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语教师邢丹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命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悉,近日鞍山市鞍钢高中的俄语女教师邢丹正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身体机能不断恶化,随时有生命危险。

知情人透露邢丹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绝食反迫害。邢丹被鞍山市铁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后,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绝食至今,长达两年多。

期间邢丹基本靠灌食维持生命,由于长期靠插管鼻饲灌食,插管的地方肿痛发炎,后因插管地方红肿无法灌食,监狱采取了静脉注射葡萄糖打点滴的方式。

邢丹家属在二零一七年二月中旬到三月上旬多次接到监狱警察的电话,提出邢丹身体状况堪忧,随时有生命危险,监狱警方借口邢丹到医院不配合检查,要求家属拿出“治疗方案”,并到监狱见面,在狱方出具给邢丹的治疗方案上签字同意。

在家属接到狱警的电话前,监狱已经停止了家属对邢丹三个月每月一次的正常会见(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开始),借口是邢丹绝食不配合监狱管理。然而三个月过后,家属提出恢复正常会见却遭到了监狱警方的拒绝。

邢丹的父母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接到电话停止会见后,十分担忧女儿。两位老人去监狱了解情况,可是无人接待,等到返程车票时间到了,只好无奈返回。邢丹的父母大冷天在外面冻了整整三个多小时。

因女儿被非法判刑关押,父亲着急上火,经检查得了食道癌,需要做手术治疗,因想到手术存在风险,所以急于见女儿最后一面。

当邢丹父亲到辽宁女子监狱的接见室说明情况要求会见时,接待的警察不让见,后来没办法邢丹父母只好找到了辽宁女监的领导说明情况,经特批才允许会见。警察把邢丹父亲的病志复印核实后才让会见。

至今邢丹的家属不明白为何原因停止正常的会见,绝食也不是现在绝食,邢丹一直都绝食了多月,怎么突然间就不让见了呢?

邢丹在经历了数月的身体折磨后,如今又饱尝着不让见家人的精神折磨。因为不放弃信仰而绝食的邢丹被监狱的警察看成是攻克转化的对象。

这三个月被停止会见期间,监狱的心理医生李雁警官对邢丹进行了所谓的全方位的“心理治疗”,不谈甚至刻意回避信仰问题,也许她知道信仰是受到宪法保护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罪。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邢丹依旧绝食,没有被李雁所谓的心理战术攻破防线,依然坚守着正信。然而迫害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二零一七年一月份,监狱的心理医生李雁警官联系到了邢丹的弟弟,在监狱警察的陪同下让他两次通过“绿色通道”(通常的会见是隔着玻璃的,家属只能通过电话交谈半个小时左右),面对面单独会见邢丹劝其吃饭,共计劝说了六个多小时。

监狱的心理医生李雁对邢丹的弟弟说:经沈阳医大附院检查邢丹患有精神性厌食症,为挽救其姐姐生命,要弟弟配合治疗,他们准备采取沈阳医大附院开出的服用西药奥氮平治疗方案,并要求邢丹弟弟承担其医药费。

后经邢丹弟弟多方查询,得知此药主要是治疗精神分裂疾病的,其药效毒副作用极大。

弟弟见到姐姐邢丹时,邢丹头脑十分清醒,并无任何精神障碍,后来弟弟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才通知家里的其他人。对邢丹用西药奥氮平治疗的事情遭到邢丹家属的强烈反对,辽宁女子监狱警方没敢对邢丹用药。

奥氮平又称再普乐、奥拉扎平,是最常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也是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中最昂贵的一种。

经网络查询,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马有度主治医生对奥氮平片长期服用会有什么副作用是这样的回答:

目前国内外抗精神类西医西药(包括奥氮平在内)以镇静、安眠之作用来实现对异常症状的控制,在治疗中有一定的治疗效果,由于依赖性强,一旦药量不足或停药就会复发,需要终身服用,同时副作用大,它对大脑及心、肝、肾功能有一定的危害,需要定期查验其肝、肾功能,对服用时间过久药量过大的患者会导致大脑萎缩,在西药控制下的患者多数处在抑郁状态,其反应迟钝、言语迟缓、木僵、呆滞、发胖、心律不齐、嗜睡、内分泌失调等,患者不能正常有效地工作和生活等。

那么一个正常人如果服用了奥氮平会有什么后果呢?在网络上查询到了一个典型案例:我今年19岁,因家人误解和部份人陷害,我被关精神病院里长达半年被迫服用维思通3月,奥氮平2月,我完全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经多方验证,)这些药令我感到四肢瘫软、思维困难、联想障碍、记忆力下降、周身神经疼痛、恶心、嗜睡、整日卧床不起,非常痛苦,我没有吃这些药之前身体和精神都非常健康,我已停药多月了没有丝毫好转。

试想一个正常机体非常健康的年轻人吃了奥氮平都会出现神经功能紊乱等不良症状,那么对于身体各项器官衰竭的邢丹来说,如果服用了奥氮平,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辽宁女子监狱自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接收邢丹后,六月十日狱方就给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说邢丹随时可能出现死亡。家属虽多次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狱方以邢丹绝食为由百般推托不同意。

邢丹早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时关押期间身体状况就非常差。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所长赵洪波第一次送邢丹去辽宁省女子监狱时,就因为邢丹身体状况不合标准被监狱拒收,据邢丹说送她到辽宁女监,因监狱拒收,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警察和狱方甚至发生了争吵。

同年五月二十九日赵洪波诱骗邢丹说保外就医去检查身体。在鞍山市长大医院做了体检,确诊为心肌严重缺血,极度营养不良,窦性心动过速,心脏T波改变,心跳每分钟100次。邢丹身形极度消瘦,身高168厘米,体重39.5公斤,血压40 / 60,身体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症状,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后经狱方医院检查也得到证实。

就是这么差的体检结果,仅仅只隔了一个星期,身体状况没有任何改善的同一个人竟然由身体不合格变的合格了,鞍山市女子看守所所长赵洪波不知使用了什么招数让监狱接收了。

邢丹生命垂危,现在监狱方面多次催促家属拿出“治疗方案”的要求,要求家属签字配合监狱治疗,这完全是推卸责任的做法。家属并非医学人士,又不是心理医生,如何规划治疗方案?监狱当初接收邢丹的时候,明知道邢丹身体状况随时有生命危险还做出了接收的决定,所以邢丹在监狱出现任何危险,狱方有关人员必须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狱方一再催促家属签字,其实就是在掩盖其犯罪的行为,为邢丹日后出现任何后果找一个推卸责任合理的证据。

邢丹的家属曾问过邢丹为什么绝食?邢丹她说是因为她觉得冤,在犯罪四要素完全不成立及心脏病严重发作的情况下被强行开庭,整个庭审过程法官无理剥夺律师的合法辩护权,甚至连当事人的最后陈述权都给剥夺了。判决书整整六页车轱辘话连篇,却找不到任何一条站的住的法律依据。二审上诉法官无视律师的合理要求连庭都不开,直接驳回。如此不讲法律的司法过程令她万分委屈,无处说理,万般无奈之下才采取了绝食这种方式。

邢丹,现年四十六岁,她从小体弱多病,性格内向。邢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不但身体健康了,性格也变得活泼开朗起来。

一九九四年,她从沈阳师范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鞍钢高中担任俄语教师。她教学认真负责,补课从不收费,对学生特别关心,深获学生和家长爱戴。

一个庞大的国家体系的司法机构对手无寸铁的生命垂危的弱女子竟然费尽心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一个曾经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因修炼了法轮大法康复的邢丹仅仅是为了固守自己的良知而不愿违背良心说假话而遭到中共的迫害,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对于那些参与迫害邢丹的警察们,请你们静心的思考一下,如果道德良知都没有了那还是人吗,社会将怎样?


相关责任人电话:
辽宁省女子监狱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政编码:110145区号024 传真电话:31236026 值班室电话:31236329
贾福军 监狱长(全面工作)办公电话:31236001 手机:15698808121
徐敏 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办公电话:31236002 手机:15698806633
姚彬 副监狱长 (狱政管理)办公电话:31236007手机:15698805885
史迎春 政治处主任 办公电话:31236011 手机:15698807010
王治 610(不确定)办公室主任 办公电话:31236020 手机:15698800291
矫治监区监区长(十二监区) 郭晓瑞 科长(负责全面工作)(主要责任人)

矫治监区监区长(十二监区) 陈硕 副科长(主管迫害法轮功)(主要责任人)
矫治监区监区长(十二监区)小队长 李晗(主要责任人)
监狱心理咨询师:李雁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