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笑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二零一五六月三十日我写完诉江状,七月一日通过邮局寄走,八月二十七日派出所给我单位主管打电话找我,正好被我听到,当时我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动不了我。我有师父,我背着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主管问我:你是不是写什么信了?我说:是啊,我控告江泽民了。主管说:你没事写这干啥?我说:我十八年来没吃过一粒药,一身大病都好了,就想说句真话,还大法清白,还修炼人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主管听后:好了,你回去吧。

过了一会,主管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有人找我,当时我就发正念:彻底清除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让它们立即解体,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有师父,谁也动不了我。我坦然的走進了办公室。

我刚到办公室,一个便衣警察态度凶恶的就進来问我:知道我是谁吗?说着拿着警察证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说:我是警察,没事写啥信呢,炼功多少年了?

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的脑子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警察也是要救度的生命,我就微笑着给他讲真相:我说,年轻时得了严重的腰肌劳损,一件小衣服也洗不了,总感到自己像废人一样,嫁给谁都是个累赘。无意间得到了一本宝书,看完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处处修心向善,为别人着想,不知不觉中腰疼完全好了。二零一四年九月左右,突然间腰疼、头疼、脖子不能扭动,两条腿神经痛,躺下就很难起来,走路拖着走,嘴不能吃硬东西,只能吃软食,看书修心向内找,做到后,完全好了。

他说:好就在家炼,谁让你告江泽民的?你胆子也太大了,你就是个神经病。

我说,五月一日高法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以前不敢说的话,现在政府让说,我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善待公婆,并经常打扫室外楼梯,特别下雪天,一大早,我就起来扫楼梯,以防老人滑倒。邻居开玩笑说:我现在才知道你叫什么,你叫“雷锋”。你说这不好吗,我处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错到哪了,国家害怕好人多吗?江泽民迫害死那么多好人,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是应该告他。

他说:你不是有书吗?走,现在去你家。

当时我愣了一下,说:你不能去我家。他说:我为啥不能去你家。我说:我公婆八十多岁了,刚从医院出来,受不得惊吓,他俩有任何问题,你能负责的了吗?

这时主管说:你该吃饭了,还得上班呢。

警察气得对我说:走!我不想看见你。

我看着他笑着说:你让我走我不走,我话还没说完呢,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明白真相才是福。说完我转身走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因素动不了我。邪恶因素操控着警察气急败坏的对我说:走!走!走!

同修们知道后,马上行动起来,认识到警察也是要救度的众生,他们每个人都要摆放自己的位置,只有他们明白真相,才能减少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家加大力度发正念,大面积散发真相资料。

过了两天,居委会主任又去单位找我,见面就说:对不起啊,不该把你上班的地方告诉派出所,派出所说要逮捕你呢,你要注意点。

我说:放心吧主任,谁也动不了我,我按照法轮功的标准修炼自己,我有师父管。我怀孕两个月去外地亲戚家,大出血,医生说没有保胎的价值,我就天天听师父讲法,过几天,就不流血了,孩子生下来后,没任何缺陷,反而很聪明,说明法轮功超常。我去人工海游玩,眼镜被海浪打到海里,怎么也找不到,我去沙滩上告诉我姐:我眼镜丢了,我姐说:大海捞针,找不到了。我坚定的说:我有师父,我再过去看看。我就蹲到水里,双手合十想:师父啊,我明天还要上班,没有眼镜不方便,求求师父就出现个奇迹吧。刚说完,旁边就有个男孩子大声问:谁的眼镜?我一看正是我的眼镜。我深刻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这么好的大法,我受益了,江泽民不让炼,我就是要告他。

主任说:派出所的人要和我们一起去你家,我们都不去。

我说:主任,我公婆年纪大了,才从医院出来,受不了惊吓,去我家,两个老人有任何问题,粘住谁我告谁,江泽民我都告了,我谁都不怕。

主任说:我就是告诉你一下,你要注意。

又过了几天,居委会两个办事员去找我签字,我正告她们:任何人来我都不会签,谁让我签字谁犯罪。江泽民迫害死那么多好人,早该告他了,希望你们也要有点明辨是非的能力,法轮功我又不是学了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一身大病都好了。现在谁迫害法轮功谁遭报,像薄熙来、周永康就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

她们说:好,好,姐,你不用签了。

过了几天,那个便衣警察又来单位找我,问我:还炼功吗?我说:我受益了,你说我炼不炼。他说:可不敢炼了。我笑着说:来来来,咱俩说说心里话。我说,我每天看着从我面前走过的老弱病残的人,我就在想,如果修炼环境公开,他们也可以像我一样有个健康的身体,和我一样受益,那该多好啊。他说:你还想普度众生呢,都象你说的,医院也不用要了,都学法轮功了。我说: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真信,病就会好。

他转身就走,并大声说:法轮功是×教,国家不让炼了,还炼。我也大声说:法轮功不是×教,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处处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你告诉我邪到哪了?

后来我上班时,他见到我又说:还炼不炼了?我说:你说呢,我有心法约束,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身心健康,而没有心法约束的人,什么坏事都敢干。现在毒奶粉、毒大米、假货横行,他们没有信仰不怕遭报应。他说:和共产党作对,你就是个神经病。旁边的同事对便衣说:她说的对,我就爱听,你说的,我就不爱听。他听后转身走了。

打那儿后,只要这个警察见到我,就会笑:上班啊,咱俩现在可是朋友了啊!我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深刻体会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在修炼的路上,我还有许多人心、执着没有去掉,离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相差甚远,今后在修炼的路上我一定要勇猛精進,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