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救度众生苦也甜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我这几年才算正式得法,大法书籍差不多看完一遍了。起初不知道救度众生、不懂发正念,就知道大法好,多炼功学法。后来看到老弟子们都在救人,我也接受了大法真相资料。拿是拿了,但都没有出去发,因为怕被抓。好不容易想出去了,一看资料已经堆积了一兜子了,心理压力就大了。发资料的时候最主要的想法不是如何更好的救人,只想怎么赶快发出去并安全回家。

怕心是很大的苦。但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的保护了我,去掉了我的怕心,积累了许多经验,让我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走的越来越平稳。

一天去赶集,不知道发正念,不懂得注意安全,也不考虑救人实际效果,只是往人家货摊子上和路边停的车上发真相资料,结果被不明真相者诬告,被警察抓了。后来和同修切磋找到出问题的原因,除了不注意安全外,另一个原因是没有给摊主讲真相,讲明了真相对方自然会接受真相资料了。这样,既消除了他们对大法弟子行为的误解和反感,救了摊主,也方便救度周围买货的众生。

当时女儿还小,警察抓我的时候,众人把我围上了,有个好心人告诉孩子赶紧回家告诉家里大人。我女儿立即跑回家叫丈夫把所有大法书籍等相关物品收藏好。警察去家里非法抄家的时候没有找到任何迫害借口。我平安回家。

后来我就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刚开始我把资料往人家大门口里一塞,撒腿就往家跑,当时怎么就那么害怕,跟做贼似的。现在想来也觉的好笑。

开始和家人(同修)出去发,因为都缺乏经验,有的时候是白天出去,没看到院子里有人,扔到大门里就走。有很多时候师父护佑,对方没说什么。有一次和家人骑自行车去发资料,到一家院子外,家人本来想把真相放大门口最好的位置,容易让人看到,结果蹲在那里时间久了一点。那家饲养很多的牛。现在的中国,收牛肉的为了买到廉价牛肉,经常给饲养户家的牛偷偷下药,所以养牛的人家防范意识就比较强。那家人出来看到我们就没好气的喊:“干啥的?!”吓得我们骑上车就跑。

现在不一样了,有经验了,遇到事情知道发正念,求师父,冷静处理。

还有一次我和家人贴真相粘贴,往大树上用按钉按真相图片,正往树上按呢,来人了。那里正好是死胡同,同修给摩托车调头时,院子里出来人问干啥的,亲属同修回答说:“走错道了!”蒙混过去。我在那边正往树上按图片呢,因为是晚上我旁边没有亮光,所以对方没看到我,家人也只能自己骑摩托车先出了胡同。我只能等那个人回屋后再往外走。

有一次去的地方摄像头很多,有一家养了三、四条狗,一只狗叫,把远近所有的狗都引的狂叫,惹得很多人出来看。我就站在隐秘的地方发正念,背诵师父的诗词:“一念惊震大穹外 欲救苍生除众害 万重腐朽旧势阻 身入尘世更知坏 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 苍天欲变谁敢挡 乾坤再造永不败”[1]。在师父加持下,又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那天贴了很多真相粘贴,从八点多到凌晨三点回到家天都亮了。农村的特点,有的时候很远才能遇到一所房子,住宅不集中,往山上走可能只有一、两家住户,这样偏僻的地方我们也都去送。

随着正法形势的急速推進,本地同修制作出来更多很好的条幅。在这个项目上我也有了突破性進展。开始是和不修炼的女婿出去挂,因为没有经验,一下挂在树杈上,打绺了,展不开,女婿很费劲的爬上树给重新挂好。后来我就在家里院子的大树下一遍遍的反复练习扔石头子,看看自己到底能扔多高,积累经验。我练了几次后就能做的挺好的了。

我负责往周边不算太远的地方挂。往电线上挂,扔的很准,挂的很高,保留时间长久,都展开了。

丈夫原来就知道大法好,现在正式修炼了。他和我一起出去挂大法真相横幅。

在修心性上,我也尽量按照大法去做。农民种地最大的矛盾就在收垄沟。邻地那家总想占便宜,每年都占我们半根垄沟,年年占,逐渐我家的耕地面积就减少了。这种事情常人间经常是闹的大打出手,甚至闹出人命。

我修炼以前是一定要和对方争个明白的,人嘛,就是为了那点利活着。但是现在我得法了,我要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师父在书中详细讲述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所以我知道: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也争不来。人生在世也就几十年,再占我便宜能占多少呢?不能把所有地都占有了吧。我把心放下了,的确是我的不丢。这几年,邻地的苞米总会被风刮倒,可是紧挨着的我家的苞米却一点不倒,虽然我家的地少了,可是我的收入却不少,反而每年都增产,而占我家便宜的邻地那家,每年的苗都不如我家出的好,还容易遭灾,根本没有因为占了我的地儿而多收什么粮食。

多年来公公婆婆对我们不好。我是在婆婆去世后得法的,我修炼大法后不计前嫌,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逢年过节都提着丰厚的礼品去看望公公,不同季节给公公买衣服。几年下来,公公对大法和我们的态度有所改变,已经同意三退,并且相信法轮大法好了。

我丈夫脑袋里面的瘤因为位置在神经区,特别危险,医生说做手术风险太大,我们没有做。丈夫得法半年多来头基本不疼了,还意外的发现过去经常短暂性心脏发胀疼痛的症状也消失了。这些都是丈夫的兄弟姐妹和公公亲眼见证的。所以他们也都承认大法好。

因为信仰不同(他们信主),而且好几个都是在公安部门工作,怕心比较重,所以还没有做“三退”。我和丈夫都在逐步的给他们讲真相,相信总有一天大法能救了他们。现在公安局上班的亲属中已经有一个“三退”了。

回顾这几年的修炼经历,虽然因为自己怕心重正念不强而吃了不少苦,但是在师父的加持下还是顺利的走过来了。有幸能够在师父正法时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的心里总是甜甜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