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讲真相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大姐办六十六岁寿宴。我和妹妹提前一天去大姐家。到大姐家对她说:“我们带了不少救人的东西,不帮你干活了,救人要紧。”大姐说:你俩上别的村子救人去吧,上次你俩回来,大伙都说,你两个妹子又回来了吧,真相条幅挂的哪儿都是。她这一说倒提醒了我俩:对呀!咱村的人一般都退了,也都明白真相了,咱俩去别的村子送真相资料吧。

我俩到了五、六里路外的一个村子,在路上,我俩边发正念边把带来的真相粘贴装在自己胸前,因天凉不好粘,用身体把它捂热了就好粘了。说话间到了村头,这个村子很大,能有四、五百户人家,据悉信某个宗教的人很多,一般不听真相。我俩進去了一户人家,有一妇女出来说:不敢认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给你送福来了。她很热情的把我俩让到屋里,我拿出了大福字、小福字、大卡片护身符,还有《天赐洪福到我家》大福挂,妹妹又送上真相期刊说:你看看这真相吧!最后她很高兴的退出少先队。我俩走时她还说:谢谢你们了。我说不用谢这是你的福德。是我们的师父让我们救你。

就是这样我俩不知走了多少家,有留我俩吃饭的,有留我俩吃年饽饽的,有送我们很远的。

我俩又進了一户人家,房子不那么大,也很旧了,刚到院子从屋里走出了一个老太太,看上去年岁很大了,问我俩说:你们是哪来的亲戚呀?我说:我俩不是亲戚,我俩是大法弟子给你送福的。進屋一看她刚抱柴禾想烧火做饭,我把大小福字给她,妹妹给护身符,我碰了妹妹一下,意思是:这老太太不识字,别给她真相期刊了,看不够送。谁知老太太拿起大福挂念起来了:“法轮大法好,诚念得福报,天赐洪福到我家。”

一看这老太太认识字,眼睛还不花,就把真相期刊送给了她,我问:大姨呀,您今年多大岁数了?她说八十岁了,我又问:大姨您上过学吗?她说上过学呀!我又问:那您戴过红领巾、入过团、入过党吗?她说:我啥都入过。我很惊讶,给她讲了真相,讲了三退的意义,她听明白了说:法轮功好啊!她用真名做了三退。我又说:大姨呀,现在都在控告江泽民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害死不少大法弟子。她说:那我也告他。还用了真名。我俩走时她送到大门外还说:法轮功好啊!法轮功好啊!我信啊!谢谢你们俩了。

我们又走了几条街,看两个兜子也空了,就剩两、三个福字了。我俩打算把剩下的留给自己村子的人。妹妹的脚都走疼了,我的肚子也直“咕咕”叫。这时听后边一辆车子开过去了,接着就停下来了。司机回过头来说:我拉你们两个吧,我是北边村子的。我说:谢谢大哥了,但是我俩是东边村子的。大哥你这么好,我俩告诉个好事吧,有人给你讲过法轮大法吗?他说没听过,我就把剩下的带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字给他两个,给他讲三退,他说没上过学,我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谢谢你们两个,我记住了。我又说:现在都在控告江泽民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害死不少大法弟子,你也告他吗?他说:“江泽民真狠,那我也告他。”他告诉我他的真名还按了红手印。再三谢谢我们俩,才开车走了。

我俩走不远,来到新修的石子路上,我们回家往东走,我回头一看西边的路上有一个放羊的,我对妹妹说:来的时候那人就在那放羊,回来了他还在那儿放羊昵,咱俩把他救了吧。于是我俩走过去,我说:老弟呀!你很辛苦啊,我们是大法弟子,我这还有一张福字送给你。他说谢谢,并把福字小心的卷了起来,找个小绳绑上了。我和他讲三退,他说没入过队,我又和他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世人都在控告江泽民,他说:江泽民这么坏,我也告他。并写真名按了红手印。

我俩回到家,大姐对我俩说:你俩才回来,都快五点了,六大桌人吃完饭都走了,还有远处亲戚一桌人没到呢?我说:这回我们俩干活,把没干的活都补上。大姐夫过来问我俩:送完了吗?又救了多少人哪?我一数,劝退了三十多人,诉江的十多人,都是真名、按的红手印。

这一天的经历使我很难忘记,那么大年龄你不上她家讲真相,她能明白真相吗?那么好的开车人,他不停车他能明白真相并诉江吗?那么冷的天,天都黑了,他还在那放羊,他不就是等得救吗?

师父说:“你在讲清真相的时候碰到的各种各样不同的人、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可是你们只有抱着慈悲的心去做才行。”[1]感谢师父的教导与加持,让我们救了那么多的众生,今后我们姐妹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