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会旺在河北保定监狱遭非人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河北省霸州市法轮功学员郑会旺在保定监狱曾遭受非人的折磨。郑会旺经常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把他带到一间屋子,地上铺块木板,晚上似睡没睡的时候,教育科的几个人,把他抬了起来,动手打嘴巴,并用手巾、袜子堵他的嘴,他们连骂带打,而且为了折磨他,还在床板上他臀部底下垫一个厚字典,造成他长时间臀部上都是青斑、黑斑。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狱警还给郑会旺铐上脚镣、手铐,并用绳子把两种刑具绑在一起,使他只能弓着腰坐着,半伸腿都难;强迫他不停地看诬蔑大法的光盘,声音很大;熬着不让睡觉,合眼就用手击打身体;控制大小便,叫他憋着;把大法师父的名字打印出来塞在他臀部,对他精神折磨。监狱方面用尽了各种手段折磨他,其中还有手铐过紧,把手铐毁掉才打开。

郑会旺现在还在绝食抗议,他妻子正月十四去探望被监狱拒绝见面。由于绝食始终没怎么解大便,郑会旺被强制灌食时食物里加泻药。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左右,狱方至少连续五天不让郑会旺睡觉,还逼迫他吃大便。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粪汤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粪汤

参与迫害的有:马宝辉、胡士清、马建红、李洪友、张跃峰、张恒、邹长付、曹旭涛、李勇、刘庆祥、刘全有等,还有些不知名的。

郑会旺,四十五岁,廊坊市霸州市王庄子乡王泊村人。一九九九年,他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高阳劳教所遭电击等酷刑折磨。郑会旺还曾被中共人员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遭不法医生强行灌食、灌药,导致他眩晕,上吐下泻,恶心,身体极度痛苦。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郑会旺在家中突然被王庄子乡政府人员及村治保会人员绑架。这些人员自称是受霸州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指使。郑会旺被绑架后,家人一直不知道他的消息。直到二零零八年三月末,家人突然接到了保定市第一监狱寄来的“入监通知书”,才知道郑会旺被当局非法判刑十年。

郑会旺的亲人接到通知后感到非常气愤,到霸州法院去质问那些执法人员:我们犯了什么法给判这么多年?!你们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为什么不开庭?你们就是心里有鬼!我们按真、善、忍的好人有什么错?!那些“执法人员”被质问得支支吾吾,无言以对。后据法院人说,因为郑会旺正在绝食,身体虚弱,非法宣判是在看守所进行的,宣判后被抬走送到保定第一监狱。

郑会旺的七旬老父亲思念儿子常以泪洗面。老人曾一路颠簸,只身来到保定监狱。可是狱警却说:没有上级指示不能见。老人怎么央求都不行。

河北保定第一监狱一直逼迫郑会旺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剥夺他与家人接见的权利和通讯权。郑会旺绝食反迫害。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郑会旺的家属与狱方强烈交涉,最后才见到郑会旺,发现他身体非常虚弱,卧床不起,家属要求接回家治疗,遭狱方拒绝。

郑会旺曾告诉家人说自己如果出了什么事肯定是他们干的,说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并且嘱咐家人一定要找监狱讨公道。

郑会旺一次次遭中共人员绑架迫害,造成他的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刚刚十五岁的儿子无钱上学,只好退学,担起生活的重担,起早贪黑帮妈妈操持这个家,在外面打工时,孩子为了多攒点钱,也不舍得吃好的,一天到晚只吃面条。二零零九年一月初,这个孝顺的儿子在外遭遇车祸去世。好端端的一个家被中共害成这样。

当地乡亲们对郑会旺这样的老实人被关在监狱里感到生气、难过。一老者说:“我认识郑会旺,就是一厚道人,学了法轮功后更显得老实厚道。你说这共产党,你捉他干啥,不偷不抢的,赶紧把人家放了吧,监狱哪是关好人的地方?这是造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