肾衰、心脏偷停、视力下降、视物模糊不清,头发掉落大半,腹痛吃啥吐啥。看守所多次拉她去公安医院抢救,就这样的身体她们还要非法庭审……

卢廷阁律师临走时说了一句话,堪称至理名言: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人真是悲哀,这样的家属实在可怜。国保把你家人绑架后酷刑折磨,又要开庭审判,你们还和国保称兄道弟,还给国保送钱送礼,这不是法制倒退吗?但在中国大陆是个普遍现象,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七、法官威胁李葆华家属不辞退律师就重判

李葆华是七台河电脑城的个体老板,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母亲节在电脑城被桃山派出所李万金等人绑架,并非法抄走电脑、手机、账本等私人物品,导致电脑店停业关门,经济损失无法估量。李葆华被关押在七台河看守所至今已七个多月,他所谓的案子由于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被检察院打回公安两次。十二月八日王振江律师接到李葆华妈妈的电话,李妈妈在电话中焦急的说:“李葆华的案子到法院了。”王律师告诉李妈妈明天就去七台河。

十二月九日早晨八点三十五分,王律师风尘仆仆的赶到七台河法院,正巧葆华妈妈、爸爸和妻子比王律师早到一步,主审法官刘晓燕正在力劝李妈妈辞退律师,现场还有法警手持录像机给家属们录像。李妈妈已经是第三次面对这种“劝说”了,前两次是桃山派出所所长王杨和桃山法院刑庭庭长王国威,这二人合伙欺骗李葆华七十岁的妈妈辞退律师。王杨说:“您老怎么请的外地律师啊?花多少钱啊?”李妈妈告诉他:“我在网上请到的王律师,花了两万元。”王杨说:“花了那么多钱,本地律师五千元就搞定,你把这个律师辞退了吧,我帮您请个律师。”李妈妈说:“我不能辞退律师,本地律师我都咨询过了,他们都不敢接我们的案子。”桃山法院王国威打电话问李妈妈:“你请律师了?”李妈妈说:“是的。”王国威说:“你把律师辞退了吧,我们给你派个律师,保证李葆华没事,该判两年判一年,然后缓刑就回家了。”李妈妈说:“我们不能辞退律师,马上就开庭了,辞退律师哪能行啊?”今天的李妈妈更加不会上当。

刘晓燕看李妈妈没有辞退律师的意思,就威胁说:“若不解除律师就会对李葆华重判。”这时王振江律师也到了,桃山法院又以非法安检刁难王律,王律师拒绝接受这种侮辱式的安检,所以没能进入办案区。刘晓燕主动出来说明:进入法院必须接受安检,另外他们还要核实委托书上李葆华的签名是否属实。王律正告他们:“你法院没有这个权利,不过你们硬要去,我无法阻挡。”最后法院以安检为由将王律师阻挡在门外。王律师绝不接受这种侮辱式的安检,被禁止入办案区,委托手续由家属递交到法院。

王律师和家属离开法院,直接去了看守所会见李葆华。看守所的警察和王律师抱怨:“现在的法律就是治老百姓的,所谓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个口号,一个家庭为了申冤可能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也未必能申冤成功。”王律师进去会见李葆华,家属们就在冰天雪地中等待。中午时分王律师会见结束,走出看守所,下午在宾馆研究李葆华案情,晚上坐车离开七台河。

八、王元菊家属正气十足,看守所警察由刁难转为佩服

王元菊的律师胡林政接到家属的电话后,于十一月二十九日早晨赶到看守所会见王元菊。得知黑龙江省政法委来检查工作,看守所不安排律师会见,胡律只好下午再来会见。二十九号下午,胡律终于会见到了王元菊。

此时的王元菊被迫害的双肺感染,整日咳嗽,呼吸困难,晚上整夜不能睡觉,还伴有全身发抖,血压高达一百八十多,体重减少二十多斤。看守所的矿泉水、老干妈大酱都会卖到四十五元;四两左右的花生米卖二十元;夏天西瓜最便宜时市场几毛钱一斤,看守所里不到十斤的小西瓜卖五十元一个……王元菊的儿子是煤矿井下工人,做着最辛苦的工作,一个月工资去掉各种名目的克扣,开到手里也就两千元。王元菊从来不买看守所里面的天价食品,她已经饿的瘦骨嶙峋,典型的营养不良。

会见结束后,胡律决定再给有关部门邮寄取保申请等相关材料,(以前已经都邮寄过了)但至今没有任何部门回复。送走胡律师后,家属很是担心王元菊的安危,于是又给王元菊聘请了一位律师。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早上八点四十分,王元菊的第二位辩护人马卫律师和家属来到七台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元菊。看守所的工作人员无理刁难律师正常会见当事人,并且态度非常嚣张,告诉马律:“现在看守所又有新规定,要想会见法轮功必须得国保(610)同意,否则不允许会见。”马卫律师告诉他们:“这类案件不属于三类案件,不用请示办案单位。”他们说:“这是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有个上海律师硬是把法轮功开庭给卡住了,那个律师就是想让这个庭审进行不下去。”马卫律师见和他说不通,就向他要了看守所驻检邢主任电话,他们给了两个座机号码,但是都打不通。

这期间还有一位本地律师等待会见,这位本地律师非常不理解马律为什么跑这么远的路来给法轮功学员辩护。他的论调是:我们律师得在党的领导下、法律的框架内进行辩护。马律师就给他们讲了法轮功不是邪教,国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他们听了都感到震惊!后来马律师又向他们要了驻检邢主任的手机号,看守所工作人员说:“你要能说明白更好,那我们也借光了,以后也不用请示他们了。”马律师拨通了邢主任电话,说明情况放下电话后不久,邢主任主动给马律回电话说:“可以会见了。”

后来看守所副所长张剑锋来了,很懊悔的说:“我就出去这么几分钟,你就投诉我,我们要是按法律办事可以安排你四十八小时会见的,我们不是不让会见,不就是让你等一会儿吗?”马律师看他态度还好,就说:“那以后有事咱们直接沟通。”经过一番折腾后,马律见到王元菊时都上午十点多了。王元菊告诉马律说:前两天办案单位新兴派出所的警察又来提审她了,主要内容是想让她辞退律师,并且承诺她若辞退律师可以轻判,不然就威胁给她量刑六~七年……遭到王元菊的拒绝。之前王元菊的公诉人新兴检察院的盖国明也来劝说她辞退律师,都没有得逞。她现在高压达到一百八十,心律一百四十,并且双肺感染。

家属们经过这六、七个月的观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都想把王元菊送进去,律师才是全力帮助我们的人。今天马律进去会见时,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询问王元菊的儿子:“谁给你请的律师?花了多少钱啊?“王元菊的儿子非常气愤说:”我自己请的律师,我花多少律师费你给我报销啊?和你有关系吗?”他非常尴尬说:“和我没关系,没关系……”王元菊家属接着说:“刚才你对我的律师什么态度?那是我请的律师,你那么和他说话非常没有礼貌……”看守所的工作人员看这个家属正念十足,又什么都懂。后来家属吸烟他给拿烟灰缸,主动给家属放电视看,又给家属找座位,到中午吃饭时他主动邀请家属和他去食堂吃饭。家属说:“你们的饭太贵了,一个菜好几十,我们吃不起。”

中午十一点多,马卫律师会见王元菊结束走出看守所后非常高兴,马律师说王元菊人很善良,并且转达了她对家里亲人们的感谢!中午家属陪马律师吃过午饭后去新兴区法院顺利的递交手续并成功阅卷,家属今天亲眼见证律师在看守所据理力争突破困难会见的经历,很是感谢马律师。马卫律师也很感慨!虽然今天早上有点小插曲,但是后来事情办的还算顺利。下午三点多,马卫律师结束了在七台河一天的工作,登上了返程的列车!

结语

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610)毕树庆、政法委610头目郑春桥等为捞取政治资本,操控公检法迫害善良,真是丑态百出,这边威胁家属辞退律师,那边又去看守所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施压,让他们解聘律师,什么龌龊下流的手段都使出来了。他们本来是想快速推进非法庭审,草草结案,现在被家属和律师们识破了这拙劣的表演,又骑虎难下。本来他们把公检法包括居民委的人员找来参加旁听是想看他们怎么怎么的,而这些旁听人员看到的却是律师在法庭上用中国的现行法律驳倒公诉人的违法指控,看到了他们是怎么迫害善良人的。曲龙等警察在办案过程中的偷盗行为令同行警察们所不齿。

有些公检法人员听明白了真相的正面反馈是:“放着社会上那么多大案、要案不抓,专门抓这些老弱病残的法轮功,现在不光王静的身体非常危险,吴旭姝也很危险”,“他们不是不开庭了,是根本就开不了庭了,这些公诉人和法官根本就说不过律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