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找到盼望已久的修炼功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我原是一位中学教师,现年七十多岁。我父亲信神、信佛,后来在道教中修炼,中共“土改”(霸占所有人的土地)时,被邪党定为“迷信职业者”批斗一生。我或许受父亲的感染,也信神佛,相信轮回报应,不相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更不相信中共邪党。

我工作之余,悄悄的加入了道教修炼。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翻阅道观中一些神佛在沙盘中劝善的记载。一位真人写的一首七律,预测不久将来社会要出现的天象,最后两句写道:“法台伸出着落人,福至心灵六万春”。意思就是说不久的将来,要出一个讲法、传法的高人。这句话我牢牢的记在心上,等待着这位高人的出现。

到八十年代,大陆出现某气功,不少朋友劝我练,我说这不是我等待的,到九十年代基督教盛行时,朋友要我加入,我说这不是我需要的。一直到一九九五年,法轮功修炼的消息传到我耳中,我想:法轮功中有法字,还有法轮,这大概是我要等待寻找的功法。于是我拼命打听寻找修炼法轮功的同修。几年过去了,没有碰上有缘人,我有些灰心,我想大概是我与法轮功无缘吧。

到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对法轮功残酷迫害,铺天盖地的诬陷宣传,什么“天安门自焚案件”,县委宣传组织的对法轮功诬蔑的图片览,但我怀疑一个修炼人怎么会去杀生呢?一个修炼人怎会搞政治呢?我决不相信。越是这样宣传,越增加了我寻找法轮功的信心,我要问个究竟,要了解真相。可惜那样打压,寻找有缘人就更难。

一直到二零零七年,一位大法弟子突然在我面前出现,向我讲大法真相,我喜出望外,一口气向同修问了几个问题,法轮功是什么功法?什么是法轮?法轮功的宗旨是什么?同修一一作出了回答。我终于找到了盼望已久的修炼功法。

事后,同修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在一天之内,我将书看完,感慨万千。师尊怎么知道的那么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数学、物理、化学、医学样样精通。书中语言虽然直白,但内涵相当深奥。道教、佛教经书我看了不少,但远远不及大法书全面,书中道出了很多天机。后来我又学了五套功法,从那时候起,我才开始修炼法轮功。

时间过去了约三个月,我内心有些疑惑,我没有亲自听师尊讲法,单凭看书,学五套功法就能算大法弟子吗?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人手中拿一个本子,对我说:“你是目前最后一个得法的,本中有你的名字。”我翻开本子一看,果真最后一个是我的名字。他还说:“你得法已经三十三天了,要精進。”

醒来,发现是一个梦。得法三十三天了,真的吗?我立即起床,仔细回想,同修给我讲真相,送我大法书的那天正好是我给老伴买保险的同一天,我翻开保险单,按那天的日子计算,刚好三十三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太神奇了。我内心高兴喜悦,师尊承认我了,师尊接纳我为大法弟子了,我差一点要高呼,我感谢师尊。

师尊给了我很多,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原来的胃炎、肾炎彻底好了,十来年,没吃一粒药,没到医院打一针,年纪虽然有七十多岁,还可挑一百多斤的担子。

师尊给我这么好的身体,是让我舒舒服服过日子吗?不是。我要助师正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人世间还有多少象我一样盼望大法,寻找大法,等待救度的众生?!

这几年来,我走了许多年轻时从未去过的地方发资料,讲真相,不畏严寒酷暑,这都是我的责任。在这正法最后的关键时刻,修炼自己,归正自己,去掉执着。做好三件事。

师尊在《洪吟四》中说:“浪迹尘世讲真相 助师正法在今生”[1],这就是我的宿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云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