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2)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接上文

二、茂名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茂名洗脑班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采用强制的反心理、反生理的极限手段,按他们的话说,就是:“法轮功学员想干什么,就不给干什么,法轮功学员不想干什么,就偏偏强加什么。”招数层出不穷,无所不用其极。

饥饿迫害 早上的白粥也稀的没几粒米,特别是中午分饭,李小燕,尖酸刻薄,就是不满一碗,剩下的冷饭硬饭晚上给其他人分。克扣饭菜饥饿更是常有的事了,迫害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胃痛、腰痛、头晕。这样的迫害,洗脑班每天还要收学员的生活费。

精神恐吓 恶人用难听的甚至下流的语言去攻击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而且常常用不转化就判刑或劳教多少年、送到大西北去开荒就一去不复返(后来得知,许多法轮功学员失踪后被活摘器官)来威胁、恐吓学员或家属,煽动被吓坏了的家属去向不转化的学员大骂或哭闹、协助邪恶转化。

噪音干扰 采用打人或打铁门很响吓人,或用高音喇叭放垃圾歌曲、邪党歌曲去干扰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半夜其他法轮功学员在睡觉也一样。靠近值班室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干扰更多,有值班的常常将那铁门关得很响,很阴森,闹得学员无法入睡,假日他们通宵打牌大声说话就更嘈杂了。

切断时间 断绝联系非法强收法轮功学员的手表、笔、纸。怕法轮功学员知时间炼功、怕法轮功学员有笔纸会写有关法轮功的东西。

吊铐 用手铐扣上双手,仅脚尖着地。柯朗生单是被施吊铐刑都达一百多次,最严重的一次被吊了两天没吃东西,610人员甚至指使保安将他再吊高。被吊打的法轮功学员有贺敬、梁小霞、郭秀群、邓水玉、李国华、黄诗净、田惠英(已被迫害去世)、李燕琼、林丽珍、周华健、卢秀清、李文珍、杨美莲、李建、邓碧、杨明芬(已被迫害去世)、邓汉兆、廖红梅、苏伟权、沈元雄、罗基、梁少琳等人 。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仅脚尖着地

死打和抢救 洗脑班把法轮功学员毒打虐待到出现生命危险,送到医院抢救,然后送回洗脑班,继续迫害。柯朗生被吊了两天没吃东西,610人员甚至指使保安将他再吊高,他跟保安说:“如果我有什么事你要负责任。” 保安不但不听,竟挥动拳头打他腰部、肚子,打完后推他头部撞墙,使他当场昏倒在地上,后被保安用冷水冲醒。几天后,由于他身体被折磨得很虚弱,全身收缩抽筋,救护车将他送到医院抢救。抢救完后,610人员问医生还有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应该没问题了,610人员就叫两个保安又将他押回“法制学校”。

单独关禁闭 洗脑班五楼有一间小房(也叫黑房),小黑房里,那里没有床,只有一个便桶,那时天气非常炎热,黑房又臭又脏,蚊子又多,四周黑暗无光,只有门及一个小窗口,没有水,大小便没水冲,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没有人可以说话,没有电视,没有音乐,也没有亲朋好友的探望,在孤独的环境中,慢慢的就象掉进一个无尽黑暗的深渊,精神会逐渐散乱。

李少清在黑房一关就是六天时间,日夜都是满头大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她难受得喘不过气。因此绝食抗议非法虐待。

小吕(音)关在五楼的禁闭室,导致全身腐烂。

密封 二零零三年四月间,洗脑班把所有的窗口用三合板封死,不让通风透气,房门只有开饭时才打开几分钟,随手即锁上。法轮功学员长期禁锢在房内,热得汗湿透全身,晚上就更难入睡了。后来罗基,梁少琳几个法轮功学员将窗上的三合板拔掉,站在窗口上,对着外面的世人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或唱“法轮大法好”。

性骚扰 姓李的班长(外省人)以搜经文为由,在一个被吊铐的女法轮功学员上身乱摸。

欺骗 在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法轮功学员进行绝食抗议。校方工作人员为了劫持法轮功学员在学校过新年,他们给法轮功学员签下所谓的“保证书”:不干扰法轮功学员炼功、学习大法经文。还给了一本《转法轮》给法轮功学员们学习。可是新年刚过(正月十五日),学校便纠集十几名打手向法轮功学员行恶,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如果不转化,抢法轮功学员的东西,同时将很多法轮功学员用手铐吊起来,时间长达两天不给吃喝,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致说话都很困难。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后又被撞墙至昏迷,后用冷水泼醒。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封口 恶警行恶时,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叫出声,竟用毛巾塞口、用胶布封口

冻刑 法轮功学员柯朗生被恶警打致昏迷不醒后用冷水泼醒。法轮功学员如果炼功就被恶警用冷水泼湿全身,罚站通宵,冻得发抖,受尽了折磨与侮辱。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其它酷刑包括:电击,坐老虎凳,吊铐,半空吊打,不准睡觉,绑着在烈日下长时间曝晒,并不让喝水,法轮功学员如果在受刑中昏死过去了,就用冷水浇,令其苏醒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三、药物迫害和致死案例

药物迫害 毒针杀人

茂名洗脑班直接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损害中枢神经类的药物。包括摧毁中枢神经系统、内脏功能的药物。很多被关押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被放出来后,长期伴随有身体虚弱,头昏眼花、牙齿松软甚至脱落、记忆力衰退等症状,但由于多数人缺乏医药知识,很少人会想到曾被中共恶人偷偷下毒过,或被注射过有害的药物。据二零一六年明慧网报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内部文件说:“转化法轮功学员,可以借助药物转化”。

二零零三年开始,茂名洗脑班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多人在头部注入不明药物,致使多人神智不清,不能站立。

罗基被灌毒药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罗基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她绝食反迫害,邪党人员天天给她野蛮灌食。有一次当灌到最后一口时,罗基突然觉得口中之物与往常不一样,冰凉冰凉的,于是挣扎着抵制它,但还是被强行灌进了一点点。恶人走后,她开始全身发烫,要用凉水不停的浇,颈神经抽痛不已,脑袋摇晃不停,上下牙床不停的打架,不能自控,持续了很长时间。第二天,洗脑班头目、“610”恶人杨辉故意问罗基:“罗基,你神志不清了吧?”并指挥保安强行搬动,继续折磨她,那时罗基已全身发软,不能行走。邪党人员不敢白天放人,叫其家人夜间把她背回家。回家后,罗基全身难受不已,痛苦不堪,痛了好几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卢秀清被打毒针 茂名市洗脑班610恶人派人强行对卢秀清打毒针,破坏其中枢神经,使其昏迷不醒,输氧抢救了四天,虽醒来但已完全失去记忆,全身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副皮包骨。二零零三年七月洗脑班叫其家属去领人,家属看到卢秀清已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不懂人事,四肢无力,身体极其虚弱。回去后生活仍不能自理,双腿不能动弹,活动只能靠双手在地上爬走,有时清醒时家人才得知在洗脑班绝食时被人强行打过不知名的针,后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李美被打毒针 李美,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中坡村人,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一日,被茂港区610绑架到电白县寨头拘留所,七月份转到茂名洗脑班,受尽折磨,后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造成神志不清。二零零三年七月初五放出来后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去世

邱琼华被打毒针 邱琼华是电白县沙琅镇人,身体左边曾中风,行走困难,后修炼法轮功身体转好,十六大期间被抓去关押到洗脑班,在洗脑班被强制打毒针,后神志不清,身体虚弱,洗脑班叫其家属领回家,不省人事,生活不能自理。

茂名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

茂名洗脑班的凶残全国排名第二,直接迫害致死和间接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

李美被毒杀 李美,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中坡村人,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一,被茂港区610、坡心派出所抄家,抢走录音机和大法书,被绑架到电白第二看守所迫害,一年多不被转化,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转入茂名洗脑班迫害。在茂名洗脑班关押的一年里,她受尽折磨,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造成精神失常、神志不清,双腿麻木。 二零零三年七月初五放出来后她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不久,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去世,迫害死时年仅四十八岁。

王玉兰一个月内迫害致死 王玉兰女士是茂名市石油公司工人,家住石油公司中区宿舍,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晚被茂名610抓捕,在所谓的“法制学校”即洗脑班里,遭到威胁、酷刑的迫害,迫害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最后被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被非法抓捕前她身体健康,到了洗脑班短短的一个月就被迫害致死,时年66岁。

曾骑车进京上访的杨明芬一年多被迫害致死 杨明芬,女,二零零二年五月左右,茂名市“610”因杨明芬声明“三书”作废,将她绑架至茂名洗脑班强行“转化”。

在茂名洗脑班这人间地狱的一年多里,由于她不转化,受尽非人折磨。犹大张冲云、吴文琼、谭指林、沈滴嫡、魏秀珍、张宏瑞、冯丽坤等使出一切卑鄙手段侮辱、栽赃大法,强迫学员转化,并唆使保安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严密监控、大打出手。杨明芬多次遭保安郑国伟、龙仔、华仔、黄仔、戴仔等的拳打脚踢、朝她脸上泼开水、用手铐把她吊铐在窗户上几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

由于长期残酷迫害,杨明芬的身体日渐消瘦、恶化,后期进食极为困难,一连三个月都未解大便。恶人眼看她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向家人勒索五千元后,才于二零零四年三月放她回家。被释放时她身体已非常虚弱,回家后身体一直恶化,到后来又出现拉血便,长期卧床不起,半年后于皇历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三日早上七点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八岁。

吴亦雄被迫害致死 吴亦雄是广东省茂名市石化工人。修炼前患多种疾病,尤其糖尿病很严重。修炼后康复很快。九九年后多次出来证实法,受到610不法人员的骚扰迫害,先后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拘留所、洗脑班。在洗脑班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送去职工医院,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医院含冤去世。留下患精神分裂症的妻子无人照顾。

苏肖萍被迫害致死 苏肖萍,女,四十五岁,广东省茂名信宜市东镇人,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被信宜市610警察将她绑架并劫持到信宜市戒毒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十八日下午刚回到家中,610人员又随即上门,强逼苏肖萍签名认罪,苏肖萍坚决不签,610人员又将她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迫害。

在茂名洗脑班的第二个星期开始,邪恶帮教张冲云及610的人员吴宗玉强迫她转化,她坚决不从,被强行喂食不明药物,每次她被喂食不明药物后,她使尽全力吐出,但都不能吐完全。从此日夜咳吐不止,整栋楼都能听到她的咳嗽声。她咳嗽持续了二周。当时,苏肖萍被迫害的小便失禁,全身浮肿,无法行动。一个女保安让关押在旁边房间的茂名市法轮功学员梁亚平到她房间拿走呕吐的脏被回自己房间帮助清洗晾晒。最后是中医院的救护车、东镇街道办的徐××干部、610的吴宗玉一起把她送到医院。由于苏肖萍坚决不在帮教张冲云写好的转化书上签字,茂名市610的洗脑班就死也不放人。

九月二十六日(中秋节前),茂名市610、信宜市610通知其家属和信宜市东镇街道办派一个干部(姓徐、男、约四十六左右,身高约一米七五)到茂名市洗脑班接苏肖萍(已经奄奄一息)回家。当时,苏肖萍被迫害的除上述症状外,还不能吃东西,口吐白沫,家属还发现她背后有多处红斑。回家后,于同年十月七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茂名市610、信宜市610的人员上门威胁、恐吓她的家人,不准家人发声,并在信宜市大张旗鼓的制作宣传横幅:苏肖萍炼法轮功练死了!

苏肖萍临死前说:“我死了,是被茂名市洗脑迫害死的。”

李文珍被迫害精神失常 落水身亡 在二零零一年底,610不法人员又将她转到茂名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强制洗脑,她受尽了各种非人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其间过着非人的生活。直至二零零四年二月份,李文珍被迫害到生命垂危,精神失常,才被送回家中。之后,由于身体一直极其虚弱并严重精神失常,导致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底落水去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